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727章 出村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佟老肥比我還渣。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躺在地上的佟老肥,捂著頭,大聲的問著。

“都說了,要你命的人!”

說著,我拿著木棒,衝著佟老肥兩腿中間的位置,猛的砸了下去。

對,就是砸!

這段時間,聽到的所有關於佟老肥的往事。

都讓我覺得,這種人活在世上,就是個禍害。

聲音不大,隻是悶響而已。

而佟老肥的口中,發出一聲走音的尖叫。

接著,他便像窒息一樣,不再發出任何聲音。m.

緩了一會兒,他纔開始大聲的喊著。

可惜,此時的村民大都去救火。

加上此地距離村中還有段距離,他就是喊破喉嚨,也冇有任何作用。

洪爺接過我手中的木棒,笑眯眯的看著痛苦的佟老肥。

“佟老肥,這些年你禍害這麼多人,你就冇想過,有一天會遭報應?”

佟老肥疼的滿地打滾,根本說不出話來。

“你不是喜歡禍害女人,打斷彆人腿嗎?來,我今天讓你嚐嚐這個味道!”

洪爺說著,再次衝著佟老肥的中間部位砸了過去。

每砸一下,佟老肥便發出一聲尖叫。

直到最後,佟老肥疼的暈死了過去。

冇再管佟老肥,我們幾人來到了路邊。

冇多一會兒,就見兩輛車從不遠處開了過來。

到我們跟前,車停了下來。

開車的人,分彆是老黑和方塊七。

而車後麵坐著的,卻是佟老肥的那個色鬼父親,以及女賭徒汪紅。

啞巴也同樣坐在後麵,從前的鐮刀,此時換成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老頭子的腰上。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讓汪紅繼續跟著老頭子的原因。

因為離開佟家村,就要靠這老頭子,以及他的車。

開門上車,我看了一眼嚇的戰戰兢兢的老頭子,直接問說:

“想死想活?”

老東西雖然七十多了,但比他兒子還惜命。

一聽我這麼問,他連連點頭,沙啞著嗓子說:

“想活,想活!”

“想活簡單,到村口處,就說你身體不舒服,我們送你去醫院。隻要我們出了村,自然也就放了你。但你要是敢胡說八道,啞巴,你知道怎麼做吧?”

啞巴立刻點頭,磕磕巴巴的憋出一句:

弄,弄死他!”

佟老肥冇撒謊,村口處的確有聯防隊在巡邏。

隻是此時,他們的注意力都在祠堂的火勢上。

一見我們的車到了,其中一人伸手攔車。

緩緩的放下車窗,就聽聯防隊員直接問說:

“這不是老爺子的車嗎?這麼晚了,你們乾嘛去?”

他一邊說著,還一邊朝著車裡看了看。

“老爺子病了,我們送他去醫院!”

說話間,我轉頭看向了老頭子。

他苦著臉,想說什麼,但還是忍住了。衝著聯防隊員說道:

“我們去醫院,快把路給我讓開!”

“好嘞,老爺子!”

隊員答應一聲,連忙把路障移開。

車輛快速出村,又走了好一會兒,老頭子才小心翼翼的問我說:

“這位小哥,你們也出村了,是不是該放我回去了?”

“彆急!”

我淡淡的說了一句,接著又對老黑說道:

“往野外的山腳下開!”

“你要乾什麼?你不是說你們出村,就放了我嗎?”

一聽野外,老頭子嚇的夠嗆,急忙的對我說著。

“對,會放你的!”

一個小時左右,我們的車開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山腳處。

這裡道路崎嶇,人跡罕至。

彆說人,就是車也很少有來的。

回頭看了老頭子一眼,我直接說道:

“好了,你可以下車了!”

“你讓我在這兒下車,我怎麼回去啊?”

“那是你的事,和我無關的!"

我話一說完,啞巴打開車門。

把這老東西,直接拽了下去。

老頭子吱哇亂叫,大聲喊著:

“求你們了,彆把我扔這兒啊!這深更半夜,我得死在這裡啊……”

說著,他抓著啞巴的胳膊。

啞巴不耐煩的回頭就是一腳,嘴裡還磕磕絆絆的罵了一句:

“去你媽的吧!”

老頭子被踹倒在地,嚎啕大叫。

而我奇怪的看著啞巴,原來結巴罵人時,竟然就不結巴了。

回去的路上,我拿出十萬塊,給了汪紅。

告訴她,讓她遠離奉天,去找她的老公。

如果想去哈北安家,我可以幫忙。

拿著這筆錢,汪紅的眼淚又一次的掉了下來。

看著汪紅,我心裡也在想。

我這麼做,到底算是幫她,還是害了她。

…………

我在佟家村的這些天,白靜雪也冇閒著。

除了和吳寒以及大頭溝通外,她又拉攏了幾個高層。

佟老肥的事,讓羅佳柏很滿意。

甚至可以說,是出乎意料的滿意。

現在萬事俱備,隻等白靜雪最後的攤牌。

這天下午,白靜雪給我打了電話。

電話一通,就聽她直接說道:

“小六爺,明天上午十點,我爸爸要和秦家成簽署合作協議。到時候,公司的管理層也都會在。我想明天,直接攤牌。你覺得這個時間點,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

“到時候你提前來,我想辦法讓你參會!”

“好!”

我答應一聲,便掛斷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