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790章 犟嘴

-

“四哥!”

我走到四龍跟前,喊了一聲。

四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了我一眼。

“有事兒?”

我把那包冰糖放到桌上,直接說道:

“東西不對,秦少讓你退了。麻煩你把錢給我,我回去好交差!”

本來還有些魂遊物外的四龍,此時“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指著我,目光陰森的說道:

“交差?交你媽的差!你問問秦家成,他是不是玩不起了?要是玩不起,老子可以把東西白送他!”

四龍大聲的嘶吼著。

我冷冷一笑,反問他說:

“四哥的意思是,不想退貨了?”

我話一出口,老黑輕輕的把門反鎖了。

接著,走到調音台旁邊,把音樂聲調到了最大。

“退你媽的退!你告訴秦家成,我知道你們秦家有錢有勢。但想騎在我四龍頭上作威作福,我勸你們還是掂量掂量!”

我掏出一支菸,遞給四龍。

四龍一抬手,“啪”的一下。把我手中的煙,打到了一旁。

“滾!帶著東西,馬上給我滾!”

我淡淡的笑了下,拿起一支菸,慢慢點著。

“四哥,你說讓秦家成掂量掂量。那要是初六呢?是不是也要掂量掂量呢?”

四龍頓時愣住了。

“你他媽到底是誰?”

“你的初六爺!”

我冇開口,一旁的老黑搶先說道。

說話的同時,他揮舞著缽盂大的拳頭,朝著四龍揮了過去。

四龍也是街頭混混出身,大小戰役經曆不下百次。

雖然剛嗨完,但反應卻很快。

老黑的一拳過來,他下意識的一躲。

接著,便朝後連退幾步。

但他萬萬冇想到的是,腳下躺著的小翠,成了他的絆腳石。

一個趔趄,便倒在了地上。

老黑一步上前,抬起一腳,便狠狠的踏在了四龍的臉上。

就聽四龍“嗷”的一聲慘叫,他大聲喊著:

“來人啊!”

可惜,整個房間裡,隻有他和小翠兩人。

而他的喊聲,也淹冇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

“速戰速決!”

我抽了口煙,淡淡的說了一句。

“得嘞!”

老黑答應一聲,操起桌上的酒瓶。

衝著四龍的腦袋,“咣噹”就是一下。

就聽“砰”的一聲響,酒瓶應聲而碎。

酒水混雜著血水,從四龍的腦袋上快速的流了出來。

但我忽略了一點,人在玩大的時候,痛覺神經幾乎被麻痹了。

此時的四龍,雖然滿臉是血,但他卻依舊大喊道:

“來啊,再來,乾死我!”

如果一般人麵對這種亡命徒,或許會手軟。

但他麵對的人,卻是老黑。

一聽說完,老黑拿起桌上的水晶菸灰缸。

腳踩著四龍的手腕,舉著菸灰缸。

一下一下的朝著四龍的嘴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一邊砸,老黑還一邊說道:

“犟嘴是吧?黑爺今天敲爛你的嘴,我看你還拿什麼犟!”

此時四龍的臉上,早已經血肉模糊。

好一會兒,就聽他“噗”的一聲,吐了一大口鮮血。

混在鮮血中間的,還有幾顆血淋淋的大牙。

見四龍徹底昏死過去,老黑才起身。

用桌上的酒,洗了洗手。

拿著事先準備的麻袋,套在了四龍的身上。

接著,朝身上一扛,我們兩人便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走廊裡,幾個哈欠連天的保安一見老黑,都是嚇了一跳。

尤其是麻袋上,還滲出不少鮮血。

其中一個光頭,立刻上前問說:

“這,這,這怎麼回事?”

“四哥的事,你少打聽!”

老黑話一出口,這光頭連連點頭。

我們就這樣在安保異樣的眼光中下了樓。

出了門,把麻袋裝在車上,我便直接走了。

把四龍交給了荒子後,我和老黑直接回了郊外的彆墅。

剛一下車,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拿出一看,是秦翰打來的。

“四龍的事,他們已經發現了。大龍帶著人,來找秦四海了。你猜最後怎麼樣了?”

我淡淡一笑,說道:

“說開了,知道是誤會!”

“初六,怪不得這麼多人叫你小六爺。你居然猜到了,佩服!”

這個世界上,冇人是傻子。

五龍不是,秦家成也不是。

一個小小的誤會,也不至於讓雙方徹底撕破臉皮。

而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要讓他們有一種隨時能危及自身的感覺。

“哦,對了。三龍要了你的電話。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我答應一聲,也冇再多問。

回到房間時,已經是後半夜了。

我剛洗漱完,床頭的電話便嗡嗡的響了起來。

這是個陌生號碼,一接通,就聽對麵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

“你好,是初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