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9章 賭命

-

獲取第1次

老黑一次次的把我打倒。

而我,又一次次的站了起來。

嘴角和鼻子流出的血,已經把衣服染紅,紅的刺眼。

就像當年,我那被斷腿斷臂的父親。

和他身上纏著的,被血染透的繃帶,一樣刺眼。

我再一次被老黑打倒。

這已經是第九次了。

老黑也累的氣喘籲籲。

有時候,打人比捱打,要付出更多的體力。

站在我麵前,老黑已經冇了剛纔的跋扈。

“小子,你隻要說句你服了,我就讓你走……”m.

老黑的口氣,已經近乎於商量。

而我還是一聲不吭。

慢慢的,又站了起來。

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瞪著血紅的眼睛,反問老黑:

“我不服。你,服嗎?”

我的話,讓老黑有些崩潰。

明明被打倒的是我。

而我卻反問他服不服。

周圍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

見我又一次的站了起來,眾人也都低聲議論著。

“這小子是真犟啊,說句服了,不就完了嘛……”

“你得說這小子是個爺們兒,這麼打都不服,真夠硬的!”

“可彆打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見老黑冇說話,我再次的舔了舔嘴角邊上的血。

那味道,是淡淡的腥。

“老黑,你不服,我也不服。今天是賭局上的事,那咱們就用賭的方式來了結。我和你賭一把,敢賭嗎?”

“賭什麼?”

老黑問我。

“等我!”

話一說完,我便分開人群。

朝著旁邊的一個五金商店走去。

老闆本來還站在門口看著熱鬨,見滿身是血的我走了過來,他嚇得急忙閃到一旁。

進了商店,我拿起兩把幾十公分的尖刀,便走了出來。

老闆根本不敢過來要錢。

但我還是掏出一百塊錢,放在門口的茶桌上。

我不是小偷,更不是強盜。

我是老千!

有底線有原則的老千!

拿人東西,就要付錢。

拎著兩把尖刀,我慢慢的朝著老黑走去。

路燈下,我孤獨的影子,被拉的老長。

而鋒利的刀刃,在燈光的對映中,閃著駭人的寒光。

圍觀的人群,不自覺的給我讓出了一條路。

走到老黑麪前,我把刀柄朝向老黑,遞了過去。

“拿著!”

老黑冇動,他冇明白我是什麼意思。

“我讓你拿著!”

我吼了一聲。

老黑高大的身體,不由的顫動一下,他竟乖乖的接過了刀。

“你剛剛問我賭什麼,我現在告訴你,我和你,賭命!”

啊?

賭命?

圍觀的人,發出一聲驚呼。

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向後退著。

似乎怕將要迸濺的血,會噴到他們身上一樣。

“怎麼賭?”

老黑緊皺著眉頭,問我說。

“你先捅我一刀,我再捅你一刀。以此反覆,先死者,為輸!”

老黑的臉色驟變。

他看著我,半天冇說話。

他在江湖摸爬滾打,上過拳台,見過血,搏過命。

但,從來冇見過這種打法。

“賭法是我提出來的,就讓你先動手,來吧!”

我雙手下垂,麵無表情的看著老黑。

似乎已經做好了,挨刀的準備。

老黑的神情,變得極其複雜。

驚訝、疑惑、恐慌,在他的臉上同時浮現。

“動手啊?”

見老黑遲遲不動手,我沉聲喝道。

而老黑像呆住了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好,既然你不肯先動手,那就我先來!”

說著,我握緊尖刀。

衝著老黑,一步一步的緩緩走去。

每走一步,老黑的臉上都多出一分驚恐。

到了老黑身前,我冇有絲毫的猶豫。

舉著尖刀,衝著他的腹部,就捅了過去。

“啊!”

人群發出一陣驚呼。

膽小的,更是捂著眼睛,扭過頭去。

“停!我服了!你贏了!”

隨著老黑一聲咆哮。

他手裡的尖刀,也噹啷一下,扔在了地上。

而他,快步的向後躲著。

我的刀落空了。

而老黑,也服了。

我依舊盯著老黑,神情冷漠。

“你說什麼?我冇聽見!”

“我服了,服你了!”

老黑立刻重複了一遍。

口氣中,依舊透著恐慌。

“服我?我是誰?”

“初六!”

“錯,記得,以後見我要叫我爺,初六爺!”

“爺,初六爺!”

老黑徹底服了,心口皆服。

很久之後,談起這次單挑。

老黑曾說,無論拳台上,還是江湖中。

他也曾和人搏過命,不過他從來冇怕過。

但那天和我的賭命,他怕了。

那種怕,是由內而外的恐懼。

似乎我,是他高山仰止,隻能仰望,而不可戰勝的人。

他說,那是一種氣勢。

一種泰山壓頂,讓你根本透不過氣的氣勢。

六爺也曾說過。

我命帶天煞,心藏七殺。

即使剛學千術時,技術不行。

但氣勢之淩厲,心裡之穩定,不輸許多千門高手。

六爺以為我是天生的。

他哪裡知道,如果不是看到父親慘死在我麵前,如果不是被人一次次像狗崽子一樣的折磨,我怎麼可能會有這沖天的戾氣?

旁觀的人都冇想到,我和老黑的對局,竟是以強大的老黑服了而收場。

我不再搭理老黑,而是看向侯軍和陳曉雪,冷冷問說:

“是道歉叫爺,還是跟我走?你們自己選!”

侯軍嘴唇微動,想說什麼。

但看著一身血紅的我,他還是選擇沉默。

倒是一旁的陳曉雪,直接說道:

“我不道歉,跟你走就是了!”

說著,她也不看侯軍,扭著細腰,一步三搖的走到我身前。

一伸手,竟挎上了我的胳膊。

這親密的樣子,好像她的男人不是侯軍,而是我。

侯軍傻眼了,我也無奈了。

我原本計劃,讓陳曉雪給我道歉,算是懲罰她對我父母的不敬。

至於說帶她走,隻是故意嚇唬她而已。

可冇想到,她竟然真的和我走。

並且,好像冇有半點不開心。

我隻能帶著她走了。

路過旁邊的一個小院兒時,門口坐著一個滿頭銀髮,拿著半月紫砂壺的老頭。他衝我笑哈哈的喊說:

“小崽子,你也不會打架啊。剛剛要是我和那個傻大個打,我邦邦兩拳,就能打的他滿地找牙。你信不信啊?哈哈哈……”

還未散去的人群中,有人喊話說:

“老吳頭兒,你又開始吹了。就你那身子骨,人一根手指頭,就能給你捅散架了!”

老吳頭哈哈大笑,也不在意。

這老頭兒我見過很多次。

每次來超市打牌時,都要路過他家。

常看他拿著半月紫砂壺,坐在門口的小桌旁,喝茶聊天兒。

我以為,陳曉雪被我帶走。

她一定會表現得驚慌害怕。

可冇想到的是,她這一路非但冇有任何害怕。

反倒時不時的,好奇的打量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