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71章 魚蝦蟹

-

當年六爺授藝,軟硬牌和骰子我都學過,但唯獨冇學過魚蝦蟹。

畢竟這種賭法不多見,屬於南方沿海城市的民間玩法。

濠江雖然也曾有過專門的魚蝦蟹賭檯,但因為玩的人太少,大多數的場子便都撤換了這種台子。

魚蝦蟹骰寶和普通的骰寶幾乎一樣。

唯一的區彆是,骰寶上麵是點數,魚蝦蟹則是圖案。

其中圖案魚對應著一點,蝦代表二點,葫蘆三點,金錢四點,蟹五點,雞六點。

地域不同,上麵的圖案也有些區彆。像陸豐一帶,還有獅虎的圖案。

圖案的不同,也會導致搖骰時用的手法不一樣。

我本來想撤,但一想我正好接觸一下這種玩法。

骰寶技術大同小異,我想結合以前的技術,研究一下使用魚蝦蟹的手法。

場子不大,東家負責抽水、放數、保局和抓千。

三人進門,就見兩張骰寶台前,圍了不少的人。

其中一張台玩的比較小,都是幾十上百的押注。

玩法也不正規,一張簡單的檯布,上麵除了大小之外,便是豹子。

左右兩邊,各有四個大字:

“大公無私,翹骰不算。”

這裡下注的人,都是一些年齡大的村民。

而旁邊的另一張台子,就正規許多。

除了大小之外,還可以押點數、顏色、三軍、圍骰等。

老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胖禿頭,脖子上掛著一個黑色的皮包。

皮包正落在他的肚子上,每走一步,皮包便跟著上下晃盪。

他的身邊,還跟著幾個專門放數的小弟。

他和朱哥認識,一見朱哥便過來笑嗬嗬的打著招呼:

“朱哥,好久不見。聽說最近帶小妹,發了大財,也不說照顧兄弟一下……”

朱哥和他寒暄幾句,便指著我介紹道:

“這是我關東來的兄弟,冇事愛賭兩手,帶你這裡看看!”

一聽是賭客,這禿頭立刻笑了起來,拍了拍肚子前的皮包,說道:

“自家兄弟,隨便玩啦。錢冇帶夠,就和兄弟說,兄弟絕對給你最低的利息……”

他說著,還特意把皮包拉開,衝我顯擺了一下。

就見裡麵都是一遝遝的百元大鈔,看著有個十幾萬的樣子。

“多謝老闆,不過第一次玩這種骰寶。能不能借我幾個骰子,我先研究一下上麵的圖案。不然怕一會兒鬨出笑話……”

禿頭哈哈一笑,讓身邊的小弟給我拿了三個骰子。

拿著骰子,我在手心裡來回輕顛著。同時,在兩個賭桌前來回看著熱鬨。

魚蝦蟹雖然和普通的點數骰子不一樣,但其實原理相同。無外乎力度、聲音、速度。

擺弄了一會兒,我心裡大致有了數。

雖然現在還達不到像控製點數骰子一樣精準,但我也絕對能玩的不錯。

去換了兩萬的籌碼,我便擠進小注桌前,在大上下了一個五百的籌碼。

我這一下,旁邊便有人給我讓了位置。

因為,我五百的籌碼是這桌最大的注了。

這也是這裡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下最大注碼的,必須坐到桌前。

我想在這裡試驗一下,聽骰的技法能不能用在魚蝦蟹的上麵。

剛一坐下,旁邊就有人貼了過來,恭維的和我說道:

“老闆,前麵六手下,肯定還會有小的。你不應該下大的……”

轉頭一看,就見一個穿戴不錯,但臉色慘白,一頭亂髮的年輕人,正衝著我諂媚的笑著。

這種人,場子裡很多。

就算是自己冇錢賭,也願意混在場子裡,撈點喜錢,過過嘴癮。

“那聽你的,我就下小了……”

我把五百的籌碼,轉放到小上。

其實下什麼對我來說,都是一樣。

我主要是想聽聽搖骰時的聲音,尋找一下魚蝦蟹的落骰區彆而已。

莊家拿著兩個碗,開始左右的搖了起來。

當他放下碗的那一瞬,我身邊便傳出一陣齊聲呐喊:

“小,小,小!”

數我身邊這個年輕人的喊聲最大。

而我側著耳朵,仔細的分辨著剛剛落骰時的聲音。

心裡暗自想著,應該是魚、蝦,還有雞。

九點,小。

莊家打開骰盅,看到的那一瞬間,我心裡一喜。

果然,三粒骰子我都聽對了。

去了抽水,莊家返我四百七十五的籌碼。

我把七十五拿了出來,遞給旁邊的年輕人,說道:

“幸虧聽你的了,喜錢!”

出乎我意料的是,年輕人推開我的手,說道:

“老闆,我有錢的。一會兒就有人給我送來了。我是不玩這桌小注的,我玩旁邊那桌的……”

那一桌是五百起注,上不下注。

話音剛一落,就聽門口的方向,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勝仔!”

轉頭一看,就見門口處站著一個二十出頭的女人。

她懷裡還抱著一個兩三歲的孩子,惶恐的看著房間裡的賭局。

勝仔立刻跑了過去,直接說道:

“錢呢?拿來了嗎?”

就見這女人滿臉絕望,和他商量說:

“家裡就剩四千塊錢了,這是給媽媽住院準備的錢。勝仔,你彆賭了……”

剛剛在我麵前,還彬彬有禮的勝仔,此時竟像變了個人似的。

他衝著女人,大聲咆哮道:

“彆囉嗦,你要是早送來一點,我現在早就翻本了。拿來!”

能感覺到,這女的有些怕勝仔。

眼含熱淚,把兜裡的錢全都掏了出來。

遞給勝仔的同時,還在苦苦哀求著:

“勝仔,彆賭了好不好?”

勝仔想都冇想,一把把錢搶了過來,轉身就到了旁邊的賭檯。

剛剛的禿頭看到這一幕,他笑眯眯的走到勝仔身邊說:

“阿勝,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還啊?”

勝仔冇了剛剛的囂張,商量道:

“再寬限我兩天,我馬上把錢給你!”

禿頭一臉猥瑣的壞笑,看著不遠處勝仔的媳婦,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阿嫂不錯嘛,到期不還,我可找阿嫂要呀?”

這是對男人極大的羞辱,但勝仔卻像冇聽見一樣。

也冇換籌碼,看了一眼路數單,把四千塊直接押在了“大”上。

我走到跟前,看著熱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