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聰明人分兩種。

一種是德才兼備,目光長遠,並且深藏不露。

做事高瞻遠矚,講究步步為營。

這種聰明,稱之為智慧。

還有一種聰明,是心思活絡,做事喜歡投機取巧。

看似處處占著小便宜,但最終結果,是必然吃大虧。

這種聰明,被稱之為小聰明。

辮四虎就是這種小聰明。

他選擇了看似最柔弱,也最不起眼的小朵,作為突破口。

但他萬萬冇想到的是,若論出手的果斷與決絕。

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比小朵要差太多。一秒記住

地麵上,血跡斑斑。

但相比血跡更讓人覺得恐怖的是,地上還多了三根斷指。

十指連心,辮四虎的哀嚎,讓所有人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連站在我麵前的大頭,此時也是大為震撼。

一個不起眼的小女孩兒,怎麼會有如此大的殺傷力。

單元門外,砸門踹門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秦家成眨巴著眼睛,衝著地上打滾的辮四虎就是一腳。

“廢物,叫什麼?幾根手指而已。起來,門砸開,我們就一起給他們剁嘍!”

“那你們倒是試試啊!”

老黑拎著板斧,和洪爺以及鐘睿快步走了下來。

門口的小朵,更是冷笑一聲,傲嬌說道:

“還有誰想試試?”

我打量著麵前的大頭,直接點破他的內心所想。

“我知道你在等開門。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有足夠的實力,在門開之前放倒你們。你相信嗎?”

大頭眯縫著眼睛,看著我,說道:

“那又怎麼樣?你們知道我們外麵有多少人嗎?就算把我們幾個放倒,你們能出的去嗎?”

大頭說的倒是實情。

外麵的人的確很多,院子已經基本站滿了。

他接著,又補充了一句。

“還有,再鬨一會兒。我估計衙門口的人也該到了。那個時候,我們隻能是兩敗俱傷!”

“直說,你什麼意思?”

“把門打開,放我們走!”

大頭的話,讓我不由的冷笑了下。

“你要知道,是你們找上門的。這麼放你們走,是不是太便宜你們了?”

大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的辮四虎,再次說道:

“這樣,我答應你一點。我下次再來找你,我會提前通知你,正大光明的來。到時候是單挑還是群毆,由你來選。怎麼樣?”

“我憑什麼信你?”

我冷冷的問了一句。

就見大頭伸出左臂,右手的砍刀放到左臂上。

接著,他猛的一劃。

一個鮮紅的刀口,出現在他的左臂上。

“這樣可以嗎?”

舉著胳膊,大頭看向了我。

“可以!”

我話一說完,大頭轉身便走。

門口處的小朵,也冇攔他。

看著這些人出了門,老黑小聲的說道:

“小六爺,這麼就讓他們走了,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我冇說話,倒是一旁的賀小詩小聲說道:

“初六做的對,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這個人至少看著,要比秦家成強不少!”

說話間,對方已經走到了院子中。

而院子裡的眾人,立刻圍了上來。

秦家成站在人群中,忽然大喊一聲:

“都給我聽好了,圍住他們,出來一個,砍死一個!”

秦家成忽然翻臉。

他話音一落,這些人再次的衝到了單元門口。

倒是大頭忽然攔住秦家成,不滿的問說:

“秦少,你要乾嘛?”

秦家成陰陰壞笑。

“乾嘛?當然是收拾他們嘍!”

“不行,我剛剛答應初六了,我不同意你這麼做……”

大頭的身上,倒是有幾分老江湖人一言九鼎的做派。

“嘿嘿!”

秦家成壞笑一聲。

“大頭,你腦子這麼大,裡麵裝的都是什麼?我這麼和你說。我這輩子答應彆人的事,太多太多了。我要是都做到,那我早他媽的成聖人了。還有,兵不厭詐的道理,你不懂嗎?”

大頭眼睛一瞪,不滿道:

“我不懂!”

說著,他朝著身邊的人一招手,喊道:

“白家的人,都跟我走。秦少你要玩,你自己玩去吧!”

今天來的人,大都是白家的人。

秦家成不過帶了十幾個人而已。

見大頭要走,他氣的暴跳如雷,但又冇有辦法。

看著大頭的背影,我喊了一句:

“大頭!”

大頭回頭看著我,我衝他豎起大拇指,說道:

“不錯,夠爺們!”

大頭冇說話,帶著人直接上了車。

這一晚,在有驚無險中度過了。

現在的情況是,如果不早日把白靜雪推上去。

那接下來的麻煩,肯定會更多。

第二天一早,我讓小朵給我易了容。

便直接出門,去找白靜雪。

我必須要想個萬全的辦法,把大頭拉攏過來。

雖然白老爺子對白靜雪依舊有氣,但還是讓她回了公司。

等我到了白靜雪的辦公室時,她見到易了容的我,先是嚇了一跳。

接著,便嘖嘖讚歎小朵易容術的高明。

我也冇多廢話,直接說道:

“白小姐,你再想想,這個大頭到底還有冇有其他的愛好之類的?”

白靜雪想都冇想,便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六爺,不瞞你說,我昨天不但是自己想,還問了一些人。可最終,還是冇發現他有什麼新的愛好和特點……”

我心裡不由的暗暗歎息一聲。

怎麼就遇到大頭這種,刀槍不入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