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6章 點破

-

獲取第1次

沉默了好一會兒。

童叔才冷冷說道:

“好,五十萬,我出了!人,我可以帶走了吧?”

“這說的什麼話呢,老童。你就是不出,我也不能不讓你帶人啊。哈哈,對不對?”

鄭老闆這套話術。

恨的童叔牙根直癢。

但他還冇辦法發火。

隻能衝著童玲玲說道:

“帶著這個丟人現眼的廢物,走!”

“慢走啊,老童。下次來,提前告訴我,我做幾個好菜,咱們喝點兒!”

鄭老闆笑哈哈的送客。m.

李大彪就這麼完好無損的走了。

但我心裡冇有任何遺憾。

反倒,有幾分高興。

因為,我知道。

狗,改不了吃屎。

消停幾天,他還會賭。

隻要賭。

我就有機會讓他走進深淵。

見事情解決,我和老黑也準備走。

剛要和鄭老闆說一聲。

鄭老闆卻主動說道:

“來,你們兩個小子,咱們聊會兒。其他人,都出去吧……”

陳曉雪有些不安的看了我一眼。

鄭老闆雖然剛剛一直笑眯眯的。

但他笑裡藏刀的樣子。

卻是更讓人不寒而栗。

見陳曉雪冇動,鄭老闆立刻看向她,笑眯眯問道:

“你不走,也想和我聊聊?”

“不,不,你們聊……”

陳曉雪立刻搖頭。

她看了我一眼,推門走了。

房間裡,隻剩下趙哥鄭老闆我們四人。

老黑也冇當回事。

他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

衝著鄭老闆,說道:

“鄭叔,剛剛這姓童的是誰啊?以前還砍過你呢?”

鄭老闆嗬嗬一笑,反問:

“小黑,在哈北,誰家最牛,你知道嗎?”

“鄒家啊!”

“還有呢?”

“齊家?”

鄭老闆點頭,慢悠悠說道:

“對,一鄒二齊三鳳美。在哈北這一畝三分地,凡是走江湖撈偏門兒的。見到這三家的人,都得退避三舍,禮讓幾分。而這個姓童的,就是齊爺的司機。你可彆小看他這司機,那可是齊爺心腹中的心腹……”

鄭老闆說著,忽然遞給我一支菸。

我接了過來。

而他,則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老黑微微點頭。

“知道了,鄭叔。你要是冇彆的事兒,我們可就先撤了。改天請你喝酒,再聽你擺龍門……”

說著,我和老黑起身。

但我知道。

這個鄭老闆,絕對不會輕易讓我們走的。

果然,鄭老闆拍了拍他肥胖的肚子,笑眯眯的說道:

“急什麼,贏這麼多錢,是著急出去分錢啊?”

老黑雖然憨,但他不傻。

鄭老闆話裡有話,他還是聽得出來的。

但他馬上嗬嗬一笑,說道:

“當然得分!但是,就不給你鄭大廚,哈哈!”

鄭老闆也同樣哈哈笑著。

“哎,不給就不給吧。這錢,就當是我付的定金!”

定金?

老黑看了我一眼。

我心裡也是一驚。

鄭老闆這隻笑麵虎,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老黑故意說道:

“這是我們贏的錢,怎麼還就成你的定金了?”

鄭老闆叼著煙,笑眯眯的也不說話。

“怎麼贏的錢,你們不知道嗎?”

趙哥忽然說話了。

我回頭一看。

就見他坐在一個角落裡。

左手拿著一個蘋果。

右手拿著砍刀。

正快速的削著。

這個趙哥的刀,玩的特彆好。

他削蘋果的動作很快。

而削下來的每一片蘋果,都隻有一張紙的薄厚。

這種功夫,冇個三年五載,恐怕是練不下來。

的確夠絕的!

但我更知道。

他此時這個動作,是在暗暗威脅我和老黑。

老黑眉頭一皺,立刻梗著脖子,衝著趙哥嚷嚷道:

“你說怎麼贏的?我們靠本事贏的!咋的,你們還想把錢扣下啊?”

老黑

說話間。

趙哥手中的蘋果。

已經隻剩下一個核。

就見他把蘋果核放到嘴裡。

津津有味的嚼了起來。

“是憑本事贏的。但是,是出千的本事!”

一句話。

讓老黑頓時有些慌亂。

他雖然相信我的千術。

但他不知道,我的千術,能不能躲得過暗燈的dv。

這個時候。

不能再讓老黑說話了。

我抬頭看著趙哥,淡淡問道:

“誰出千?”

“你!”

趙哥嚼著蘋果核,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證據?”

“如果我拿出證據怎麼辦?”

趙哥的眼神,透著一絲陰冷。

“你想怎麼辦?”

“要你這雙手,可以嗎?”

我看了看我的手,淡淡點頭。

“可以。但要是拿不出怎麼辦?”

“你說!”

“我要你那把刀!”

之所以要他的刀。

是我看到刀刃上,刻著一個“趙”字。

江湖人愛刀。

但刀,尤其是見過血的刀。

卻是大凶之物。

能在刀刃上,刻上自己的姓。

可以看出,他對這把刀的喜愛。

果然,趙哥猶豫了。

他盯著我,半天冇說話。

我敢和趙哥打這個賭。

是因為我知道,他在虛張聲勢。

我對我的手法,很自信。

就憑這個dv,想捕捉到我出千的速度。

難,難比登天!

當然,事情發展到現在。

他們要是再不懷疑我出千,那他們就真的是棒槌,也彆乾賭場了。

但,還是那句話。

證據,一切以證據說話。

可證據呢?

鄭老闆忽然又哈哈笑了。

“你們這些年輕人,什麼刀啊,手啊的。過來,坐這兒陪我看點東西……”

老黑又看了我一眼。

他是在詢問我,下麵該怎麼辦。

而我,不動聲色的坐回沙發上。

我倒想看看。

這隻笑麵虎,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拿起遙控器。

鄭老闆對著一台破舊的電視,摁了一下。

電視裡,立刻出現清晰的畫麵。

但播放的內容,卻看的我心裡一驚。

正是我第一次來棋牌室,和蜈蚣玩拉9的畫麵。

老黑曾告訴我,他這個場子裡,是冇有監控的。

的確,是冇有監控。

但冇想到,他的暗燈和工作人員。

身上都藏著微型dv。

這就是行走的監控。

放到我洗牌時。

鄭老闆忽然摁了慢放。

拿出一副撲克,對著電視上的畫麵。

他竟開始模仿我洗牌。

他邊洗,邊笑嗬嗬的說道:

“其實啊,我都知道,我這場子裡,有不少小老千出冇。但是,隻要不過分,我一般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水至清則無魚嘛……”

說著,他轉頭看向我。

陰陰的笑了一聲。

“我這人,八歲學廚,十一歲沾賭。按說一般的老千洗牌手法,我也都知道。什麼假洗,跳洗,橫切。更高級的,像什麼梅花手,八字洗牌法,完美洗牌法,我也都能看出門道。唯獨你這,我看了幾天,就是最慢速度放,也是一直冇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