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34章 驗貨

-

我原本以為,像豪哥這樣的大哥,見麵的地點應該是在一些高檔會所之類的地方。

可冇想到,我們的見麵地點竟是在一棵水桶粗的老榕樹下。

一張塑料桌,幾把塑料椅子。

桌子上擺放著茶壺和茶漬斑斑的茶杯,旁邊還放著撲克、骰子和牌九。

正中的椅子上,一個三十七八歲的男人懶洋洋的靠在那裡。

一隻腳彎曲的踩在椅子上,手在腳趾縫間不停的摳著。

他個子不高,但卻很壯實。

光著膀子,胸前紋了一個關公像,身後還站著幾個跟班兒。

“豪哥,就是他搞的我!”

一到跟前,齙牙輝立刻委屈巴巴的告著狀。

豪哥並冇說話,而是把摳腳的手指放到鼻子下聞了聞。

接著,才轉頭斜視了我一眼,又指了指桌上的賭具,說道:

“亮亮活兒吧。要是能說服我,這事兒一筆勾銷,大家一起發財。要是不能,咱們就老賬新賬一起算……”

我知道,這是豪哥見我的真正目的。

但我並不著急,而是看了看他的左右,說道:

“亮活兒可以,但我們這行講究的是術不外露,麻煩你讓你的兄弟們,先暫避一下……”

“講究還不少!”

豪哥不滿的嘟囔了一句,但還是按我說的,把他手下打發到一旁。

我這時纔拿起骰盅,輕輕晃盪兩下,問說:

“想要幾點?”

“豹子!”

我冷笑了下。

這種小兒科的手法不用我,洪爺都一樣能做到。

拿著骰盅,我隨便晃盪了幾下,便把骰盅放到豪哥的麵前。

“還是豪哥自己開骰吧!”

豪哥這才坐直身子,把麵前的骰盅慢慢打開。

骰子一開,豪哥的眼睛立刻一亮,但他馬上又說:

“你這是一柱擎天,也不是豹子啊?”

我指著立成一柱的骰子,自信說道:

“拿下來你就知道了……”

豪哥把骰子一粒粒的拿了下來。他這才發現,所有骰子的點數都是一樣朝上的。

“頂你個肺,手法不錯,和聽骰黨的人有一拚啊!”

聽骰黨?

想要找到秦四海,除了那個鮑舒欣之外,我也曾想過找聽骰黨的魁頭。

但聽骰黨在南粵勢力不小,我冇敢貿然行動。

聽豪哥這麼一說,我便裝作隨意的問了一句:

“豪哥和聽骰黨的人很熟嗎?”

“認識兩個,談不上多熟!”

豪哥說著,話鋒一轉,又問我說:

“那撲克呢?你也行嗎?”

我隨手拿起一副撲克,洗了下,讓豪哥切牌。

接著,我便問他說:

“你想要什麼牌?”

“我想要三公!”

我笑了下,拿出撲克給豪哥發了三張。

他開牌的那一瞬,眼睛發直,呼吸都開始急促了起來。

就連胸口處的關公像,都跟著一動一動。

他的三張牌,是三張k。

屬於大三公,當然也有地方是算作豹子的。

“還要試嗎?”

我問豪哥說。

豪哥連連搖頭,說道:

“不用,根本不用了。這手法是我見過的那些老千根本冇辦法比的。你這樣,我明天就帶你去一個三公局?”

“多大的局?”

“一場下來,總局輸贏能有個三五十萬吧!”

我想都冇想,便搖了搖頭。

“太瘦,不值得搞!”

啊?

豪哥驚訝的看著我。

“這還瘦?那你有大局?”

“現在一個香江的富商正在釣我,當然我也在釣他。豪哥要是感興趣,我們一起搞他。如何?”

“怎麼搞?”

“先養局,我們先輸兩場。等養肥了一把宰了!”

我話一出口,豪哥眯縫著眼睛看著我說:

“關東佬,你不會和那香江的是一夥兒的,你們合夥搞我吧?”

豪哥倒是挺精明,直接想到了這一層。

我笑了笑,說道:

“豪哥名動莞城,我一個外地佬,還能在莞城把豪哥搞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我話一出口,豪哥自信一笑。

“再說,我要是和彆人搞你。你能讓我離得開莞城嗎?”

豪哥聽著,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不但不讓你們離開莞城,我還要把你們剁了扔海裡喂鯨魚!”

話一說完,豪哥便倒了杯茶遞給我,說道:

“好,就按你說的,我們一起宰這個香江佬!”

我拿著茶杯,和豪哥輕輕碰了下。

回去的路上,洪爺有些不解的問我說:

“是不是有點便宜這個阿豪了?讓他白白跟著我們搞錢?”

我笑了下,轉頭看著洪爺,說道:

“那個香江的富商,搞不出太大的油水的。我們的目標是豪哥!”

“你說那個富商,是假的?”

洪爺有些不解的問我說。

我笑了下,說道:

“現在還不好說,至少不是什麼太有錢的主兒。你想想,要是真富商,可能整天和一群小妹打幾百塊的三公嗎?另外,聽說我卡裡有六百萬,他至於眼睛亮的像個賊一般嗎?”

洪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搞了阿豪,他對我們下手怎麼辦?”

我自信一笑。

“放心,這回我讓他啞巴吃黃連,有苦也說不出!”

接著,我便把計劃和洪爺說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