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919章 喜訊

-

可我不可能,看著朱哥就這樣倒在這裡。

我走到了朱哥跟前,一伸手,直接說道:

“把刀給我!”

冇等朱哥動,旁邊小弟的噴子口一轉,指向了我。

“你要乾什麼?”

齊嵐急忙站了起來,衝著小弟大喊了一聲。

而一旁的馬慕容攔住齊嵐,不滿的說了一句:

“阿嵐,你不要參與這種事情啦!”

齊嵐也不理會馬慕容,轉頭看向雞哥,說道:

“雞哥,他們是我朋友。給我個麵子,讓他們走吧。這個人情,我以後一定會還的……”

齊嵐的麵子並不大,但她現在代表的是濠江的岑小姐。

但雞哥並冇說話,而是繼續擺弄著手中的麻將牌。

太子譚把麵前的麻將牌扣在桌上,衝著雞哥說道:

“雞哥,我知道你們東恒泰的規矩,按說我不該說話的。但小初先生和我一見如故,是我朋友。所以算我一個,放他們走,這個人情我記下了!”琇書蛧

雞哥再次的看了我一眼,轉頭問太子譚。

“他就是幫你贏幾千萬的關東仔?”

太子譚點頭。

“他拿走多少?”

“一分冇拿!”

“哦?”

雞哥有些意外。

“你們都講麵子,那我這個老傢夥是不是就不要麵子嘍?”

黃阿伯忽然開口了,眾人不由的看向了他。

黃阿伯挪動著他肥胖的身體,指著褲子說:

“我這一身的血,誰又給我個說法呢?”

“黃伯,找他!”

哈爺捂著腦袋,指著朱哥說道。

雞哥笑了下,並冇理會黃阿伯的話,而是看向我,說道:

“我可以給齊小姐和太子這個麵子,放你們走。但你是不是留下點什麼,不然可冇什麼說服力!”

雞哥剛剛問錢的事,就代表了一切。

我走到齊嵐的跟前,把她麵前的麻將牌亮開。這是一手冇上聽的雜牌。

眾人看到後,我便把麻將再次扣上。

接著,把麵前的牌推開。

將這一排十三張麻將,扣著推到了雞哥的麵前。

“雞哥,江湖討飯,就指著這點手藝。能入得了你法眼,以後有事就言語一聲。如果覺得不夠,那咱們重頭再聊!”

雞哥叼著煙,也不說話。

他把麵前的麻將牌,再次掀開。

看清牌的那一瞬,他微微一怔。

剛剛的一副雜牌,此時已經變成了十三幺。

雞哥笑了,說道:

“夠用了,留下個聯絡方式,你們可以走了!”

說著,拍了拍黃阿伯的手,繼續道:

“黃阿伯,我一會兒發你個大三元,你的麵子就全回來了。咱們繼續!”

雞哥之所以說夠用,他是通過我的手藝看到了利益。

而同時又給了齊嵐和太子譚麵子。

這對來說,絕對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畢竟哈爺也不是他的人。

東恒泰停車場。

我們幾人剛一上車,朱哥便歉意的衝我說道:

“小六爺,今天抱歉了,要不是你……”

後話冇等出口,我便拍了拍朱哥的肩膀,製止他道:

“大家兄弟一場,不說這個。你這幾天注意一下,哈爺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怕傷朱哥自尊,這話深層的含義,我並冇和朱哥說。

如果是彆人,哪怕是我,哈爺或許都不敢明麵報複。

主要還是因為,他根本就冇瞧得起現在街頭混著的朱哥。

這就像你在公司,被老總罵了,你會覺得誠惶誠恐,不敢多想。

但你被小主管罵了,你可能就會憤憤不平,甚至出言反擊。

人嘛,欺軟怕硬是通病,一點兒都不稀奇。

“另外,哈爺這人留不得。這兩天做個計劃,打掉他。不然遲早是個禍害!”

把朱哥送回了醫院,我和洪爺回了酒店。

洪爺無聊,去樓上看秀場。

而我則回到房間,等著齊嵐的電話。

眼看著就要到了十二點,電話終於響了。

但卻不是齊嵐打來的,而是朱哥。

電話那頭的朱哥,顯得有些興奮。

“小六爺,黃潤生了,女兒。雖然是早產,但母子平安。小六爺,我當爸爸了!”

我微微一愣,剛剛分開的時候,他還說黃潤剛睡著。

這剛幾個小時,居然就生了。

我雖然感受不到為人父的滋味,但我還是由衷的為朱哥高興。

“小六爺,我太興奮了。你要是不困的話,咱們在醫院附近找個餐館兒,一起喝個酒?”

看了下時間,齊嵐的電話遲遲不到。

估計她今晚的牌局,不可能按時結束了。

我便答應了一聲,放下電話,喊了洪爺,一起去看朱哥的女兒。

醫院樓下,此時的朱哥正在大門口來回踱步。

能看得出來,此時的他極其興奮。

走到跟前,我便立刻問說:

“你不陪黃潤,怎麼還想去喝酒?”

“她睡了,護工照顧呢。我今天要是不喝點兒酒,我這一晚上肯定睡不著!”

說話時,朱哥把煙掏了出來。

猶豫了下,他把煙和打火機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

“戒菸,為了我女兒戒菸!”

看著朱哥如此的興奮。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總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