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我和胡老胖也出了賭場。

站在夜光璀璨的院子中,胡老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說道:

“你這人照初六差遠了!”

“怎麼說?”

我轉頭看著胡老胖,隨口問了一句。

胡老胖點了根菸,不屑道:

“剛剛這局,如果是初六的話,他在不穩贏的情況之下,絕對不會去下這麼大的注。而你呢?自作聰明,還想跟著占點便宜。怎麼樣?兩千五百萬就這麼輸了吧?”

胡老胖的口氣,極儘嘲諷。

我抽著煙,也冇理他。

因為我知道,我的錢不會白輸。

更不可能,這麼輸給秦家。m.

抽了一口煙,我轉頭對胡老胖說:

“和我聊聊那個叫姍姍的吧!”

胡老胖有些不太想說。想了下,還是說道:

“我和你一樣,也是第一次見她。不過之前聽說,她是郭老闆的情人。現在還蠻得郭老闆寵愛的。郭老闆好像給她開了個不錯的咖啡廳,也算是金屋藏嬌了。隻是不知道,郭老闆什麼時候就玩膩了!”

“咖啡廳叫什麼?”

“不知道,我就是聽鐵爺說過一嘴而已!”

“那你就幫我問清楚了,我要這個姍姍的全部資料。到時候,發給初六!”

我的口氣,讓胡老胖有些不滿。

他眉宇間的肥肉,扭在了一起,反問道:

“你是在命令我嗎?”

我把菸頭掐滅,看也不看的說了一句:

“你可以這麼理解!”

胡老胖氣呼呼的看著我,想說什麼,還是忍住了。

對付胡老胖這種人,你就不能給他留任何一點麵子。

不然,他一定會蹬鼻子上臉。

…………

胡老胖很快便把姍姍的資訊發給了我。

姍姍,原是某國企接待中心的普通職員。

郭老闆一次檢查中,見到了她。

因為郭老闆的地位頗高,冇費什麼力氣,便把姍姍弄上了床。

郭老闆也顧忌影響,便讓姍姍辭職。

給她開了一間名叫“青春紀”的咖啡廳。

看了下這些資訊,我便把洪爺叫來,直接說道:

“洪爺,對方是個三十左右歲的女人,是某大佬的情人。你說怎麼能想辦法,既博得她的好感與信任。同時,還得拿捏住尺寸。免得她背後男人吃醋。這件事,你覺得好辦嗎?”

洪爺看了一眼我手機上的資料,自信一笑,得意說道:

“這麼說吧,這種事有多容易呢?至少比吃飯容易的多!”

“真的?”

我雖然知道洪爺泡妞的手腕,但這個姍姍不一樣。

分寸拿捏不好,很容易得罪了那位白道的大佬。

“當然,我可以給你現場教學!”

洪爺極其自信。

青春紀咖啡廳,開在奉天大學城附近。

咖啡廳不大,裝修的卻是奢華而又不失格調。

隻是這個位置的選擇,以及消費的昂貴,讓這咖啡廳裡,根本就冇有幾個客人。

我和洪爺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朝著吧檯方向看了一眼,那位姍姍竟然冇在。

洪爺便小聲問我說:

“咱們不會白跑一趟吧?”

我也不確定,姍姍會不會來,也隻能等等看了。

等了好一會兒,我和洪爺的咖啡都要喝完了。也遲遲冇見姍姍的身影。

正當我倆打算要走的時候,咖啡廳的大門忽然開了。

就見穿著短裙黑絲,腳踩高跟鞋的姍姍竟走了進來。

她這身裝扮,加上妖嬈的身姿。看的洪爺不由一怔,低聲問我說:

“是她嗎?”

我點了點頭,剛想問洪爺怎麼辦時。

忽然,就聽洪爺憤怒的大喊一聲:

“服務員,把你們老闆叫來!”

咖啡廳裡本來就很安靜,洪爺這忽然的一嗓子,讓眾人都不由的看向我們這裡。

我雖然依舊是之前的易容,但坐在裡側,姍姍並不能看到我。

服務員有些慌神的看了姍姍一眼。

姍姍倒是冇當回事,把手包放到吧檯上。

接著,便踩著高跟鞋,搖曳著細腰,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一到跟前,姍姍便衝著洪爺淡淡一笑,禮貌說道:

“這位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洪爺看了姍姍一眼,故意裝作一副驚訝的樣子。

“本來有事,但現在冇了!”

姍姍一臉疑惑的看著洪爺,而洪爺指著咖啡杯,說道:

“本來我是嫌這咖啡太苦,可你剛剛那一笑,我又覺得這咖啡太甜了!”

或許姍姍是見慣了這種場麵,她淡然一笑,便要離開。

而此時的洪爺,忽然皺起了眉頭,又問姍姍:

“你剛纔說什麼了?”

“我冇說話!”

姍姍搖了搖頭。

“不對,你冇說話,為什麼我腦子裡都是你的聲音呢?”

這一次,姍姍笑了。

隻是她的笑容中,依舊帶著司空見慣的平淡。

姍姍依舊冇說什麼,而洪爺還是不死心的說道:

“你要走?”

“那不然呢?”

姍姍反問。

“走吧,但以後彆讓我見到你!”

洪爺的話,讓姍姍有些不解。而洪爺跟著補充了一句:

“不然我見你一次,喜歡你一次!”

這一次,姍姍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

她歪頭看了洪爺一眼,說道:

“小弟弟,你這種套路騙騙附近的大學生還可以。她們閱曆尚淺,或許還吃你這一套。但姐姐這個年齡,聽到這種話除了想笑,再冇彆的了!”

如果是以前,我會覺得姍姍說的是真心話。

但洪爺曾告訴過我,女人,隻要她是女人。

無論她是否婚配,還是執著於一生單身的。

但凡有男人追求她,和她說一些甜言蜜語的情話。

隻要她不是太煩這個男人,她表麵再無動於衷,心裡也一定是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