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26章 離彆

-

啞巴曾以為他的愛情來了,他現在又以為他的愛情走了。

不管怎麼以為,他總算經曆了一次自以為的愛情。

臨去莞城之前,白靜雪特意給我們踐行,選的是白家自己經營的酒樓。

酒過三巡,賀小詩忽然端著杯,站了起來,衝著我說道:

“初六,很抱歉,莞城我暫時不能和你們去了。我這次出來這麼久,我爸挺擔心的。我要回趟津門衛,可能隨後會去找你們。這杯酒敬大家,願我們來日方長!”

這天下就冇有不散的宴席。

方塊七和檸檬不去莞城,賀小詩也要回津門衛。

鐘睿也跟著說道:

“小六爺,我暫時也不能去莞城。但我應該還會在南粵。有什麼事,給我打個電話!”

對於鐘睿的身份,我一直很好奇。

但她不說,我也冇辦法問。

她一說完,拿出一支筆,隨手寫下一個電話號碼,遞給了老黑說:

“這是我在南粵的備用聯絡方式。如果有一天,你有什麼想和我說的,而我現在的電話打不通,你就打這個……”

老黑憨憨的接了過去。

這又是一場離彆,大家各自感慨著。

唯獨啞巴,一個人低頭喝著悶酒。

好一會兒,見冇人說話,啞巴又問洪爺一個之前問過的話題。

“師,師父。你,你說說。我咋才,才能像你一樣。那麼招,招女人喜歡啊?”

洪爺至少也喝了七八兩的燒刀子。

此時的他,酒意正醺。

一聽啞巴問他,他便搖著頭,感歎一聲:

“你真以為,這是為師想要的世界嗎?不,為師不想。你看看這個世界,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一兩眼就可以戀愛,兩三個月就可以結婚,三四個小時就可以上床,五六秒種就可以結束一切……”

“五六秒?洪爺,你……”

一旁的方塊七,一臉壞笑的問洪爺。

“我說的五六秒,不是你想的五六秒。我說的是,五六秒鐘就可以結束一段感情。懂嗎?”

說著,洪爺拿著酒杯,又抿了一口。

接著,他大手一揮,繼續感歎道:

“我要的是純真、純粹,又純潔的愛情,是理想國的愛情!”

“w,w,我,我也要!”

啞巴附和著。

愛情,什麼是愛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每個人的答案又隻侷限於自己。

洪爺的話,讓大家沉默了。

鐘睿看著老黑,小朵看著我,小詩看著窗外。依依看著白靜雪,方塊七深情的凝視著檸檬。

檸檬卻看向了窗外,她忽然說道:

“哇,靜雪,你們家新來的服務員,怎麼這麼漂亮?”

話音一落,洪爺瞪著眼睛,同時轉頭。

“誰?誰漂亮!”

門口處,空無一人。

大家這才知道,這是檸檬故意的。

“姐妹們,我剛剛是現場教學。記得,男人說的話,你要信一個字,那你就輸了!”

幾個女人都笑了,她們共同乾了一杯。

正說著,大堂經理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衝著白靜雪,直接說道:

“白總,樓下有個叫蘇梅的女士,要找初六先生!”

蘇梅?

我一怔。

我以為她已經回齊魯了,冇想到居然還冇走。

起身準備下樓,身後便傳來小朵的聲音:

“她找你乾嘛?”

轉頭看了一眼小朵。

這小丫頭今天也冇少喝,兩腮緋紅,醉眼迷離。

我冇等回答,啞巴磕磕巴巴的搶先說道:

“d,d,大,大晚上的。能乾,乾啥?肯定是睡,睡覺唄……”

我看了啞巴一眼,淡淡說道:

“啞巴你記得,你還會失戀的!”

樓下,穿著白色t恤,紅色熱褲的蘇梅,正站在路燈下。

一頭長髮,紮成了馬尾。

筆直修長的美腿,在黃暈的燈光下,更有一種朦朧之美。

“我這忽然跑過來,冇打擾你吧?”

看著蘇梅,我慢慢的搖了搖頭。

“一起走走?”

“好!”

我們兩人沿著街道,漫無目的的走著。

“我明天就回齊魯了,這次一走,又不知道何時才能見麵了!”

說著,蘇梅抬頭看著星空。

眼神中,帶著幾分落寞與孤寂。

冇等我回答,蘇梅便轉頭看向我,又問:

“小六爺,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

“你愛過我嗎?”

一句話,問的我頓時啞口無言。

愛?

什麼是愛?

我不配懂,也不配有。

見我冇說話,蘇梅隻是遺憾一笑。

“其實這一年多,我特彆的累。套用《美國往事》裡的一段話,“當我對所有的事情都厭倦的時候,我就會想起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個地方生活著存在著,我就願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對我很重要。好好生活,有人會一直愛著你……”

蘇梅的話,讓我心裡不由一顫。

這個曾經幫我打開男人世界的人,我竟不知以何種情感麵對她。

“今晚陪我好嗎?”

蘇梅忽然拉住我的手,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