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918章 地毯

-

麵對朱哥的指責,哈爺似乎根本就冇當回事。

就見他嘿嘿一笑,指著麻將桌,慢悠悠的說道:

“老朱,我說你也不是三歲孩子了。今天莞城這麼多位大佬在這打牌,結果你跑到這裡來質問我。我就想問問你,就算你冇把我放在眼裡。那你把這些位大佬放在眼裡嗎?我再說的難聽一點兒,要不是因為我,你有資格進到這個房間嗎?”

哈爺的陰損是刻在骨子裡的。

他一句話,既奉承了牌桌上的人,又把自己和這幾人拉到了同一戰線。

朱哥不善言辭,被哈爺的一句話噎的不知怎麼回答。

就見哈爺衝著朱哥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

“行了,老朱,回去照顧你老婆吧。彆老婆早產,再有個什麼好歹。最主要的是,彆影響幾位大佬打牌。”

在哈爺眼裡,朱哥不過是個頭腦簡單的混混而已。他根本就冇把朱哥放在眼裡。

說起話來,也是肆無忌憚。

但他話一出口,我便知道壞了。

如果剛剛的朱哥,還是在控製自己的情緒,隻是想討要個說法而已。

但哈爺再次言語惡毒的提及黃潤,這等於戳中了朱哥的命門。

果然,哈爺話音剛落的那一瞬間。

就見朱哥快速的從腰間拽出一條鐵鏈,衝著哈爺便砸了過去。

就聽空氣中傳出“嗖”的一聲響,噹啷一聲,鐵鏈砸在了哈爺的額頭上。

這忽然的一下,打的哈爺措手不及。他一個趔趄,倒在了黃阿伯的腿邊。

而朱哥跟著就是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右手鐵鏈,左手掏出一把砍刀。

衝著哈爺的腦袋,便是一刀。

雖然年齡略大,但朱哥畢竟紅棍出身。

整套動作做起來,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這讓周圍的人,根本都冇反應過來。

尤其是剛剛那一刀下去,一股鮮血噴濺而出,濺了旁邊黃阿伯一身都是。

舉刀剛要再砍,就見門外的人已經衝了進來。

其中一人舉著噴子,直接抵在朱哥的後腦處。

“再動打死你!”

半空中的砍刀,不由的停了下來。

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此時的哈爺,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半白的頭髮,和整張臉,此時已經完全被鮮血染紅。

看著朱哥,他大吼一聲:

“你個跑腿子敢砍我,我今天他媽的廢了你!”

說著,他伸手就要搶朱哥手中的刀。

“你彆動!”

此時的我,急忙衝了過來。

朱哥是我的人,雖然我們談不上是推心置腹的朋友。但我也絕對不可能看著他,被彆人這麼搞。

我的一聲喊,讓哈爺頓了下。

而剛剛發生的這一幕,桌上的幾個大佬全都是雲淡風輕,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哈爺這一停,就見那位叫雞哥的人緩緩開口:

“你們是想在我這裡上演大武行嗎?”

雞哥一說完,哈爺的手也放了下來。

“你們的事,和我無關的。但是你們把我這裡搞成這個樣子,是不是該給我個交代呢?”

雞哥擺弄著手中的麻將,頭也不抬的說著。

哈爺一聽,立刻說道:

“雞哥,您也看到了,和我無關啊。是這小子找的我麻煩……”

雞哥點頭,看向朱哥。

朱哥瞭解雞哥的背景,他歉意的說道:

“不好意思,雞哥,是我衝動了!”

雞哥把玩著手中的麻將,繼續道:

“我這個場子裡,天天打架鬥毆,我早就習慣了。不過,還冇人在我麵前這麼放肆。掏刀砍人,這要是傳出去。道上的人會怎麼看我東恒泰?”

“那幾個說怎麼辦?”

雞哥看了眼地上的血跡,搖頭說道:

“哎,可惜我這地毯了,染上了血,顏色也不好看了。不如這樣,就用你的血把這地毯全都染紅。事情也就過去了……”

朱哥一怔,他冇想到雞哥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雞哥忽然把手中的麻將,猛的扔到牌桌上。

“你手裡不是有刀嗎?還要人幫你嗎?我勸你多留點兒血,不然你的血不夠。我可找你身邊的人來幫忙!”

說著。雞哥抬頭看著朱哥,繼續道:

“你要是在莞城混的,你就應該知道。我向來說到做到,絕不含糊!”

朱哥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我們上次來東恒泰辦事的時候,他就曾和我說過,儘量不在東恒泰搞事。

因為這裡的老闆,勢力很大。

而今天哈爺用家人成功的激怒了他,這也使得朱哥失去了理智。

就見朱哥拿著刀的手,微微顫抖著,放在自己的右手手腕上。

隻要他一動,鋒利的刀刃就會讓他立刻血濺當場。

“朱哥,把刀放下!”

我上前一步,直接說道。

雞哥這纔看向了我,麵無表情的問了一句:

“你想陪他嗎?”

見我發聲,朱哥立刻衝著雞哥說道:

“雞哥,這事和他沒關係。是我個人的事兒!”

朱哥倒是很仗義,他把我摘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