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66章 晚餐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你們誰是初六?”

皮衣男問了一句。

“我!”

我冷冷的看著他。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直說了,你得罪人了。砸你車玻璃,就是給你提個醒。24小時內,離開蓉城。兄弟,不難為你吧?”

皮衣男看似商量,實則威脅。

而我腦子也在飛速的轉著。

他說我得罪人,又要趕我離開蓉城。

莫非,是馬慕容叫的人?

“我要是不走呢?”

看著皮衣男,我反問了一句。m.

“那就簡單了。今天直接把你辦了,下半輩子你就在醫院過吧!”

皮衣男話音一落,他帶著的這群小弟,立刻上前。

把我和洪爺,圍在了中間。

一時間,雙方劍拔弩張。

眼看著就要動手。

忽然,就見酒店門口,一個男人急匆匆的走了出來。

一出門,他便大喊道:

“你們乾什麼?”

一回頭,就見小鹿正快步的走了過來。

到了我們跟前,他便衝著皮衣男說道:

“周倉,你來這兒乾嘛?”

叫周倉的人看了小鹿一眼,口氣還算客氣。

“這個姓初的得罪了我一個金主,過來和他聊聊!”

“誰?”

“南邊來的,不能說!”

一聽南邊來的,我心裡更加篤定,這人就是馬慕容了。

“你不說也行。但我告訴你,初先生是我們鄭老闆的貴客。周倉,你想好了。動我們鄭老闆的人,你可彆說我小鹿不給你麵子!”

這個叫周倉的,看了我一眼,咧嘴陰笑。

接著,轉身走了。

“冇事吧,初先生?”

小鹿關心的問我說,而我則搖了搖頭。

“這個叫周倉的什麼來頭?”

“一個渾水袍哥,打著哥老會的旗號,在外麵乾些催收卡要的勾當,不用理他!”

小鹿說著,又回頭看了一眼,問我說:

“鄭先生特意讓我來的。聽說那位馬慕容馬先生,對你好像怨氣頗大!”

我知道,鄭如歡這是用另外一種方式提醒我。

“馬家在濠江勢力不小,押行出身。不過聽說這個馬慕容,外界風評並不太高。聽說這人很軸,做事一根筋。不過誰讓人命好,出生在馬家呢!”

我安靜的聽著。

如果放在以前,這件事或許就算了。

但今天侃爺對我的提點,讓我心裡對自己又有了一個新的定位。

既然他馬慕容一而再的挑釁我,我也必須還以顏色了。

…………

蓉城的夏天,火辣而又燥熱。

複賽是三天後開始。

而初賽當天,我輸給了齊嵐一頓飯。

現在,也到我該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齊嵐選擇的吃飯地點,是她所住酒店的露台餐廳。

據說這裡,有整個蓉城最好的川菜廚師。

等我到時,齊嵐已經先到了。

她今天似乎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

開氣很高的香芋紫的暗花緊身旗袍。

這也讓她整個人的身段,體現的更加玲瓏有致。

一頭長髮,精心的挽成了髮髻。

白皙的脖頸上,帶著一串珍珠項鍊。

一見我到了,她便立刻起身,衝著我盈盈一笑。

“小六爺,你不誠心啊,請女士吃飯,你居然是後到的!”

我歉意一笑,坐到座位上四處看了看。

這露台裝修的別緻典雅。

坐高望遠,蓉城的夜色儘收眼底。

隻是我有些奇怪,這麼美的地方,竟然隻有我們這一桌的客人。

我奇怪,齊嵐也同樣奇怪。

她拿著菜單,一邊翻看著,一邊說道:

“平時這裡人不少的,今天怎麼就我們一桌?”

說話間,點了幾道這裡的特色菜品。

等待上菜時,齊嵐雙手托腮,一雙水汪汪的鳳眼,柔情似水的看著我說:

“小六爺,房卡送你三四天了。怎麼不見你用呢?”

我拿著茶杯,喝了一口,掩飾我此時的尷尬。

“看來,我還是冇入小六爺的法眼哦!”

齊嵐自嘲一笑,幽幽說道。

我剛要解釋兩句,齊嵐話鋒一轉,再次說道:

“好了,聊正經事吧。小六爺,有件事我和你說一下。岑小姐對我不錯,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入股新娛樂場其中的一間貴賓廳。股份雖然不多,但要是做好了,每年的收入也能做到七到八位數!”

“這是好事,恭喜你!”

我真誠的說道。

畢竟,這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在濠江還是合法的。

要知道,房楚開和秦四海也都想染指濠江的貴賓廳,可一直都冇成功。

而現在的齊嵐,竟然能參與其中。

雖然隻是其中一間的小股東,但她的人生可能因此而改。

齊嵐溫柔一笑,拿著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小口。

“小六爺,我不是想讓你恭喜我。我是想你能和我一起去濠江,我們共同去做!”

共同?

我看著齊嵐,她的眼神中滿是真誠。

見我冇回答,齊嵐又勸我說:

“你不會還冇過夠這種江湖漂泊的生活吧?和我去濠江吧。至少在那裡,你不用再提心吊膽的應付各種複雜的局麵。你說呢?”

我苦笑了下。

在齊嵐的眼裡,她或許是覺得我喜歡這種浪蕩江湖的生活。

殊不知,這種生活我從第一天開始,就冇喜歡過。

當我搖頭婉拒的那一瞬,我能感覺到,齊嵐眼神中的失望。

服務員開始上菜。

忽然,露台的門開了。

接著,就見穿著西裝禮服,還紮著領結的馬慕容走了上來。

看到他這身裝扮,我不由楞了下。

心裡疑惑著,今天是什麼日子。

怎麼穿的都這麼正式呢?

馬慕容也看到了我,剛剛還一臉興奮的他,神情瞬間跌落到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