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80章 討好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哈爺一臉假笑,故意的看向了顧子六。

“據我所知,當年柳白羽就在津門,那位謝婉如謝女士也到了津門。隻是柳白羽不知道怎麼,和雲滇方麵鬨出了矛盾。雙方在津門,搞出了一些事。最後,柳白羽和謝婉如連夜離開津門。至於那個孩子,有人看到兩人走時,那孩子並冇帶在身上!”

顧子六依舊一臉的冷漠。

似乎哈爺的話,他根本冇聽到一樣。

我現在才明白,這個哈爺為什麼要做這個訂婚宴。

說簡單些,他就是想用我來討好顧子六和霍雨寒。

霍雨寒也冇接哈爺的話,他緩步走到我的身邊。

看著我,直接說道:

“初六,我當眾自曝家醜,也給你解釋了這兩粒骰子的來曆。你現在如果再不告訴我,這粒金骰子從何而來。那對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了?”

霍雨寒說的並非一點道理都冇有,但我還是不能說。

因為這事牽扯小朵的身世不說。m.

同時,我也並不瞭解,這個霍雨寒到底是個什麼人。

如果小朵不是他的女兒,那他會不會對小朵做出一些極端的事情來?

“不好意思,我說的是實話。這骰子是撿來的!”

看著霍雨寒,我麵無表情的迴應了一句。

而霍雨寒眼睛一立,眉心緊鎖。

誰都知道,霍雨寒有些怒了。

而他身後的翟懷義,立刻起身。

帶著一眾人,朝著我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一見這架勢,老黑和鐘睿幾人,也立刻上前。

站在我身邊,生怕我吃虧。

而霍雨寒盯著我,慢聲說道:

“我雖為袍哥出身,但我從不以大欺小,仗勢欺人。可現在我把一切告訴了你,你卻在這裡敷衍我。於情於理,這件事都是你的不該。所以,今天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初六,我保證你今天出不了這房間半步!”

袍哥會在巴蜀樹大根深。而霍雨寒作為袍哥大爺,這話一點兒也不為過。

“g,g,乾,乾唄!”

啞巴磕磕巴巴的說著。

同時,竟從腰間拽出一把鐮刀。

和之前不同的是,這把鐮刀刀身錚亮,寒光儘顯。

這也是啞巴的特點之一,天地不懼。

無論你對方有多少人,還是你是天大的人物。

隻要你想動手,那我就和你死磕到底。

啞巴這忽然的舉動,讓袍哥會的眾人更加憤怒。

就見翟懷義朝著腰間伸出,不知道他腰裡是噴子,還是刀具。

劍拔弩張的當口,鄭如歡馬上站了起來。

他快步的走到我們身邊,衝著霍雨寒直接說道:

“霍大爺,容我說兩句!”

“鄭老闆,您請!”

霍雨寒很客氣。

就聽鄭如歡緩緩說道:

“這位初六小兄弟,是來巴蜀參加我麻將大賽的。我曾放言,隻要來巴蜀參加麻將大賽,我鄭如歡必保他在巴蜀的安全。現在,大賽未完,初六躋身決賽。我也知道,霍大爺這是多年心事,今天總算有了些眉目。但我還是想請,霍大爺賣我鄭如歡一個薄麵。所有事情,能不能等到麻將大賽結束再說!”

霍雨寒皺著眉頭,靜靜的想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鄭老闆,按說大家都是江湖人,又都混在蓉城。我本應給你這個麵子。但這件事,實在是我多年的心病。如果我今天放走了他,我不知道之後還能不能再找到他。所以,今天恐怕要拂了鄭老闆的麵子了……”

霍雨寒的話,讓鄭如歡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他剛要再說什麼。忽然,宴會廳的大門開了。

眾人轉頭一看,就見門口處,五六個男人正站在那裡。

為首的,是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

他麵帶微笑,神情灑脫。

倒是給人幾分超然物外的瀟灑之感。

一見這老人,本來還正怒視著霍雨寒的小朵,忽然放聲大喊:

“牛爺爺!”

這老人正是牛老,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他的徒弟蓉城榮門的當家人,湯琅。

接著,就見小朵飛奔過去。一下子撲在牛老的懷裡。

“牛爺爺,你去哪兒了?我好想你啊!”

說話間,小朵的眼淚便跟著流了下來。

這一幕,看的我既心酸又欣慰。

心酸則是感慨小朵命運多舛,從小被遺棄,在賊窩裡長大。

欣慰的是,她一直惦念著牛老。

今天,終於又見麵了。

“丫頭,都多大了,還哭鼻子?”

牛老渾濁的目光裡,也是淚花盈動。

但他還是打趣的,和小朵開著玩笑。

可他不說還好,這一說小朵更是泣不成聲。

“牛爺爺,這麼長時間,你都不說給小朵打個電話。小朵想你,惦記你。做夢都總能夢到你!你現在身體怎麼樣了?”

小朵抽泣著。

牛老抬手,輕輕的撫摸著小朵的頭髮。

“好了,丫頭,不哭了。牛爺爺身體好著呢!來,站在一邊,牛爺爺今天還有正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