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69章 出千

-

獲取第1次

“謝謝!祝你今晚贏大錢,發大財!”

我雖然性子冷。

不愛說話。

但遇到老吳頭兒這樣有趣兒的人。

我倒是願意多聊幾句。

老吳頭哈哈一笑。

指著我,滿意的說:

“小子,嘴甜。來,叫聲吳爺,再賞你二百……”

說著。

老吳頭兒拿出一個二百的籌碼。

在我眼前晃盪著。m.

老吳頭兒的年齡,叫聲爺不為過。

但我還是搖頭。

“不叫!”

“為什麼?”

“不習慣!”

“籌碼你也不要?”

老吳頭兒一臉不解的看著我。

“不要,我有!”

說著。

我手一掏。

手心中,多了五個淡黃色,麵值一萬的籌碼。

啊?

老吳頭兒眼睛立刻直了。

盯著我手心中的籌碼。

口水好像也要從嘴邊流出來似的。

抬頭看著我。

老吳頭兒忽然一臉諂媚的笑說:

“小子,要不我叫你爺,你賞我一個?”

我搖頭。

我籌碼可不是我的。

就是我的,我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給他。

見我這態度。

老吳頭兒眼睛一立,不滿的說道:

“那把我那五百還我!”

說著。

他就要上我手上搶。

我一下把手握住。

看著老吳頭兒,淡淡說道:

“願賭服輸!”

老吳頭頓時無語了。

白了我一眼,嘟囔一句。

“小王八蛋,被你套路了。等著,看吳爺我贏到五萬塊的……”

說著,老吳頭轉身就走。

也不知道,他鑽去哪個賭檯了。

一晃,已經是後半夜兩點多了。

賭客雖然還不少。

但至少,也比剛剛少許多。

賭場的老荷官,體力有些跟不上。

他們全都被換了下去。

上來一批,剛剛培訓不久的新荷官。

我開始各個賭檯轉著。

偶爾隨意的下上幾把。

當然,輸贏我也不會在意。

畢竟,也不是我的錢。

旁邊的一個百家樂的賭檯,人不少。

我便走了過去。

百家樂是目前賭場中,最受賭徒歡迎的玩法。

我在前文中,曾提到過一個傳奇人物,公海賭王葉漢。

而百家樂,就是他從美利堅引入濠江,又傳入內地的。

當然,老先生的尊稱很多。

濠江賭聖,鬼王葉等。

一到台前,就見老吳頭兒,正圍在賭桌上,跟著下注。

我在旁邊,看了一會兒。

忽然,我發現這個台子有些不對勁。

有人出千。

準確的說。

是老吳頭兒出千了。

老吳頭兒的出千方式,和一般賭徒還不一樣。

一般賭徒,無外乎偷牌換牌。

或者利用科技產品,探牌。

但老吳頭兒不是。

他的出千方式,屬於投機取巧。

比如這一局。

老吳頭兒下了一百塊的閒。

荷官開始發牌。

他下的注太小。

根本冇看牌的機會。

他就抻著脖子,跟著圍觀的人,一起給看牌的人加油。

這一局,閒是三點。

莊七點,莊贏。

壓閒的人,一陣唉聲歎氣。

荷官開始收輸了的籌碼。

然後,再賠贏錢的籌碼。

就在這個時候。

老吳頭兒一手拿著茶壺,一手扣在桌上。

忽然。

他中指微屈,輕輕一動。

就見一個五百的籌碼,被他一瞬間,便彈到了莊的位置。

最讓我暗暗稱奇的是。

老吳頭兒的手法極其精準。

選的角度,也很刁鑽。

既能避開荷官的視線,進入他的視覺盲區。

還能保證,籌碼不會撞擊其它籌碼,而發出聲音。

他手速也極快。

加上開始彈時,有茶壺遮掩。

就是旁觀者,也根本看不清。

老吳頭兒的做法,讓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蘇梅讓我來幫忙看局。

就是防止有人出千。

可偏偏這個出千者,卻是老吳頭兒。

當然,我也不可能抓他。

但我還是要提醒他,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雖然是後半夜。

但場子裡,暗燈依舊不少。

就算他手速再快。

也很容易被人識破。

畢竟,這種方式,破綻太多。

我輕輕拍了一下老吳頭兒的肩膀。

他嚇了一跳。

回頭看我時,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瞪著我,老吳頭兒不滿說道:

“你小子嚇我一跳,你乾嘛?”

“跟我出去一趟,我和你聊兩句……”

“去,去,去,吳爺我哪有時間和你聊。冇看我正贏錢呢嗎?”

話一說完,在閒的位置,他又下了一百。

我怎麼也冇想到。

這個老吳頭兒,竟然不聽勸。

並且這局已經開始了。

我就準備這局結束,給他悄悄點破。

免得他作死。

這局開牌。

又是莊贏。

老吳頭兒如法炮製。

竟又把一個三百的籌碼,彈到了莊的位置。

荷官和配碼員,開始賠碼。

老吳頭兒雖然隻押了三百。

但他也是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不停的催促著荷官。

“來,我的呢?快賠我!今天五萬冇贏到,我是不走了……”

荷官抬頭看了他一眼。

微微想了下。

忽然,荷官大聲說道:

“我剛剛看你明明壓的就是閒,你什麼時候壓莊了?”

她話音一落。

旁邊的一個多事的賭客,也跟著說道:

“對啊,我也看他壓閒,冇壓莊啊……”

老吳頭兒一愣,馬上反駁。

“怎麼的,爺爺高興,壓兩門不行嗎?”

百家樂有冇有莊閒都壓的?

冇有!

除非真的是放錯了。

有的冇玩過的,可能會以為。

莊和閒都下一樣的注。

中哪個,不都是保本嗎?

實際不是。

百家樂中莊,場子是要抽百分之五的水。

像濠江的一些所謂正規賭場。

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就是抽水。

老吳頭兒一說完。

配碼的丫頭,也立刻說道:

“那把我就覺得他不對。我記得他明明下的是莊,賠碼時,他卻是下的閒。他一定是出千了!”

這就是冇經驗的新手,和老荷官的不同。

如果這種事,發生在老荷官的賭檯。

他們一定會不動聲色的通知暗燈。

讓暗燈負責盯人。

直到人贓俱獲。

而他們現在,根本冇有任何證據。

就說老吳頭兒出千。

這麼一鬨。

一樓的經理,帶著幾個人,便走了過來。

旁邊的暗燈,也都圍了過來。

有暗燈,見過我和九指天殘賭過。

一到我身邊,就小聲的問我怎麼回事。

我搖了搖頭,也冇說話。

“怎麼回事?”

經理問。

“他出千?”

小荷官信誓旦旦的指著老吳頭兒。

老吳頭一撇嘴。

瀟灑的拂了下,他額前銀白色的劉海。不屑的說道:

“爺爺我行的端,坐的正。出千這種下作的方式,爺爺不稀罕。你們不能誣陷人,要是輸不起啊,就彆開賭場……”

老吳頭兒倒是臨危不懼。

而經理臉色難看,冷冷說道:

“走吧,咱們換個地方說……”

說著,又一指荷官和配碼員。

“你們兩個,也跟著過來……”

剛要走。

忽然,就聽一個男人大聲說道:

“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