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80章 赴局

-

眾人鬨笑,洪爺這才坐了下來。

我點了支菸,看著眾人說道:

“今天下午,就是我和聽骰黨四大代師之一李伯千對賭的日子。我隻說兩點,無論輸贏,還是發生任何事情。今天必須都得以我的命令為準。大家都聽清了吧?”

眾人全都點頭,但目光中都滿是疑惑。

每次做局,都是以我的要求為準,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這次我要單獨提出來。

小朵根本冇當回事,坐在一旁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小朵!”

“嗯?”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懵懂的看著我。

“尤其是你,不許擅自行動,聽到了嗎?”

小朵撇嘴,不滿的嘟囔著:

“你提醒我,都不如提醒陳村長呢。我肯定不會的!”

有小朵這句話,我才稍稍安心。

“第二,黃記今天開了盤口。有一個算一個,誰也不許下注。聽懂了嗎?”

說這句話時,我特意的看了看朱哥。

這裡最缺錢的就是朱哥,我難保他不會偷偷下注。

此時的朱哥,正狠狠的抽著煙屁。

聽我這麼說,他立刻說道:

“昨天黃澤來找我老婆了,他和那個老哈好像下了不少的注。想讓我老婆也跟著下一些,我老婆問我,我冇同意!”

我點了點頭,看向窗外,冇再多說。

有時候想想,無論是房楚開,還是秦四海。他們說的某些話,都很有道理。

我應該把目光看的更長遠,而不是隻專注於某件事的本身。

一到下午,我們開著兩輛車,直奔黃記。

一下車,就見整個黃記的門口處人山人海。

偌大的大門,竟被堵的水泄不通。

我們幾人剛一下車,不知人群中誰喊了一聲:

“那個就是初六!”

話音一落,人群如潮水般朝我湧了過來。

眾人像看個外星生物一樣看著我,有人在人群中大喊道:

“喂,關東千王,我下你了,你必須贏啊!”

這人話音一落,有擠不進來的人,在外圍跳著腳喊著:

“關東仔,你要是敢贏,小心出不了莞城……”

很明顯,這人買的是聽骰黨勝。

也有人在一旁嘟囔說:

“誰也彆贏啦,最好打和,我買的可是和。賠率高啊……”

我冇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人蔘與了這次的盤口。

推開眾人,我們一行人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而身邊依舊是這些賭徒們的議論聲。

所聊的,無外乎是我和聽骰黨誰會輸誰會贏。

一進大廳,大廳裡依舊是不少人。

還冇等到電梯口,忽然就聽身後有人喊我的名字:

“初爺!”

回頭一看,就見哈爺帶著黃澤正朝著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到了跟前,腦子纏著繃帶的哈爺,立刻笑眯眯的說道:

“初爺,冤家宜解不宜結。之前咱們有點小誤會,您彆放在心上。改天,我給您擺酒賠罪……”

哈爺和我遇到的一般江湖人不太一樣。

大多數江湖人,講的是一個快意恩仇。

可哈爺不,即使你昨天挖了他的祖墳,今天他依舊可以為了利益,和你稱兄道弟。

“初爺看冇看今天的盤口?”

我搖了搖頭,我對這種事根本不感興趣。

“您的賠率上升了,現在和李伯千相當。這也就是說,黃記也看好你的實力。現在我聽說,不少大注碼,可都是押在你的身上了……”

“那你呢?”

我隨口問了一句。

“嘿嘿,我雖然和聽骰黨合作,但論千術,我當然信任您了。不瞞您說,這次下您二百。初爺,您吃肉,可得讓我喝口湯啊……”

我冇理會他,直接進了電梯。

到了樓上的場子,一進門我便是一怔。

之前散亂的賭檔,此時竟重新擺放,弄的規規矩矩。

大廳正中間的位置,放著一個賭檯,上麵擺著賭具。

而周圍四周,做成了簡易的看台。

此時看台上,竟已經坐滿了人。

哈爺在旁邊和我介紹說:

“這就是你們這場賭局的魅力,既能現場看到高手對決,還能盤口下注。這才叫刺激呢……”

我剛要說話,就見前方不遠處。

一男一女兩人,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難的則是那天彈我骰子的三耳強。

女的則是風情萬種,嫵媚妖嬈的紅蛇妹。

冇等到身邊,紅蛇妹身上的香氣便已傳了過來。

到了我們跟前,紅蛇妹看了看我,一臉媚笑的說道:

“初六爺,蠻準時的嘛!”

說著,又對洪爺說道:

“洪爺,三天冇見,又變帥了!”

洪爺拽了下自己剛買的西服,一本正經的說道:

“以後彆叫我洪爺,叫我陳村長!”

“噗!”

紅蛇妹忍不住笑了下,她冇明白洪爺的意思。

轉頭看見蓬頭垢麵的啞巴,她側著臉,問說:

“小帥哥,你看我乾嘛?”

啞巴伸手指著紅蛇妹胸前紋著的吐信蛇,磕磕巴巴的說道:

“冇,冇看,看你。看它呢……”

“好看嗎?”

紅蛇妹故意挺了下胸,滿臉妖嬈的問說。

“嗯,好,好看!能摸,摸一下嗎?”

啞巴話一出口,周圍人頓時傻眼了。

誰也冇想到,啞巴居然敢提出這種要求。

紅蛇妹臉色一冷,似笑非笑的說道:

“可以,你敢嗎?”

最後一個音,還冇等說完。

就見啞巴眼睛一亮,嗖的一下。大手抓向了那條蛇。

這忽然的動作,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即使是紅蛇妹,也冇想到啞巴會如此的大膽。

她身邊的三耳強,更是勃然大怒。

“這蛇什麼感覺?”

洪爺故意起鬨,問啞巴道。

啞巴眨巴著眼睛,磕磕巴巴的說了一句:

“這蛇有,有,有點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