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電話是錢老八打來的。

他現在,應該比我還著急。

一接起來,就聽對麵的錢老八直接說道:

“初兄弟,今天晚上,賭局就開始了。我現在派人去接你,咱們見麵聊聊?”

“不用接,我現在去找你!今晚是現金局,還是籌碼局?”

“現金局!”

“好!”

掛斷電話。

我便下了樓。

老黑已經在樓下等我了。

一上車,老黑就立刻對我說道:一秒記住

“初六爺,我那兩位師兄弟已經到了。我安排他們去了酒店……”

“好,知道了。讓他們等通知吧……”

話一說完,我便點了支菸。

又在腦子裡,把計劃過了一遍。

今晚這個局,不能有任何紕漏。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想了一會兒,我又給鄭老廚發個資訊。

告訴他,我下午會聯絡他。

讓他等我電話。

之所以給他發這個資訊。

我是擔心,我見錢老八時。

人多眼雜,萬一鄭老廚給我打電話,會不小心被人看到。

周密,謹慎。

是做老千的要素之一。

到了錢老八電玩城的辦公室。

錢老八正坐在辦公桌前,擺弄著手機。

沙發上。

何歡靠在那裡,看著半空。

也不知道她在想著什麼。

而她的旁邊,還坐著一位中年男人。

個子不高,長相一般。

最引人注意的。

是他小眼睛下,長了一個鷹鉤鼻。

見我進門。

錢老八立刻起身,衝著熱情的說道:

“初兄弟,今晚的局,已經定完了。在彙林酒店的六樓套房。今晚能不能成,可就靠你們三個了……”

我本以為。

錢老八隻是讓我和何歡上場。

冇想到,他還安排了一個人。

錢老八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疑惑。

他馬上解釋說:

“是這樣的,初兄弟。本來和奉天那兩個人約的是。他們兩人,我這麵出兩人,今晚四人局。但為了穩妥起見,我還是決定讓初兄弟你也上。我想了,一會兒我和酒店的經理打聲招呼。就說你是他們酒店的常客,是個富二代。閒著無聊,也想上去玩兩把……”

我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不用,我自己說吧!”

“為什麼?”

錢老八不解的看著我。

眼神中,還帶著幾分警惕。

他這種神情,更能說明,今晚這個局不小。

不然,他不可能這麼緊張。

“免得節外生枝!既然讓我偽裝,就裝的徹底些。我自己和經理聯絡,效果更真。我一會兒,就去這個酒店開間房。下午五點之前,你找個生麵孔。把晚上需要的賭資,給我送到房間去……”

我之所以拒絕。

是因為我怕鄭老廚也用同樣的方式。

到時候兩個人都和經理說。

這事兒就容易穿幫。

錢老八還是有些困惑,他反問我:

“你不認識經理,他會帶你去嗎?”

“錢!有錢,他還不辦嗎?”

錢老八點頭。

“也對,就按你說的辦。需要多少錢,到時候我給你出!”

錢老八裝的很大方。

“還有,錢老闆答應我的酬勞,現在就先付了吧……”

錢老八的臉色,微微一變。

但他馬上笑嗬嗬說道:

“初兄弟,你這是不相信你八哥我啊?不過冇事,我現在付你!”

說著,拿出五萬塊,遞給了我。

我也冇推讓。

接過錢,剛準備要走。

忽然,就聽“咣噹”一聲。

門從外麵,被重重的推開。

接著,一股濃厚的酒氣,就傳到辦公室裡。

回頭一看。

就見錢老八的把兄弟。

也是那晚想要抓我千的殷武。

一臉醉意的走了進來。

他的身後,還跟著蜈蚣和兩個小弟。

現在,才早上九點多。

不知道,他這酒是早上喝的。

還是昨晚宿醉。

一進門,殷武就搖搖晃晃的走到我身邊。

他斜著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

“小子,我就說嘛,你特麼就是個小老千。那天晚上,你還和我犟。那晚要不是八哥給我打電話,我就讓你小子好看了……”

說著,他打了個酒嗝。

這股難聞的味道,讓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不過你小子現在給八哥做事,以前的事兒呢,我也就不和你計較了。但我告訴你,今晚你要是贏不了那兩個奉天來的王八蛋。彆說到時候,我和你新賬老賬一起算……”

說著。

殷武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子,聽懂了嗎?”

我麵色陰冷,把他的手推開。

殷武對我極其無禮。

而錢老八始終不說話。

笑嗬嗬的坐在辦公椅上。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換句話說。

殷武說的,也是他想表達的。

如果今天真的贏不了這局。

那他,就會和我翻臉。

而我一臉冷漠。

看了殷武一眼,淡淡問說:

“你想怎麼算?”

我的態度。

讓殷武有些不爽。

他瞪著我,狠狠道:

“就按你們這些小老千的規矩算,要你的雙手!”

嗬!

我冷笑。

剛要開口。

錢老八忽然插話。

“老武,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呢。初兄弟是我們自家人,你不許對他這麼無禮……”

說著,又轉頭看向我。

笑容滿麵的解釋說:

“初兄弟,老武酒還冇醒,你彆和他一般見識。我相信,憑你的手藝,今晚一定大獲全勝。你放心,八哥絕對不會虧待你……”

這兄弟倆配合的不錯。

一個紅臉,一個白臉。

玩的一手恩威並用的好手段。

隻是這招兒,對我似乎冇用。

從錢老八的電玩城出來。

我上了車。

剛準備給鄭老廚打電話。

手機忽然進來條資訊。

點開一看,上麵隻有兩個字:

“拜托!”

簡訊是何歡發的。

我知道,她見我不和她合作。

現在也隻能期望,我能讓她多贏些。

我並冇給她回。

到現在為止。

我還不清楚她的真實目的。

但我還是那個感覺。

這個人,不可靠。

我又去了老街,見了鄭老廚。

所說的,和錢老八差不多。

不過,倒是有幾點,是我之前不知道的。

首先,今晚的局,是每人備一百萬。

中途不停局,有兩到輸光纔可以提出停局。

還有就是,之所以選在彙林酒店。

是因為,這裡既不是錢老八的地盤。

當然,也不是鄭老廚的地盤。

屬於中立的第三方。

賭起來,雙方都放心。

不過鄭老廚提了一點,和錢老八不一樣。

就是這局,我要讓兩個奉天來的人贏。

而不是,我贏。

具體原因,我不知道。

可能,是對我的不信任。

也可能,還有其他原因。

從鄭老廚這裡出來後,我便直接去了彙林酒店。

直接找了大堂經理。

一見麵,我就直接問說:

“你們酒店還剩多少房間?”

大堂經理立刻讓前台查了下。

告訴我,還剩兩個套房,六個標間,三個大床房。

我把大堂經理,叫到一旁,低聲說道:

“這幾個房間,我都包了!如果還有退房的,也都給我!”

大堂經理一聽,立刻喜笑顏開。

而我又給他拿了五千塊。低聲說道:

“這些房間,你安排一下,用彆人名字預定。並且,要保證,隻有你一人知道這件事。另外,今晚有個六樓有個局。我想上,你有辦法吧?”

大堂經理盯著我手中的五千塊。

興奮的點頭說道:

“你放心,我來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