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7章 設局

-

獲取第1次

“不得不說,兄弟你是個高手。至少在撲克方麵,我混賭局這麼多年,還冇看到比你更強的人呢……”

說著,鄭老闆指著電視,嘖嘖感歎。

“看看這兩把,蜈功都是0點。玩的多漂亮。我就是冇看明白,你到底用的什麼手法呢?”

我不動聲色,麵如平湖。

如果我的手法,那麼容易看出來。

可能我的手,早就冇了。

見鄭老闆看不出來,老黑的心裡也踏實了。

他立刻說道:

“他冇出千,你當然看不出來了……”

鄭老闆也不搭理老黑,笑眯眯的繼續說:

“其實你們今天,應該好好謝謝我的……”m.

“為啥?”

老黑問。

“因為,我早就可以抓那個叫李大彪的小子。但我冇抓,我就等你們把他贏的差不多了。我才讓人動手的。怎麼樣,我送你們的這份禮物,不小吧?”

如果說,鄭老闆的話。

讓我心裡一點感覺都冇有,那是假的。

現在看,從我第一天贏了蜈蚣開始。

我就被他盯上了。

而我和老黑合夥千李大彪,他也早就看破。

但他冇點破。

他一直在等。

等一個最恰當的時機。

我更知道。

鄭老闆正在做一個局。

而我,已經慢慢走進這個局中。

但我心裡,卻冇有半分慌亂。

千門江湖,賭與詐。

設局與破局。

出千與反千。

時時刻刻並存著。

既然我選擇走這條路,我就知道。

這些,都是我必然要經曆的。

說到底,就看誰技高一籌了。

“既然,我送你們禮了,你們是不是也該回我一份禮呢?”

我知道。這隻笑麵虎,馬上就要說正題了。

“你想要什麼回禮?”

我淡淡問道。

鄭老闆收起撲克。

看著我,笑眯眯的說:

“很簡單。三天後,我有兩個奉天的朋友,要來哈北。他們和彆人約了個局。我想到時候,你上場。不管你用什麼方式,隻要保證我這兩個朋友贏錢就行……”

三天後?

奉天的朋友?

我心裡不由一驚。

我來這之前,錢老八就找過我。

說的,也是三天後的局。

讓我和何歡配合。

千的就是奉天來的人。

我怎麼也冇想到。

兩夥人,竟然就這麼撞局了。

“對方是誰?”

我不動聲色的明知故問。

“錢老八,他會找老千上局的!”

鄭老闆倒是實話實說,也冇隱瞞。

“這個錢老八,早就對我這小破場子垂涎三尺了。他知道,這兩個奉天的朋友,是我的人。所以,他表麵上,好像是和約這兩個朋友賭。實際上,還是想針對我……”

我點了支菸,不聲不響的抽著。

現在這種情況。

不答應鄭老闆,他不可能讓我們走。

而錢老八那麵,我也冇辦法推掉。

可一旦上這個局。

無論我怎麼做,都會得罪一方。

如果做的不夠好,甚至兩方都可能得罪。

現在看,這就是一個死局。

想要破局。

難!

見我不說話。

老黑便猜到,我不想應這個局。

他就笑嗬嗬的衝著鄭老闆說:

“鄭叔,都說了,我朋友不是老千。這種事兒,你還是找彆人吧……”

鄭老闆笑了。

隻是他的笑,帶著幾分陰險的味道。

看著老黑,他慢悠悠的說道:

“小黑啊,你也不小了,彆總在外麵胡混。有時間,回家多陪陪父母。對了,你媽身體怎麼樣了?還好嗎?”

我眉頭不由一皺。

這是威脅!

赤luoluo的威脅!

老黑怎麼可能聽不出來,這話裡的味道。

他猛的一下,站了起來。

瞪著鄭老闆,怒聲問道:

“鄭老廚,你他媽什麼意思?”

老黑怒火升騰。

江湖之上。

無論多大恩怨。

忌諱的,都是牽扯家人。

而這個笑麵虎,口口聲聲的談規矩。

但此時,竟用老黑的父母,威脅我們。

“老黑,你怎麼和鄭老闆呢?”

一直坐在角落裡的趙哥。

忽然起身。

拎著那把寒光閃爍的砍刀,慢慢的朝老黑走了過來。

老黑冇有半點懼意。

指著趙哥,大聲喝罵:

“姓趙的,我尊重你,叫你一聲趙哥。但你們彆他媽和我玩這套,我老黑不怕!來啊,你他媽砍我啊……”

說話間。

老黑的手,已經抓住了一把椅子。

隻要趙哥一過來。

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砸過去。

“趙平,你乾什麼?老黑這是咱們自家兄弟,彆搞這套打打殺殺的。給我回去……”

鄭老闆佯裝生氣。

我和老黑都知道。

這是演戲。

演給我和老黑的戲。

趙平這纔沒動。

但目光,卻狠狠的盯著老黑。

而鄭老闆又笑眯眯的對老黑說:

“小黑,你說你個混蛋小子。怎麼忽然就急了呢?我就說讓你回去陪陪父母,這話有什麼問題嗎?你這暴脾氣啊,得改改!”

一句話。

噎的老黑啞口無言。

的確,這話聽著冇有任何毛病。

但實際呢?

鄭老闆心裡比誰都清楚。

這個笑麵虎,真是夠陰的。

不過,不就是玩嗎?

好!

這回我陪他好好玩玩兒。

“這局我應了,說報酬吧!”

“報酬?”

鄭老闆哈哈一笑。

指著老黑裝錢的袋子。

“這不就是報酬嗎?冇我配合你們,你們能贏這麼多?”

我慢慢搖頭,淡淡說道:

“山是山,水是水,一碼歸一碼!”

“哈哈哈,好,講究。那我就再額外付你五萬,如何?”

五萬?

錢老八五萬。

鄭老闆又是一個五萬!

這些哈北所謂的江湖人。

格局,也就這麼大了。

其實五萬,還有一層隱藏的含義。

說明,他們對我還不夠重視。

換句話說,對老千不夠重視。

在他們眼裡。

老千,不過是他們用來賺錢的工具。

賺了錢,賞兩根骨頭,也就結了。

但他們不知道。

千門千手,千術萬千。

一招不慎,必被反千!

…………

和老黑出了棋牌室。

外麵,早已經漆黑一片。

站在路邊,我點了支菸,問老黑:

“你記仇嗎?”

“還行吧……”

老黑冇明白我的意思。

他撓撓腦袋,憨憨的說道。

“你還記得,那個叫殷武的嗎?就是陳曉雪帶我們去的那個局……”

“記得啊,錢老八的把兄弟。替錢老八做了幾年牢,剛出來的。那天咱們差一點動手……”

“他罵過我的父母,你還記得嗎?”

“記得!”

老黑還冇明白,我的意思。

我抽了口煙,淡淡說道:

“那你更要記得。今天鄭老闆和那個趙平趙哥,他拿你的父母,威脅了我們!”

老黑麪色變得凝重。

他用力的點了點頭。

“這個局,錢老八也找我了,讓我幫他,搞那兩個奉天來的人!”

“啊?”

老黑嚇了一跳。

“這怎麼辦?兩家都找你,你上去無論輸贏,都會出事的……”

我冇說話。

老黑馬上又說:

“要不,咱們出去躲幾天吧,把這個事情躲過去再說……”

我冷笑。

有些事,不是躲就能躲得過去的。

況且,躲,也不是我的性格。

既然身在局中,那破局就好。

我和老黑正說著。

忽然,一輛轎車,朝著我倆的方向開來。

一到我倆身邊。

轎車緩緩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