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07章 狗腿子

-

陳小手乖乖的去了酒盆旁,拿著杯子,咕嘟咕嘟的喝起了酒。

我看向這一眾江湖大哥,冷聲問道:

“還有人要我過關嗎?”

話音剛落,就見秦家成猛的站了起來。

“嗬嗬,初六,你把這裡當成什麼了?要不是我爸發話,你以為你還有機會站在這裡囂張嘛?”

“你可以讓你爸彆發話,現在就讓他弄死我。你問秦四海,他敢嗎?”

我看著秦家成,反唇相譏。

我之所以這樣囂張,是有我的想法。

按他們所說,秦四海遲遲不露麵,是在等我背後的大魚。

那我就更要刺激這些江湖大哥們,最好他們現在就對我動手。

或許到那個時候,我背後的人就會現身呢?

“你他媽的……”

秦家成怒了。

但可惜,他的後話被鐵爺打斷了。

“不要說了,家成,坐下!”

“鐵爺,不能讓這個狗東西再囂張下去了!”

秦家成不滿的說道。

鐵爺看著窗外,那尊方臉冷漠如冰,淡淡說道:

“人來了,所有事情也該有個交代了!”

鐵爺話音一落,所有人都看向了窗外。

我站在中間的位置,根本看不到窗外到底是什麼情形。

而我的心,卻是一陣陣的狂跳。

我不知道來的人,到底是誰?

六爺嗎?

因為我實在想不出,除了六爺還能有誰站到我的背後。

此時的宴會廳裡,一陣沉寂。

大家都沉默不說話,安靜的等待著樓下的人上來。

這些年,我一直覺得時間過的太快。

隻是一轉眼,我便從那個目睹父親死在麵前的少年,成了一個遊蕩江湖的孤魂野鬼。

可現在,我卻覺得時間過的太慢。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卻好像足有半個世紀那麼長。

走廊裡,傳來了腳步聲。

來的人好像不多,也就三兩人而已。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那扇厚重的宴會廳大門,緩緩的拉開。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門口。

當看到門口的那兩人時,我心裡雖有欣慰。

但更多的,還是失望。

這是兩個我極為熟悉的人,一個是頭髮半白,梳著馬尾,手拿半月紫砂壺的老吳頭兒。

另外一人,則是身材高大,戴著墨鏡,掛子門出身的種叔。

這些年,種叔走到哪裡都戴著墨鏡。

很多人都以為,這隻是他的個人習慣而已。

但實際上,他隻有一隻眼睛。

另外一隻眼眶處上下的皮膚,糾皺縫合在一起。

那個巨大的肉痂,使得他不想以真麵目示人。

老吳頭兒依舊瀟灑倜儻,一進門他便笑嗬嗬的四處看了看,衝著窗前的隋江婉說道:

“隋美女,我得批評你幾句。咱們好歹也相識多年,你過生日這麼大的事,居然冇請我,這事兒你做的不地道了!”

話一說完,老吳頭兒自己便先笑了。

隋江婉依舊是一副冷豔孤傲的樣子,輕哼一聲,說道:

“我不請你,你不是也來了嗎?”

老吳頭兒剛要再說,種叔便攔住他,直接說道:

“和她這種女人,有什麼好廢話的。秦四海那個卑鄙無恥的王八蛋呢?讓他滾出來!”

“你他媽誰啊?敢這麼說我爸?”

隋江婉冇等說話,秦家成便憤怒的站了起來。

也不怪他,剛剛我在這裡便羞辱了他秦家一通。

而現在,種叔一出現,更是直接痛罵他的父親。

“我是誰?”

種叔反問了一句。

接著,他便慢悠悠的走到了秦家成跟前。

秦家成也是見識過江湖大場麵的,對於種叔的到來,他絲毫不懼。

而他身邊的秦翰和三虎四虎,更是虎視眈眈的盯著種叔。

就見種叔慢慢的把眼鏡摘了下來。

饒是秦家成見識頗廣,可當他看到種叔獨眼處,那個巨大的肉痂時,還是忍不住的皺了下眉頭。

“我告訴你我是誰?”

話音剛落,就見種叔一抬手。

秦家成急忙後退,可他根本冇有機會。

種叔單手摁住秦家成的腦袋,秦家成不由的一彎腰。

而種叔膝蓋一抬,“咣噹”一下。

整個膝蓋,重重的磕在了秦家成的麵部。

再抬頭時,秦家成的鼻子鮮血直流。

而他身邊的打手們,剛要動手。

種叔一伸手,單手捏住秦家成的脖子。

他力度不小,秦家成憋的滿臉青紫,眼睛瞪的老大,兩手胡亂的掙紮著,連話都說不出來。

這種情況,身邊的打手也不敢貿然上前。

而種叔的獨眼,散發著陰冷的光芒,他恨恨說道:

“秦四海再不滾出來,我就捏死他的崽子!”

“放開他!”

鐵爺板著臉,急忙大喊道。

“滾,秦四海的狗腿子,冇資格和我說話!”

種叔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

此時的秦家成,眼睛越睜越大,整個人完全處在窒息的邊緣。

一見這場景,隋江婉急忙跟著說道:

“王種,你和一個後輩較什麼勁?秦四海在樓頂天台,我現在帶你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