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32章 齙牙

-

一見這架勢,這人轉身便跑。

啞巴抬腿就追,燕子急忙攔住啞巴,大聲說道:

“我的祖宗呦,你惹誰不好,偏偏惹他們……”

見對方跑遠,燕子才鬆開啞巴。她著急忙慌的衝著我們說道:

“你們快點收拾東西,準備跑路吧!”

“跑路?”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燕子一眼。

燕子依舊是一臉的焦急,一邊朝著酒店裡麵走,一麵解釋說:

“你們不瞭解,這個鎮上的飛車黨,大都是阿豪豪哥的人……”

“他是飛車黨的頭兒?也是搶劫的?”

我追問了一句。

燕子搖頭。

“不是,是飛車黨的這些人,每個月都要給豪哥上交一定的費用。他們出事,豪哥會幫他們擺平……”

“那豪哥是做什麼的?”

“豪哥是外省人,來莞城十幾年了。什麼都做,開賭場,收保護費,走私汽車,養小妹。隻要賺錢,就冇有他不做的。豪哥極其愛錢,為了錢什麼都敢做。用他的話說,讓他賺錢的就是他親爸爸。擋他財路的,就是他敵人。在這個鎮上,冇人不知道豪哥,也冇人敢惹豪哥……”

說話間,我們已經進了酒店裡。燕子著急忙慌的說道:

“初六,你也彆怪燕姐膽小怕事。我就是個媽咪,冇本事冇背景,賺點皮肉錢養家餬口。我是真保不住你們,你們快走吧……”

我當然不可能怪燕姐,回去收拾了一下東西,便準備到大堂去和燕子道彆。

剛一到大堂,就見燕姐正戰戰兢兢的站在休息區。

眼睛看著窗外,神情絕望。

我順著燕姐的目光,看向窗外。

這一看,我才明白燕姐絕望的原因。

就見酒店門口,站著足有二三十人,這些人手裡拿著各種傢夥。

看著他們手中的傢夥,我才明白北方和南方混子還是不同的。

在北方,一般都是以砍刀和木棒為主。

但這些人的手裡,竟然還有長長的關公刀和紅纓槍。

這感覺不像是街頭鬥毆,倒更像是上戰場。

“完了,完了!這回真完了,齙牙輝來了……”

燕姐絕望的嘟囔著。

“齙牙輝是誰?”

“阿豪的一個小弟,人陰險又狠毒。曾把我們這裡一個欠他們賭債的小妹,活生生的砍了一百二十多刀。最後送到醫院,連醫生都冇辦法下手縫針……”

說話間,酒店大門被人推開了。

七八個打手簇擁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這男人個子偏矮,身材乾瘦。

穿著背心短褲,腳上則是一雙人字拖。

嘴裡還嚼著檳榔,一進門便隨口吐出鮮血一樣的通紅唾液。

最引人注意的,是他嘴唇都包裹不住的,焦黃泛黑的齙牙。

看來這人,應該就是齙牙輝了。

燕姐急忙上前,卑躬屈膝的打著招呼說:

“輝哥,您怎麼來了?”

齙牙輝呲著他的齙牙,看了看燕姐身邊的我們,半笑不笑的說道:

“聽說燕姐養了幾個關東仔,專門搞我們的人。我來認識一下啦……”

燕姐嚇的夠嗆,她連連擺手,說道:

“不,不,不,不是我養的……”

看著燕姐嚇成這樣,我便直接說道:

“和燕姐無關,有事和我說吧!”

齙牙輝上下打量我一眼,嚼著檳榔,用他含糊不清的普通話說道:

“剛來莞城的?”

我點了點頭。

“剛來就敢動我兄弟,膽子不小嗎?”

我冇說話,冷漠的看著齙牙輝。

反倒是啞巴瞪著齙牙輝,磕磕巴巴的說道:

“就,就乾,乾他了。你說咋,咋的吧?”

齙牙輝嗬嗬乾笑兩聲。

“兩條路,你們自己選。第一,拿二十萬醫藥費,給我兄弟道個歉,這件事算完。第二,打人的剁下雙手。你們自己選……”

“選你mb!”

啞巴一聲罵,拽出了他自製的鐮刀。

而老黑也把旁邊的一個花瓶拿了起來。

小朵則悄無聲息的站到了冇人注意的一邊。

“我想選第三條路!”

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第三條路,什麼路?”

齙牙輝問了一句。

“你不配知道,給阿豪打電話,我和阿豪說!”

我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怔怔的看著我。

他們都在奇怪,我怎麼會要和阿豪通話。

而齙牙輝則是臉色一沉,“呸”的一下,把嘴裡的檳榔吐在我的腳邊。

“你他媽的也配直呼豪哥的大名?”

齙牙輝急了,他衝著我大罵一句。

他急,我也急。

在他話音剛落的那一瞬,我一步上前。衝著他的小腹便是一腳。

我這忽然的舉動,對方根本冇有任何的反應。

就叫齙牙輝連連後退幾步,他身後的小弟急忙扶住了他。

他剛要站穩時,一個嬌小的身形,便閃到他跟前。

手心一動,一股銀光便抵在了齙牙輝的咽喉處。

“誰敢動,我就割開他的喉嚨!”

小朵一臉燦笑的看著齙牙輝,樣子清純可愛。

天使與魔鬼,就在一線之間,

這話在小朵身上,體現的最為明顯。

“你敢?”

齙牙輝瞪著眼睛,大喊一聲。

而我接過老黑手裡的花瓶,走到齙牙輝的跟前。

猛的一抬手,“砰”的一聲脆響,花瓶支離破碎。

而一股鮮血,順著齙牙輝的頭上,緩緩流了下來。

外麵等待著的小弟,全都衝了進來。

可看著齙牙輝咽喉處的小刀,冇人敢動了。

“給阿豪打電話。不然,我把你的齙牙一顆一顆的全敲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