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58章 補碼

-

六爺當年曾告訴我說,南粵聽骰黨一脈。在練習聽骰之術,到達一定程度時。整個人都會形成條件反射般的反應。

其中有一種人,聽到骰子碰撞時,耳朵會不受控製的微微一動。

而這個寬手掌,似乎就是這樣。

不過我也冇在意,聽骰黨軟牌技術一般。

在這個局上,他不可能把我怎麼樣。

此時的荷官,已經拿過一副新的撲克。

把牌扇形推開,衝著我們做了個請的手勢:

“各位老闆,請驗牌!”

幾個人都象征性的看了看牌,隻有我拿起牌,認真的看了一下。

荷官開始洗牌,洗過之後,我再次的切了牌。

這一局,我已經準備出千,收割三人。

第一輪,每個人發了兩張牌。

我的底牌是張2,明牌也是張2。

現在我是最小的對子。

而我的下家寬手掌,他的明牌是一張k。

公子哥的明牌,則是一張a。

我上家的胡琴,她的明牌也是一張a。

荷官衝著公子哥,做了個請的手勢:

“黑桃a說話!”

公子哥想了下,下了三萬。

胡琴和我都選擇了跟注,到了寬手掌時,他笑哈哈的說道:

“這把有意思,大家全都上來了。那我就湊個熱鬨,加點籌碼。跟三萬,大你十萬……”

寬手掌加註,輪到公子哥時,他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跟注。

這麼看,他底牌一定不小。

胡琴也冇有猶豫,選擇了跟注。

到我時,我拿出十一萬的籌碼,扔到桌上:

“跟十萬,大你一萬!”

我的這種做法,讓對麵的公子哥很不滿,他冇好氣的斜了我一眼。

這種玩法,屬於撩閒。

因為我跟注,大家都可以看到第三張牌。

但我加了最小的底注,就等於給彆人再加註的機會。

對於保守型打法的人,是最恨我這種加註方式了。

果然,寬手掌拿起一遝籌碼,朝著桌上一摔:

“一萬有什麼意思。我再加二十萬!”

公子哥皺著眉頭,和胡琴都選擇了跟注。

輪到我時,我點完籌碼,再次說道:

“跟二十,再加一萬!”

“臥槽,有你這麼玩的嗎?”

公子哥一口北方口音,不滿的嚷嚷著。

“怎麼了?你可以不跟啊?”

我故意挑釁的看了他一眼。

“跟一萬,大你五十萬!”

此時的公子哥,已經氣的臉色泛黑。

他看了一下眼前剩餘的籌碼,直接推到桌子中間:

“老子梭哈了!”

我們四個人,目前就是他的籌碼最少。

跟了他的梭哈,每個人手裡還有一些剩餘的籌碼。

荷官發牌,公子哥發了張10,胡琴發了張7。

而我則發了張6,寬手掌則發了一張q。

看著自己的q,寬手掌哈哈大笑,說道:

“我的好運牌又到了,這一次我肯定會贏!”

說著,他看了我和胡琴一眼,問道:

“我們三個還可以補籌碼嗎?”

胡琴則搖了搖頭,說道:

“算了吧,大家都是譚哥的朋友。就把剩餘的籌碼都下了算了!”

而我則抽了口煙,慢吞吞的說道:

“我隨便,想補可以!”

一聽我這麼說,寬手掌立刻來了精神。

“那我們兩個,每人再補一百萬!”

“隨你!”

補過了籌碼,寬手掌直接梭哈:

“我全下。我就賭這一局,我能再來一張q!”

寬手掌看似衝動,但他的這種打法,其實是有道理的。

因為公子哥和胡琴都是牌麵a跟註上來的。

兩家至少有一家,應該是對a。

而我的牌麵最小,隻是一張2。

如果最後大家都是一對的話,那寬手掌如果是對k,還一樣可以贏我。

我倆多下出的籌碼,就會被他贏走。

這樣,他至少不會輸。

“我跟了!”

我把剩餘的籌碼,全都推了過去。

因為提前梭哈,荷官便把後麵的牌,全都發了出來。

五張牌發完,每個人的牌麵都亮了出來。

公子哥的牌麵為:a、10、j、3。

胡琴的牌麵為:a、3、4、5。

我的牌麵為:2、6、9、2。

我底牌也是一張2,此時我是暗三條。

寬手掌的牌麵為:k、q、5、q。

荷官玩法牌,示意大家可以比牌。

他剛要說話,就聽套房外麵的門開了。

接著,傳來一陣對話聲。

“譚老闆,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

這話一出口,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因為這聲音,我太熟悉了,是津門衛的哈爺。

我立刻抬頭看了一眼洪爺,洪爺拿起我麵前的煙,抽出一支遞給了胡琴。

並且,幫胡琴把煙點上了。

他自己也點了一支,才把煙放回我的位置。

說話間,太子譚已經從外麵走了進來。

跟在他身邊的,有哈爺和黃澤,還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人。

看到我的那一瞬,哈爺先是一怔,接著便哈哈大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