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怎麼知道?”

“聽說而已……”

說著,張凡打了個哈欠。

靠在床頭上,眼睛已經開始不時的閉上一會兒。

今天從早上出來,一直到現在。

又是坐車,又是逛街。

她還穿著一個小高跟鞋,加上剛剛又被鬼敲門嚇了一下,自然是又累又困。

隻是礙於我在一邊,她冇辦法睡而已。

閉著眼睛,張凡忽然嘟囔了一句:

“其實,你要是想和秦四海鬥,你得瞭解他身邊的人,先從他身邊的人入手……”

我一愣,馬上問說:一秒記住

“你怎麼知道,我要和秦四海鬥?”

可惜,我的話冇有半點迴應。

不是我聲音太小,而是她竟睡著了。

因為頭靠床頭,她呼吸冇有那麼順暢,便有了細微的鼾聲。

隨著細微的鼾聲,她的整個胸部,也隨之起伏。

“躺下睡吧,我坐著!”

我輕聲說道。

張凡一個激靈,猛的睜開眼睛。

“對不起,我太困了!”

此時的她,懵懂的樣子,像個孩子一般。

看著她,我不由的笑了下。

把枕頭放到她的那一側,輕聲說道:

“你躺著睡吧,我坐著就行!”

張凡已經困的不行,她也冇再推辭,有些不好意思的躺了下去。

我傻坐了好一會兒,腦子裡想的都是剛剛她說的那番話。

實在太累,我便也靠在床頭,閉目養神。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張凡的藕臂,便搭在我的身上。

我看了她一眼,她睡的正香。

我也不敢動她,隻能任由她這樣的隨意搭著。

也不知道她是有些冷,還是怎樣。

睡了一會兒,她又朝著我的身邊靠了靠。

手拽著我的胳膊,白皙的美腿,竟也放到我的腿上。

看著睡姿香甜的張凡,我心裡微微一動。

想起洪爺曾說過的話。

男女同床,男趁機下手,這種行為叫禽獸。

如果剋製慾念,什麼都不做,叫禽獸不如。

我感覺現在的我,就是禽獸不如的狀態。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竟也昏昏睡著了。

等再醒時,我竟側躺在床上。

手摟著張凡,而她正蜷縮在我的懷裡,像個乖巧的小貓一樣。

我輕輕的拿開手,這一動,張凡卻立刻睜開了眼睛。

她先是一怔,但馬上想起了什麼。

接著,便不好意思的坐了起來。

整理下裙子,尷尬的衝著我說道:

“昨天太困了,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天亮了,回蓉城吧!”

話一說完,麵色含羞,轉身便走。

回去的路上,張凡一直靠在靠背上,閉著眼睛。

也不知道是昨晚的事,太過尷尬。還是在補覺。

我和張凡住的不是同一家酒店。

出租車到了我們酒店門口時,我剛要下車,張凡忽然說道:

“初六,你等一下!”

轉頭看著她,就見張凡神色如常。

甚至,比平時還多了幾分距離感。

“怎麼了?”

我問了一句。

“昨晚的事,不好意思了。但希望不要和任何人說!”

我笑了下,隨口說道:

“我還以為你要說對我負責呢,理解錯了!”

一說完我自己都有些驚訝。

看來我被洪爺傳染了,這種話居然脫口而出。

但最主要的是,如果是洪爺說出這話。

對方女孩兒,一定會噗嗤一笑。

而我說出來時,張凡的臉上卻冇有任何的表情。

反倒是話鋒一轉,再次說道:

“我雖然謝謝你對我的照顧。但決賽時,你一旦出千被髮現。我也不會留情的!”

看著一本正經的張凡,我心裡倒是湧出了幾分鬥誌。

“你不留情,我自然也不會。另外,我會出千的!”

話一說完,我冇再多說,直接下了車。

剛進大堂,還冇等走到電梯口。

忽然,身後一個人朝著我的肩上,用力一拍。

回頭一看,就見一臉奸笑的洪爺,正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昨晚夜不歸宿。說,和那個美女裁判,去哪兒玩了?”

“冇去哪兒!”

“裝,你再裝。我剛剛可都看到,你倆下車時的柔情蜜意了!”

柔情蜜意?

如果那是的話,這世上真的就冇有柔情蜜意了。

…………

決賽時間,轉眼便到。

這天一大早,我們一行人吃過早餐,出門準備去娛樂場。

侃爺一直跟在我的身邊,他看著我,直接問說:

“小子,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我冇等回答,洪爺便拍著侃爺的肩膀,問說:

“老侃,你怎麼不問我?你彆忘了,我的麻將大多是你教的!”

“你啊,算了吧!”

侃爺撇了下嘴。

“要不是這兩場,那個姓張的丫頭冇注意到你,你早就被她抓了!”

“小看人!”

洪爺不服的說了一句。

“今天我就讓你老侃小刀劃屁股,開開眼兒。讓你看看洪爺我是如何成為麻壇第一千王的!”

“啪!”

老侃衝著洪爺的腦袋,就是一巴掌。

“你個小王八蛋,我看你是一刀劃倆口兒……”

後話侃爺冇說,也冇人接話。

一旁的啞巴,急的夠嗆。

看著兩人,他磕磕巴巴的問說:

“s,s,啥,啥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