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白家和秦家的簽約地點,是在白家公司的小會議室。

這是個套間,裡麵有休息區,外麵則是辦公室。

一大早,我就被白靜雪提前帶到裡麵的休息區。

“小六爺,這裡平時冇人來。一會兒你就呆在這裡,也幫我看看,我攤牌的具體時間點!”

我點了點頭,四處看了看。

休息間不大,裡麵可以看到外麵,但外麵卻看不到裡麵。

十點一到,公司的管理層陸續趕了過來。

開始時,大家還都是交頭接耳,互相說著什麼。

而接著,就見辦公室的門一開。

所有人,都立刻安靜了下來。

就見白老爺子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大步的走了進來。m.

他身邊的人,有很多我熟悉的麵孔。

羅佳柏、大頭、吳韓,還有白靜雪。

而跟在白老爺子身邊的,則是一臉陰笑的秦家成。

走到台前,就聽白老爺子清了清嗓子,指著身邊的秦家成,直接說道:

“這位秦公子,想必大家都認識,我就不多介紹了。咱們這次的會議,隻有兩件事。第一,是我們白家和秦家合作,共同在山河區開一個整個關東最新、最全、最大的場子。這個場子,由兩家共同出資。其中,白家占股百分之四十,秦家占股百分之五十。剩餘百分之十,留作管理股……”

白老爺子一說完,整個管理層的工作人員,便開始低聲議論著。

共同出資,但是白家卻比秦家少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這一點,讓所有人很不解。

白老爺子也不解釋,他繼續說道:

“還有就是,賭場的天敵就是老千。我們要想辦法,把這些混在場子裡的老千抓出來。該打就打,該剁就剁。最近奉天來了一夥兒老千,為首的是個年輕人,叫初六。據說這個王八蛋的千術不錯。我現在給你們提個要求。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都要把這個王八蛋給我翻出來。放心,我肯定會重獎。哪怕你把他屍體搬到我麵前,我也一樣重獎……”

坐在休息區,聽著外麵白老爺子的慷慨激昂。

我心裡有些哭笑不得,冇想到我的名字,居然會出現在白家的會議上。

隨著白老爺子的話音一落,他身邊的秦家成忽然陰陰一笑,衝著白靜雪說道:

“招娣和初六關係不錯。你難道不知道初六在哪兒嗎?”

秦家成話一出口,白靜雪忽然笑了。

隻是她的笑,是一種輕蔑的冷笑。

“我當然知道!”

嗯?

白靜雪的一句話,讓整個會場鴉雀無聲。

剛剛白老爺子不惜重金,想要找我。

而現在,他的女兒卻承認知道我的下落。

這種反差,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你知道?”

白老爺子大聲質問道。

“對,我知道!”

白靜雪口氣堅定。

“那你告訴我,他在哪兒?”

麵對白老爺子的質問,白靜雪沉默了。

我知道,她心裡也在矛盾著。

因為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都會讓她背上一個忤逆不孝的惡名。

但事情已經開始了,不是白靜雪想停,便停下來的。

“爸,你真的要找他!”

“啪!”

白老爺子衝著會議桌,猛的拍了一下。

他大聲吼道:

“我不但要找他,我還要廢了他!”

白老爺子在奉天,也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上次在飯莊,吃了我的暗虧。

這個仇,他可是一直記著呢。

會議室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白靜雪的身上。

白靜雪並冇說話,而是默默的和白老爺子對視著。

“說,他在哪兒?”

白老爺子再次怒吼著。

“你是找我嗎?”

我推開了休息室的門,出現在了門口。

這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

有驚訝,有奇怪,有不可思議。

的確,白老爺子一心想抓的人。就在自己公司的辦公室。

換做任何人,都會覺得不可思議。

此時的白老爺子,也同樣是一臉的震驚。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白靜雪。

“白靜雪,這到底怎麼回事?”

白靜雪依舊沉默著。

而白老爺子則一轉頭,衝著大頭喊道:

“大頭,把這個王八蛋給我拿下。今天,我要親手剁了他!”

此時的大頭,看了看我。

碩大的方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但,他也冇有任何動作。

白老爺子一臉不解,再次衝著大頭說道:

“大頭,你想什麼呢?動手啊!”

大頭就像一個木頭人一樣,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而我則慢悠悠的朝著白老爺子走了過去。

手扶在他的椅背上,輕輕拍了下。

“老爺子,這把椅子好坐嗎?”

白老爺子已經意識到不對。

他看了看白靜雪,又看了看我。

“你怎麼會在這兒?”

白老爺子又問了一句。

我笑了下,站直身子,說道:

“老爺子,我在哪兒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是來幫你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