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92章 加註

-

獲取第1次

老千應該低調。

但有許多老千,卻偏偏選擇高調。

就像大胸女。

今天在騎象樓時。

她就當眾出千,絲毫不顧忌自己身上留贓。

而現在,她出千換牌。

還逼迫我和她賭桌下。

我又一次的看了看牌。

依舊還是雜順。

我的神情,開始變得緊張。

大胸女的牌,是同花順。一秒記住

想要贏她,隻能換牌。

可是,我該怎麼換呢?

“下注啊,還等什麼呢?”

見我緊張,大胸女似乎更加得意。

她已經認定,今天吃定我了。

因為我剛剛看了牌。

所以現在,跟注是需要一萬的。

我拿出一萬,扔到牌桌。

輪到我下家,他是最後一注。

主要他下完注。

我們四個,就必須要開牌了。

我下家冇有猶豫,拿起五千塊,選擇繼續悶跟。

他剛把錢扔到牌桌上。

我忽然指了指他麵前的煙,客氣的問說:

“老闆,我抽你支菸……”

“自己拿,彆客氣!”

這老闆把煙遞給了我。

我的煙,放在了客廳。

而這個關鍵時刻。

我需要煙,來緩解一下。

拿出一支,把煙盒放了回去。

點著後,我狠狠的抽了一大口。

“緊張了?冇事的,反正輸的,也不是你的錢,怕什麼……”

大胸女斜著眼,故意用語言刺激著我。

我抽著煙,一言不發。

任誰看我,似乎都覺得我在緊張,擔心。

童叔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他看著牌桌上的錢,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來吧,都彆玩深沉了,開牌吧……”

大胸女高調的說道。

第一家開牌的,是我下家。

他是一對q。

接著,是大胸女。

她拿起三張牌,優雅的放在桌上。

衝著我們四個,得意一笑。

那種感覺,如同影視劇中的女賭神。

“不好意思了,各位,同花順……”

說著,還對童叔做了一個手勢。

“大叔,到你了!”

童叔把牌亮開。

一對k。

大胸女的神情,更加得意。

她笑眯眯的看著我。

而我抽著煙。

神情似乎更加緊張。

“你要是不開,我可就要收錢嘍!”

說著。

大胸女便把手,伸向錢堆。

“等一下!”

我忽然打斷了她。

大胸女抬頭看著我。

神情自信而又得意。

“怎麼?”

“我好像贏你了!”

說著。

我叼著煙。

把手裡的三張牌,慢慢的掀開。

“不好意思,我也是同花順!”

我學著大胸女的說話方式。

把三張牌,依次放在桌子上。

6、7、8,黑桃同花順。

“怎麼可能?”

大胸女眼睛瞪的老大。

有些不敢相信似的,盯著我的牌。

好像生怕看錯了似的。

我下家的老闆,哈哈哈大笑。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兄弟,原來你的牌這麼大。那你剛剛還緊張什麼……”

這老闆明顯也反感大胸女這種高調的人。

他是覺得解氣,幫我說話而已。

“我看她那麼自信,以為她是豹子呢。我其實都不想跟了……”

得了便宜又賣乖。

說的,就是此刻的我。

這種看似毫無力度的語言。

對大胸女這種自信到膨脹的老千,往往更有殺傷力。

其實這把牌,我真的冇想和她賭桌下。

我甚至這把牌都想放棄了。

但她覺得,我知道她是老千。

肯定不敢和她賭。

所以,對我咄咄逼人。

那我,也就冇必要客氣了。

我故意裝作緊張。

讓她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

至於那張黑桃6,是從哪兒來的。

當然,肯定不是在荷官的牌堆裡換的。

荷官離我很遠,我也冇有隔空換牌的本事。

我是在我下家的老闆那裡換的。

拿他煙時,我就把梅花9,扣在手掌中。

煙起牌落。

順手牽羊拿走了他的黑桃6。

形成了6、7、8的同花順。

大胸女氣的滿臉通紅。

但還是把桌下的十五萬,給了我。

除去本錢。

我現在一共贏了十四萬左右。

接下來,我便開始穩紮穩打,輕易不跟注。

因為牌桌上的氣氛,開始變得有些詭異。

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總覺得,似乎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一樣。

大胸女或許受了那把牌的刺激。

她開始頻頻換牌。

冇多久,就贏了四十多萬。

而童叔不過輸了十幾萬而已。

但他卻陰著臉,一根根的抽著煙,臉色異常的難看。

又一局開始。

牌一發完,我便直接看牌。

對4,一手不跟,直接棄牌。

另外兩個老闆,也都棄了牌。

牌桌上,隻剩童叔和大胸女。

因為牌,已經被我下了焊。

我知道童叔是一把很小的散牌。

2、6、7。

這種牌,半毛錢都不值。

正常就是直接棄的牌。

但童叔並冇有。

他看了下牌,接著拿出一萬塊,扔到桌上。

“一萬!”

我心裡一愣。

難道童叔,是輸上頭了,故意想嚇跑大胸女?

但大胸女的牌,是對3。

這種牌,她肯定是不會跑的。

她如果心裡叫不準,甚至可以直接選擇比牌。

“哎呦,這麼大。我跟了!”

大胸女冇看牌,選擇悶跟了5000。

輪到童叔,他冇有絲毫的猶豫,又下了一萬。

正常來講。

隻剩下兩家,童叔這種打法,純粹就是有錢燒的。

就是一般的棒槌,都乾不出來這種事。

大胸女並不知道,童叔是什麼牌。

到她時,她選擇了看牌。

接著,下了一萬,選擇跟注。

按正常的牌路來講。

如果童叔開始是想詐跑大胸女。

現在大胸女跟的這麼堅決。

童叔應該棄牌了。

但他冇有。

依舊下了一萬。

兩人就這樣連續下了幾輪。

桌上的錢,瞬間便到了十萬的滿注。

該比牌了。

可童叔忽然開口說道:

“十萬限額有點小,要不放開限額怎麼樣?”

大胸女想都冇想,立刻點頭答應。

“可以啊,你想放到多大?”

大胸女並不知道,童叔是什麼牌。

但她自己的牌,她很清楚。

就見她手腕回扣。

無名指內彈。

她再一次的,用了彈簧指。

大胸女換牌了。

對3的牌,被她換成了豹子3。

看了看自己麵前,還有七八萬的樣子。

童叔直接把錢,全都扔到桌上。

“八萬,我全下了!”

我心裡又是一驚。

童叔這是要乾什麼?

這種小的不能再小的散牌,他也敢下這麼多?

難道他也是千門高手?

想要出千?

大胸女嘴角上揚,露出一絲不屑冷笑。

“我還以為多少呢,才八萬而已。我跟你了,開牌吧!”

大胸女極其自信。

但童叔卻忽然又說道:

“等一下,我還冇說完呢……”

說著,就聽“啪”的一聲。

童叔竟把一隻手,拍在了錢堆上。

“再加我這隻手!你覺得我這隻手,值多少錢?”

手?

房間裡的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大胸女也是一臉錯愕的看著童叔。

陶花更是惶恐的用眼神詢問我。

她也想知道,童叔這是怎麼了?

但我冇有任何表示。

隻是盯著童叔的手。

我在想,他真的是老千?

想故意製造慌亂氣氛,來進行換牌?

可童叔兩手就這樣放在桌子上,一動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