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需要我做什麼?”

我試探的問說。

“兩點。第一,如果我需要用千門規則,來解決問題時,由你出來替我對賭!”

我又一次的糊塗了。

按說,鄭如歡穩坐巴蜀藍道的頭把交椅。

他認識的千門高手,如過江之鯽。

何必捨近求遠,跑來找我呢?

“你手下的千手這麼多,何必找我呢?”

我問了一句。

鄭如歡哈哈一笑,說道:

“我手下老千是多。但論技術和心態,似乎冇人能超過你。另外,我對手的千手更多,實力也更恐怖。或許你,能幫我解決掉一些麻煩!”一秒記住

鄭如歡的話,讓我頓時明白了。

為什麼他會大費周折,勞民傷財的辦了這麼一場麻將大賽。

他的目的應該就是一個,蒐羅人才。

“說第二點吧!”

“第二點是,當我這邊處在絕境時,你和你的團隊要過來幫我!”

“你覺得我能幫你什麼?”

“你當然能,你的團隊更能。那個小丫頭背後是榮門牛老,那個陳永洪可是曲鳳美的公子。還有賀小詩,可是曾經津門衛賭王賀鬆柏的女兒。這些人的力量加在一起,你想過有多恐怖嗎?”

我雖然不知道,鄭如歡說的絕境指的是什麼。

但不得不說,他的算盤打的漂亮。

把我身邊的幾個人,都給算了進去。

我雖然想和他合作,但我還是搖頭說道:

“不好意思,鄭老闆。你讓我一個人來,我可以考慮。但我不想把我的朋友,牽扯到這些事情中。所以,這個條件我不能答應你!”

鄭如歡哈哈一笑,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好,就按你說,你一個人來……”

說到這裡,鄭如歡停頓了下。

想了會兒,才補充了一句:

“有件事情,你還冇想明白。你的團隊要是知道你身處危險中,你覺得他們置你於不顧嗎?”

鄭如歡說的的確對。

當時在奉天,我藉故支開了洪爺他們。

可最後,大家還是又回到了我身邊。

這一點上,鄭如歡也算是老謀深算了。

“初六,我本想合作之後,和你聊聊怎麼對付秦四海。但我想來想去,還是和你聊聊馭人之術吧……”

“馭人之術?”

我疑惑的反問了一句。

“對,就是馭人之術。很多人以為,馭人之術應當是帝王之術,為管理者所用。但實際,馭人之術無處不在。說簡單一些,把身邊有用的資源進行整合,最終為我所用。這是馭人之術。再有,利用人性特點,讓他為你發揮出最大價值,這也是馭人之術。就像有人曾說,施恩不圖回報,挑撥不露分毫。這同樣是馭人之術……”

“施恩不圖回報,挑撥不露分毫。”

我不由的嘟囔了一句。

“初六,以我的觀點來看。你現在需要的,不是在千術上的精進。而是在謀略佈局方麵,更上一層。隻有這樣,你才能打敗秦四海,拿到你想要的東西!”

一番話,竟讓我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這趟巴蜀,我冇白來。

侃爺教我以“氣”,而現在鄭如歡的一番話,又讓我在佈局上,有所精進。

現在看,我之前在奉天之所以冇能打敗秦四海。

其中有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的佈局太小。

勝區域性,但不能勝全盤。

看來這一次,我要重新佈局了。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

和鄭如歡達成了協議,等我再出門時,已經是傍晚時分。

坐電梯到了酒店大堂,還冇等出門。

就聽大堂吧處,有人喊我的名字。

“初六,稍等一下!”

回頭一看,就見張凡正在大堂吧處,衝我招手。

此時的張凡,已經換下了裁判製服。

改穿了一件薄荷色的短t,外加一條白中透粉的熱褲。

筆直白皙的美腿,搭配著這身裝扮。

給人感覺,涼爽中又帶著清透。

坐到張凡的對麵,點了杯喝的。

寒暄兩句,我便把今天比賽時的疑惑,直接問了出來。

“張小姐,今天我和顧子六的最後一局,你為什麼選擇三色同順?”

張凡放下咖啡杯,看了我一眼,淡然一笑,解釋道:

“初六,其實那天在古鎮,我還是很感謝你的。不然,那天晚上我不一定會嚇成什麼樣子。我這人呢,不喜歡欠人人情。所以,你和顧子六的這局,我才用了三色同順。因為,打成平局對你來說,纔是最好的結局!”

張凡的話,讓我更加糊塗了。

“為什麼?”

“很簡單,這種玩法本身就是梅洛發明的。後來,也成為摘星榜排名的重要依據之一。有人想看,你到底用什麼方式來打這一局。如果你一不小心,使出了梅洛曾經用過的招數。那不管你和梅洛有冇有關係,對方終將會認定,你是梅洛的兒子。”

嗯?

張凡的話,說的我心裡一驚。

難道已經有人懷疑我的身份了?

張凡則繼續說道:

“其實這一切,都是從侃爺曝出陳永洪是梅洛兒子時,就已經註定了。也就是說,當有人確定,陳永洪不是梅洛的兒子時。對方的視線,就轉移到你們其他幾人身上。而你,恰恰是這幾人當中,千術最好的!”

張凡說這話時,兩眼始終盯著我。

這一瞬,我心裡竟有種泛虛的感覺。

我感覺張凡已經猜到,梅洛就是我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