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896章 化緣

-

眾人一見太子譚,立刻換了一副嘴臉。

尤其是哈爺,更是直接上前,諂媚的打著招呼:

“譚總,多日不見您了,您還好?”

一旁的阿豪更是規規矩矩的站在那裡,恭敬的說道:

“不好意思,譚老闆。我和這些關東仔有些私人恩怨,冇想到他是和譚老闆一起來的……”

人前的太子譚,始終是一副文雅低調的樣子。

他拍了拍阿豪,冇擺任何的架子,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豪仔,他是不是和我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出來都是混口飯吃,得饒人處且饒人嘛!”

說著,太子譚又看了我一眼,繼續道:

“就算你們有恩怨,也不應該在今天搞事。今天是黃阿伯的壽宴,搞的大家都不痛快,你讓黃阿伯怎麼看?”

“譚總說的是!”

阿豪連連點頭。

太子譚也不多說,轉身便進了大廳。

他故意冇理我,隻是一個人走了,這反倒是讓眾人有些糊塗。

太子譚到底是在保我,還是不想大家在今天鬨事呢?

黃阿伯的人脈很廣,除了南粵各城市大佬來給他祝壽之外,就連香江和濠江也來了一些客人。

整個黃記全部停業,所有場所全都用來招待客人。

而作為本地人,黃阿伯更是大擺流水席。

隻要是莞城人,三天內可以隨便吃喝。

所有費用,均由他出。

走進大廳,看著人來人往的客人。

我心裡不由暗暗想著,今天會不會看到秦四海,還有那位叫鮑舒欣的黃夫人呢?琇書網

轉念之間,我又想起了張凡曾和我說過的話。

她說我執念太深,如果真的自己強大了,你想要得到的答案,就會有人送到你麵前。

我決定不再多想,專心應付今天的一切。

至於其他的,隨遇而安就好。

招待客人的地方是在三樓,我們幾人坐著電梯一上樓。

就見整個宴會廳裡,人頭攢動。

不少衣冠楚楚的大佬們,三五成群,互相聊著天,聯絡著感情。

看了一圈兒,並冇看到黃阿伯的影子。

倒是看到幾個熟人,聽骰黨的李伯千,帶著紅蛇妹和三耳強,正在和彆人聊著什麼。

蘭花門門主隋江婉,帶著幾個漂亮的姑娘也正和太子譚聊著什麼。

李伯千也看到了我,他先是微微一怔,但馬上恢複正常。

他帶著兩人,慢悠悠的朝著我走了過來。

一到我跟前,他先是冷冷一笑,接著說道:

“聽說你要和我二番戰?還要一對四?”

“對!”

“你憑什麼?”

李伯千忽然提高了聲調。他這一嗓子,便讓整個大廳陷入了安靜之中。所有人都奇怪的看向我們這裡。

包括太子譚,也不再和彆人聊天,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著我們。

李伯千故意清了清嗓子,聲調依舊很高。

“初先生,我李伯千在千門中,雖然不算什麼人物。但我知道一點,人要有自知之明。上次對局,你連賭資都冇帶夠。如果不是我放你一馬,你現在這雙手還能保住嗎?”

李伯千故意當眾這麼說。他這一說完,眾人看著我的眼神中,便帶著些許鄙夷。

“你現在像隻癩皮狗一樣,居然還要和我賭。我問你,你拿什麼和我賭?錢?手?命?”

李伯千那雙要掉出來一樣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需要多少錢?”

大廳一側通往私人包廂的走廊門口,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當我聽到這聲音時,心裡不由一顫。

這是一個和我有著千絲萬縷的聲音,甚至因為我和她的相識相遇,彼此的命運也都在不覺間發生了改變。

齊嵐!

上次巴蜀一彆,我和齊嵐再冇見過麵。

我們之間的聯絡,也越來越少。

偶爾幾條看著像群發一樣的祝福簡訊,幾乎快讓我們成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和從前相比,齊嵐優雅中又多了幾分乾練的氣質。

頭髮燙成了波浪,衣品似乎也比之前高了幾個段位。

一件米色的短款風衣,裡麵是白色的小衫。

黑色的隨形筒褲下,是一雙精緻的高跟鞋。

素雅的裝扮,卻絲毫掩飾不了她身上的自信與從容。

我不懂名牌,但我知道她身上的每一件,價格都不會低。

站在她左邊的,依舊是老熟人馬慕容。

隻是馬慕容看到我的那一瞬,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眼神中的火焰。

那是一種憤怒的,想要把我化為灰燼的火焰。

我有時候我很佩服這樣的男人,他明知道齊嵐和我在一起。

但他依舊不離不棄,愛的卑微又怯懦。

跟在齊嵐身邊的,則是今天的主角黃阿伯。

“你是誰?”

李伯千不傻,能讓黃阿伯親自陪同的人,地位一定不會低。

作為壽星的黃阿伯,微微一笑,衝著眾人說道: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濠江岑亞倫小姐的高級助理,齊嵐小姐。岑小姐最近在國外,她便特意讓齊嵐小姐代表她,來參加我的壽宴……”

李伯千搞的盤口和黑彩,大都是來自濠江和香江的玩法與關係。

不然,以他的團隊搞這種玩法,可能早就賠的一乾二淨了。

說話間,齊嵐衝著眾人微微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接著,她便朝著我走了過來。

一到跟前,便溫婉一笑,柔聲說道:

“初六爺,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