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話一出口,西裝林立刻說道:

“我想起來了,你在黃伯壽宴上,和聽骰黨賭過。是你吧?”

“是我!”

我把菸頭掐滅在菸缸裡,慢悠悠的走到了西裝林身邊。

一抬手,推開啞巴的鐮刀。

“我是誰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勾引二嫂,你承認嗎?”

西裝林左右看了看我們,他雖然知道事情蹊蹺,但他絕對想不到昨天晚上,他床上的根本不是鄒曉嫻。

“你說,如果黃阿伯知道這件事,他會怎麼對你?能是三刀六洞這麼簡單嗎?還有……”

我指向了窗外,繼續道:

“鵬城的江湖人都知道,你西裝林講規矩,重道義。你說,你樓下的這些兄弟們,要是知道你勾引二嫂,他們會怎麼看?鵬城的江湖人,又會怎麼看?”

這幾句話,徹底擊中了西裝林的軟肋。

他看著我,眼神變得畏縮,口氣更是外強中乾。

“你說,你到底要乾什麼?”

我雙手背後,慢悠悠的走到窗前,看著樓下的街景,緩緩說道:

“你覺得走江湖,什麼最重要?注意,我要聽的是實話!”

雖然我看不見西裝林的表情,但我還是能感覺到他的猶豫。

好一會兒,他才說出兩個字:

“利益!”

“那我再問你,你走黃阿伯的彩,他給你多少返水?”

“百分之二十三,我再以百分之十三的返水,放給南粵其他縣市的代理……”

我微微點頭,西裝林冇撒謊,和我之前瞭解的一樣。

“也就是說,南粵的整個鏈條都在你手裡了?”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這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天大的喜事。

“我懂了,初兄弟,你還有什麼交代?”

“我要聽骰黨在鵬城的所有資訊,儘快給我!”

“冇問題,交給我!我現在就去辦!”

西裝林搞定,我們幾人一起下樓。

一出酒店門,西裝林手下的馬仔車隊,便轟鳴而至。

看著壯觀的摩托車隊,加上心情不錯,西裝林大手一揮,大聲問道:

“我問你們,我是誰?”

“大哥西裝林!”

西裝林哈哈大笑,摟著我的肩膀,衝著眾人說道:

“都給我看好這張臉,我是你們的大哥,他是我的兄弟,也同樣是你們的大哥。聽懂了嗎?”

“大哥!”

這些人大喊一聲。

“低調點兒,現在還不能讓黃伯知道我們的事!”

西裝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嘿嘿一笑。

“放心,鵬城有我在,就不會有任何的事!”

拍了兩下,他忽然覺得胸前少了些什麼。

不由的一低頭,胸毛少了一大撮。

“毛,毛呢?”

啞巴嘿嘿壞笑,故意問西裝林。

西裝林跟著哈哈大笑,摟著啞巴的肩膀。

啞巴衝著剩下的幾根胸毛拽了拽,又問:

“疼,疼嗎?”

西裝林尷尬大笑,也不說話。

這就是啞巴的智慧,看著像是玩笑。

而實際,是在敲打西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