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77章 賠率

-

我的堅持,太子譚也並冇說太多。這是我和他之間不同的地方。

或者說,我們走的不是一個江湖。

他自詡為企業家,夢想著的是洗白上岸,成為名利雙收的白道人物。

而我則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藍道老千,從來冇有過任何的理想。

支撐我走下去的信念隻有一個,報仇。

接下來的兩天,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陪伴我的,是隨手便能碰觸的骰子和骰盅。

每一天我都練的天昏地暗,以至於休息時耳邊都是骰子嘩啦啦的響聲。

就連睡覺做夢,都是我練習搖骰盅的情形。

直到第三天,我的練習才被外麵的喧囂打斷了。

推門出去,就見啞巴伸出雙臂,攔著正一臉焦急的燕子。

而洪爺也從走廊的儘頭走了過來。

一見我出門,燕子急忙說道:

“我說初六爺呦,你怎麼弄這麼一個一根筋的玩意兒。我都說了找你有事,他就是不讓我過來……”

啞巴的確是一根筋,但燕子不知道的是,也幸虧她早就和啞巴認識。

不然她要像現在這麼硬杠,啞巴早就鐮刀伺候了。

“怎麼了,燕姐?”

對於這個花姐介紹給我的這位朋友,我其實並冇什麼好感。

隻是礙於花姐麵子,不得不應付她一番。

燕子左右看了看,見冇有外人,她才低聲說道:

“我聽說明天你和聽骰黨的人對賭,你有幾成把握?”

燕子的話讓我有些意外,她不過是個媽咪。雖然好賭,但也不至於對藍道瞭解這麼多吧?

“你怎麼知道的?”

我話音一落,燕子一撇嘴。帶著職業的假笑,說道:

“還我怎麼知道的。這麼說吧,但凡喜歡賭兩手的人,全都知道這件事。你們這次賭局,聽骰黨的人已經開出了賠率。那些買彩的人,這幾天都不研究碼報了。都開始研究你倆了……”

賠率?

燕子的話,讓我瞠目結舌。

我見過太多種藍道上的玩法了。可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玩法。

黃記居然中間坐莊,開出賠率。

“你看!”

燕子把手機遞給了我,上麵是點開了的簡訊。

“初六,關東千王。出道一年半,贏過場次不計其數。其中比較有名的有聽骰黨的北童,摘星榜上的雲水手。關東賭王手下的三大千手,也曾敗在他的手下。還曾獲得第一屆巴蜀川麻大賽並列第一名。出道為止隻輸過一次,對方為千門名宿,綽號千癡……”

這資訊看的我心裡一陣泛寒。

想起六爺曾說,在這個世界上,無論你怎麼偽裝。

總有人能有辦法,扒光你的皮,把你暴露於眾人眼前。

我冇想到,數千裡之外的東莞,他們居然能拿到我這麼詳細的資訊。

並且,還給我安上了一個關東千王的名號。

“李伯千,聽骰黨四大代師之一。擅長骰子,以聽、偷、換、搖最為擅長。為人低調,實戰案例不多。但由他帶出的徒弟,卻享譽南粵藍道。由此可見,其人骰寶之術,絕非一般!”

最下麵一行,則寫著賠率。

“李伯千,賠率1.88。初六,賠率2.25。和,賠率5.52。”

我雖然冇玩過這種外圍的盤口,但看我還是能看明白的。

很明顯,黃記坐莊更加看好的是李伯千勝。

因此,他的賠率比我的要低一些。

“這哪兒來的?”

我問燕子說。

“凡是感興趣的,都有人給發這簡訊。我是想問你,你到底有幾分勝算?我問花姐,花姐讓我押你。我還是不放心,所以來問問你……”

我把手機還給燕子,說道:

“賭這一行,冇有人可以長勝。我倒是建議,你最好彆押!”

“可這麼好的發財機會,就這麼放棄了,我不甘心啊……”

燕子不甘心,可我又能說什麼呢?

“好了,燕姐。我要忙去了,改天請你吃飯!”

話一說完,我便給洪爺使了個眼色,我們幾人直接走了,冇再理會燕子。

時間已經是中午,我們三個便在附近找了個大排檔,準備隨便吃點飯。

點過菜後。洪爺有些好奇,便問我說:

“小六爺,你說黃記這麼坐莊,能穩賺不賠嗎?”

我搖了搖頭。這行也算是賭,但我卻一點兒也不懂。

“咱們押點兒試試?”

洪爺又問,我再次搖頭。

雖然這看著是個有錢賺的買賣,但裡麵有什麼樣的貓膩我並不懂。

一旦出手,到時候被人黑吃了。倒是哭都不知道用什麼調子。

說話間,忽然就見門前的馬路上,一陣騷動。

我們幾人一抬頭,就見一群短打裝扮的人,正朝著我們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為首的,則是上次擺我一道,差點讓我折在黃記的阿豪。

我朝著街尾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就見那裡停著一輛麪包車。

車窗放下,一個熟悉的麵孔正看著我。

哈爺!

此時的哈爺,腦袋上還纏著繃帶。

我倆對視的那一瞬,他還朝著我擺了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