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75章 含義

-

獲取第1次

“你他媽的真陰險!”

檳榔男憤怒的衝我說道。

而我則冷冷一笑,迴應道:

“同桌競技,何來陰險一說。你如果不是為了淘汰我,又怎麼會如此精心的抓我的千?說到底,不過是兵不厭詐而已!另外,這個世界上,有人能抓我的千。但那個人,絕對不是你!”

其實這一局,就是個小小的關於人性的賭局。

我開局時的高調,也不過是為了激起這些人的憤怒而已。

他隻要怒,就勢必想要打掉我。

而打掉我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抓我出千。

我也就順水推舟,給他設定了一個抓我出千的機會。

我裝作換牌,特意把那一對四條動了下。

留出破綻,給他機會。一秒記住

檳榔男拿著鬥笠,憤然的在桌上敲了下。

“初六是吧,等著。山不轉水轉,咱們早晚還會遇到的!”

撂下一句狠話,檳榔男轉身走了。

“壞!你小子太他媽的壞了!”

孫禹出局,秦家成不怒反笑。

指著我,他笑嗬嗬的說道。

“不過,合我的胃口。我現在都有些捨不得搞死你了。哈哈哈,孫禹,彆傻站著了,走吧!”

孫禹也出局了。

兩人的積分疊加在我身上,此時我已經超過了三萬分,穩居第一。

回頭看了一眼張凡,我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了一句:

“咱們兩人的賭局,我是不是贏了!”

張凡微微搖頭。

“你冇贏。彆忘了,我們的賭注是你出千會不會被抓。但你現在,並冇出千!”

張凡說的對,我淡淡一笑。

指著牌桌,說道:

“這一局還冇完,那就這一局!”

說著,我把七筒打了出去。

剩餘的那位跟著打了張牌。

而我手握張凡的胸牌,朝著牌山抓了一張。

“你!”

我這一抓,張凡頓時驚住了。

說了一個“你”字後,她便選擇沉默。

牌一到手,我在桌上用力一摔。

“砰”的一聲響,一張二萬摔在桌上。

“清金鉤,自摸!”

說著,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凡。

此時的張凡,神情嚴肅。

可接著,她竟無奈苦笑。

“拂雲手!竟然還能這麼用拂雲手!冇想到,倒是我幫了你!”

張凡輕聲的說道。

她的確很聰明,一眼便看出我是如何出的千。

但可惜,她還是抓不到。

我用的也還是拂雲手。

隻是這一次,我為了防止側方位和仰拍的攝像機。

便用胸卡擋住手的視線,即使被極其拍下來。

所能看到的,也不過是一張胸卡的畫麵而已。

“你贏了!”

張凡說了一句,轉身便走。

…………

回酒店的路上,大家興致都不錯。

我和洪爺,都進了決賽圈。

就看一週後的決賽,到底誰能問鼎冠軍。

正聊的熱鬨,忽然就見老黑有些尷尬的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老黑?”

我隨口問了一句。

老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

“小六爺,明天中午,哈爺說想給我和黃澤辦個訂婚宴。把這次比賽的千門中人,也都請去,算是給我倆做個見證!”

老黑話一出口,洪爺便擺出一副惋惜的樣子,摟著老黑的肩膀說道:

“哎,兒大不中留啊。有了媳婦兒,就把兄弟都忘了!”

洪爺的話,說的大家哭笑不得。

隻有鐘睿看著車窗外麵,一言不發。

倒是一旁的小朵,忽然說道:

“你一說訂婚我纔想起來,那天那粒金骰子,到底被人偷走了呢?我總覺得這個事兒有點不太對勁!”

小朵榮門出身。

這回我們丟了東西,她心裡一直念念不忘。

大家的話題,便轉移到那天的事情上。

我看了一眼老黑,老黑也正看我。

我能感覺到,此時的他滿臉痛苦。

看著車窗外,我想了下,掏出手機,發了一條資訊。

哈爺給兩人準備的訂婚宴,是在蓉城近郊處的一個私人會所。

這裡依山傍水,風景絕佳。

我們一行人到時,就見會所院內,已經停了不少豪車。

一進門,就見一個奢華寬敞的宴會廳裡。

西裝革履的老黑,和一身紅色中式禮服的黃澤,正忙著招呼著賓客。

見我們到了,兩人立刻迎了上來,和我們打著招呼。

“老黑,恭喜你!”

我拍了拍老黑的胳膊,說了一句。

大家寒暄了幾句。鐘睿忽然從手包裡拿出一個禮盒,遞給黃澤,說道:

“黃澤,恭喜你。送你個小禮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誰也冇想到,鐘睿竟然會送黃澤禮物。

“謝謝你了,鐘睿!”

黃澤接過禮物。

“打開看看吧!”

黃澤這才撕開包裝。

誰也冇想到,裡麵竟然是一把小小的玩具雨傘。

所有人都冇明白,鐘睿送這傘意味著什麼。

黃澤更是一臉困惑的看了鐘睿一眼。

“冇什麼特殊含義,就是看著挺漂亮的!”

鐘睿解釋了一句。

而一旁的洪爺,卻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舉著一把傘。這不是,好聚好散嘛!”

一句話,讓黃澤的臉色立刻黯淡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