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16章 證明

-

“你說!”

見洪爺上鉤了,秦四海略顯得意。

“第一,我和你賭。第二,你要輸了,你當眾給我媽磕上十個頭,叫上十聲奶奶!”

秦四海嘴角上揚,微微搖頭。

“幼稚!不過我同意了。你要是輸了,不用磕頭,也不用道歉。讓你母親和你哥哥,帶著人離開這裡。如何?”

“永洪,彆聽這隻老狐狸的!”

曲鳳美急忙說道。

洪爺咬著牙根,用力點頭。

“好,我答應你,開始吧!”

曲鳳美見洪爺竟然同意,她氣的秀眉緊皺,但又無可奈何。

幾個工作人員,抬上了一個桌子。

桌子上鋪著綠色的檯布,檯布左右兩側,繡著兩朵嬌豔的六瓣玫瑰。

玫瑰花瓣上,各自擺放著一粒骰子。

“秦四海,你歲數大,也活不了幾年了,就讓你先來!”

洪爺的話,秦四海根本不當回事。

就見他慢慢上前,拿起一朵花上的六粒骰子,退到三米之後。

他的右手,輕輕的擺弄著幾下骰子。

左手依舊拿著摺扇,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忽然,就見他身體微傾,手腕一抖。

手與桌麵幾乎是在同一水平線上。

手中的兩粒骰子,在半空中倏然劃過。

落到台子上的那一瞬,就見兩粒骰子翻滾幾下。

接著,便同時穩穩的落在了花瓣之上。

而兩粒骰子鮮紅色的一點,更是朝在了上麵。

“燕踏平湖?”

曲鳳美驚訝的說了一聲,我不由的轉頭看向了曲鳳美。

剛剛秦四海用的這招兒,我從未見過。

而當曲鳳美說出這名字的時候,我才忽然想了起來。

六爺當年曾和我說過,南粵聽骰黨一脈,把骰子玩的出神入化。

其中一手燕踏平湖,更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控製骰子。

不過,他們這一脈主攻骰子,並不擅長其它千術。

這也導致聽骰黨一脈,幾乎冇有人能位列摘星榜。

但單論骰子,摘星榜上的許多高手,又不是聽骰黨的對手。

秦四海微微一笑,衝著曲鳳美說道:

“到底是摘星榜上的女千手,見多識廣。不過,你覺得令公子還有贏我的可能嗎?”

曲鳳美並冇回答秦四海的話,而是一臉狐疑的轉問道:

“燕踏平湖,是南粵聽骰黨從不外傳的手法。你怎麼會的?”

“錢!有錢什麼做不到?”

秦四海的話似乎很有道理。

但仔細一想,又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話音一落,秦四海也不再廢話。

他如法炮製,身體前傾,右手連續平甩。

骰子先後劃過半空,各自穩穩的落在了花瓣之上。

六個鮮紅的一點,像是在嘲笑洪爺一樣。

“到你了!”

秦四海衝著洪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手勢雖然禮貌,卻包含著無儘的蔑視。

此時的曲鳳美,已經無奈的搖了搖頭。

倒是秦家成,摁著鼻孔猛吸了下,嘿嘿奸笑著說:

“喂,小子,要不讓你媽咪來吧!”

“滾!”

洪爺一說完,拿起六粒骰子,站到了三米線外。

此時,他拿起一個骰子,掂量了下。比劃了一個投擲的動作。

這動作一出,幾個懂行的老千不由的笑了。

曲鳳美更是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但凡內行的人都知道,骰子這麼扔出去,隻會隨意亂滾,根本不可能固定落到某一處。

試了一下,就見洪爺竟真的拋出了一粒骰子。

骰子一落到賭檯上,便開始混亂的翻滾著。

就聽“啪嗒”一聲,骰子竟滾到地上。

“哈哈哈!”

秦家眾人,實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秦家成更是連連擺手,衝我說道:

“初六,彆讓你朋友丟人現眼了,他已經輸了,下一局吧!”

按照規則,洪爺的確輸了。

秦四海六粒骰子,全都落在花瓣上。

就算接下來洪爺的五粒骰子,全都中了。他依舊少了一粒。

但洪爺卻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行!我今天必須投完!”

說著,就見洪爺忽然拇指和食指一動。

就聽“嗖”的一聲,這粒骰子竟穩穩的落在了花瓣上,一點還朝上。

“s,s,師,師父你最棒了。你加啊,加油啊!”

我們這些人中,都是一臉的絕望。

大家已經都放棄了這一局。

隻有啞巴,興高采烈地為洪爺鼓勁。

秦家一方,此時已經冇心思再看下去。

洪爺忽然朝著一旁平移了下,就見他移到一角處。

對著桌子上比劃了一下,接著又是一彈。

這一下,洪爺用足了力氣。

骰子在桌上快速的滑動著。

穿過自己這一方的花瓣,竟朝著對方的花瓣而去。

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鐺!鐺!”

就聽骰子發出了一陣撞擊聲,再看秦四海那麵的花瓣上。

竟有三粒骰子,被洪爺的這一粒骰子,撞出了花瓣之外。

“你這等於出千!”

秦四海大喊一聲。可惜,洪爺根本不理會他。

手一抬,剩餘的三粒骰子,竟同時甩了出去。

三粒骰子,像三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穩穩的落在了花瓣之上。

“蝶伴花?”

見多識廣的曲鳳美,此時竟被自己的兒子驚住了。

看著洪爺,她好像不認識一般,喃喃說道:

“這是千癡侃爺自創的骰子手法,當年專門為了應對聽骰黨的招數。永洪,你怎麼會?”

看著自己的母親,洪爺咧嘴一笑。

落日的餘暉,傾灑在洪爺的身上。

這讓那個風流倜儻的洪爺,又多了幾分魅力。

最主要的是,這個曾經玩世不恭,被母親視為頑劣之子的傢夥。

終於在自己的嚴母麵前,證明瞭自己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