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54章 嫉妒

-

獲取第1次

“我在哥老會的大爺那裡,曾經見過這粒金骰子!”

話一出口,我心裡便冷笑了下。

我可以肯定的是,這隻老狐狸說的是真的,但不是實話。

他一定還知道,一些更多的東西。

而他之所以和我這麼說,就是為了套我這金骰子從哪兒而來。

“初爺,該你說了!”

看著哈爺,我笑了下。說了兩個字:

“撿的!”

我說的也是真的,但不是實話。

哈爺明顯一怔,而我則直接下車。

車外,黃澤正朝我的方向,癡癡的看著。m.

我衝她擺了擺手,便和洪爺直接走了。

…………

麻將大賽初賽的日子,眼看就要到了。

這幾天最忙的人,除了洪爺,便是老黑。

洪爺是被侃爺抓起,日夜苦練。

而老黑則是早出晚歸,天天也不說自己去了哪兒。

總之,每天都是一副幸福的模樣。

其實他不說,我們都能猜到,和黃澤有關。

這天晚飯時,我們一行人正在餐廳吃飯。

冇想到,老黑竟然也在。

看著老黑,鐘睿忽然問說:

“怎麼了?那位黃小姐今天有事,不能陪你晚餐了?”

老黑嘿嘿一笑,隻是笑容有點尷尬。

吃了一會兒,老黑忽然問我說:

“小六爺,我怎麼從來冇聽你說過,那粒金骰子,你在哪兒弄來的?是贏的嗎?”

我本來也吃的差不多了。

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反問老黑:

“怎麼了?你怎麼對這東西感興趣呢?”

“冇,冇,我就隨口問問!”

老黑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

倒是一旁的小朵,忽然跟著說道:

“是啊,我也冇聽你說過,那金骰子你怎麼得來的?看著還挺漂亮的,借我看看!”

看著小朵,一時間我竟有些語塞。

“在房間的保險櫃裡,你自己去拿吧!”

剛一說完,就聽餐廳門口處,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小六爺!”

回頭一看,竟是齊嵐站在門口。

雖然巴蜀出美女,這餐廳裡的美女也不少。

但當齊嵐出現在門口時,還是讓這餐廳裡的美女,失色不少。

當然,更是吸引了餐廳一眾男人的目光。

“你過來一下!”

齊嵐衝著我擺了擺手。

我則起身,在一眾男人豔羨的目光中,朝著齊嵐走了過去。

“你怎麼在這兒?”

到了齊嵐身邊,我便直接問說。

“正好路過這酒店,就想過來看看你。出去走走?”

“好!”

我點了點頭。

巴蜀仲夏的夜晚,除了空氣中漂浮的麻辣鮮香味道外。

滿街的熱褲長腿,也讓這夜色多了幾分誘惑。

在街上走了一會兒,齊嵐忽然問我說:

“那天看你和張小姐一起出現在賭場。你們是朋友?”

我搖了搖頭。

我倒是想和她成為朋友。

但可惜,她根本不給我這個機會。

“你喜歡她那種類型的?”

齊嵐忽然又問了一句。

我不由一怔。

喜歡?

這什麼跟什麼啊?

見我冇說話,齊嵐又溫婉一笑。

她輕撫了下自己額前的碎髮,又說道:

“小六爺,允許我問你一個,自作多情的問題。那天在賭場,馬慕容喊我名字的時候,你為什麼會回頭?你要知道,你的一回頭,差一點導致你輸了那一局……”

是啊!

我為什麼會回頭?

這也是我這幾天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我有答案,但我不敢去想,更不敢說。

看著不遠處的麻將攤兒,齊嵐若有所思的說道:

“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在濠江拚命的工作,其實就是為了忘記你。我本以為,我再見你時,可以更從容,更坦然。但我發現,我還是錯了。這幾天,我的腦海裡始終會出現你那天的回頭一瞥。雖然隻是看了一眼,但我卻有一種被關心的溫暖……”

我也是個正常的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

麵對齊嵐如此直接,我做不到置若罔聞,心如磐石。

但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迴應她。

女人也好,感情也罷。

或許這一輩子,都將和我無緣。

“我和馬慕容冇什麼的!”

齊嵐一說完,便從手袋裡掏出一張卡片。

拉著我的手,放到我的掌心。

“我記得我曾經和你說過。當你想我了,哪怕僅僅是需要,都可以隨時去找我。或者,直接告訴我。這句話依然作數。這是我的房卡,你可以隨時去找我。今天,明天,以後。隻要我在!還有,不要有任何壓力。我不需要你為我負任何責任……”

看著手中的房卡,我忽然笑了。

責任?

這是我能負得起的嗎?

正說著,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出一看,是小朵打來的。

一接起來,就聽小朵著急忙慌的說道:

“小六爺,你保險櫃怎麼是開著的?這裡麵也冇有那粒金骰子啊?”

冇有?

怎麼可能呢?

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回頭看了齊嵐一眼,我直接說道:

“房卡我收下了,不過我現在要回去處理點事情……”

齊嵐微笑著點頭。

我還冇等走幾步,忽然一輛寶馬停在了齊嵐的身邊。

車門一開,就見馬慕容從車上匆忙下來。

看到齊嵐的那一瞬,他著急忙慌的說道:

“齊嵐,你怎麼冇和我說一聲,就出來了呢?”

齊嵐冇說話,她的目光正落在我的身上。

而馬慕容朝前一看,我們兩人四目相對。

這一瞬,我清楚的感覺到,馬慕容的眼神中。

是一種極度的嫉妒。

這嫉妒,已經顯得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