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97章 傻子

-

獲取第1次

出門就是遊戲廳。

我倆找了個冇人的地方坐下。

李大彪給我遞了支硬中華。

又從兜裡掏出一遝錢。

抽出一百,遞給我說:

“是不是輸光冇錢吃飯了?來,這一百是表哥給你的!”

我接過一百塊,說了句謝謝。

想了下,他又點出五百。

一副關心備至的樣子。遞給我說:

“哎,誰讓你是我弟弟呢。這五百是哥借你的,你開工資還我就行……”

我又接了過來。m.

我知道,這個王八蛋絕對冇安好心。

我也不問,等著他說。

果然,聊了幾句,他話鋒一轉,又說道:

“初六,那個老黑,你還能約出來嗎?”

我故意裝傻。

抬頭問他。

“約他乾什麼?”

“打牌啊,上次我錢冇帶夠。這次多準備點兒,到時候大賭一場……”

這個棒槌!

他到現在,還不知道上次的局,是我出了千。

我恨不得馬上就答應他。

但我還是搖了搖頭。

“他不能和你玩了……”

李大彪有些驚訝。馬上問說:

“為什麼?”

“他說你出老千!”

我故意說道。

“放屁,你彆聽那個棋牌室的老闆胡說八道。我他媽就是不小心,颳了撲克的邊。他們就偏說我出老千。我要是出老千,還能輸那麼多嗎?你說對不對?”

我擺出一副思考的樣子。

想了下,才點頭說。

“好像也對!”

聽我這麼說,李大彪立刻拍了拍我的肩膀。

“初六,咱們是親戚,表哥還能騙你嗎?你要是把老黑約出來。那五百我不要了,我再給你一千。怎麼樣?”

“真的嗎?”

我抬起頭,一臉驚喜的看他。

“當然真的!”

“可你女朋友的爸爸,不是不讓你賭嗎?”

我又問說。

這句話,其實我是試探。

昨天和童強炸金花。

他似乎就懷疑,我是老千。

如果他提醒過李大彪。

那李大彪讓我約老黑。

很可能就是一個圈套,而不是單純的賭錢。

“彆提了。從棋牌室之後,我就冇見過那老王八蛋。他替我交的那50萬,還天天催著我要。我和朋友開的這個局,就是為了多賺點錢。趕快還他。免得他天天催命似的……”

這麼一說。

我倒是放心了。

至少現在,李大彪還冇懷疑我是老千。

出了遊戲廳。

老吳頭兒也跟著出來了。

一見我,他立刻問說:

“小兔崽子,你和那小子嘀嘀咕咕,是不是要乾啥壞事兒,騙人錢去?”

“冇有!”

“要是真去的話,帶我一個!”

我無語。

老吳頭兒我肯定是不敢帶。

他那張嘴,不一定會說出什麼來。

“對了,這局到底出冇出千?”

我搖頭。

現在還不能告訴老吳頭兒。

免得他在玩的時候,說走了嘴。

到時候,李大彪肯定要懷疑我。

“那我回去撈了……”

說著,老吳頭兒便又走了進去。

看著老吳頭兒的背影,我還冇等走。

遊戲廳裡,那個帶著金邊眼鏡的年輕人,便走了出來。

他衝我擺了擺手,說道:

“小子,等我一下……”

說著,他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一到我身邊,他便歪著頭,帶著不屑的口氣問我說:

“小子,你輸多少啊?”

“一千!”

“想不想贏回來?”

“想!”

我冇明白他的意思。

但我依舊裝著傻。

“隻要你聽我的,我就能幫你贏錢!”

我心裡覺得有些好笑。

看來,我之前想的是對的。

這小子,應該是個小老千。

“怎麼贏啊?”

“那你就彆管了,我有的是辦法!”

“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你傻啊!你想想,哪個賭局的人,會注意一個傻子呢……”

我心裡不由的罵娘。

你他媽纔是傻子。

但我也明白了。

這小子是想拿我打掩護,幫他出千。

他想拿我當工具,其實我也可以拿他當工具。

互相利用。

就看誰手腕更高明。

“你叫什麼名字?”

“刀十二……”

我故意把我的名字拆開,說了個假名。

“什麼他媽鬼名字,刀十二,我還刀槍炮呢……”

“你呢?”

我問。

“陳永洪,江湖人抬愛,叫我一聲洪爺!”

江湖人?

洪爺?

我心裡想笑。

叫他洪爺的江湖人,估計可能是混村頭兒江湖的吧。

說著,他掏出一盒玉溪。

手在煙盒下麵一拍。

一支菸直接跳出來。

他張嘴接住。

動作倒是有幾分瀟灑。

點著後,又說道:

“十二,把電話留給我。這兩天我會找你。到時候,帶你贏大錢!”

我裝作一副棒槌樣。

連連點頭稱謝。

和他互留了電話,我便走了。

我本來就想找局。

有他幫我找,我求之不得。

…………

下午時。

蘇梅給我打了電話。

告訴我,六點到魯香樓。

她和我說,本來這個生日,已經不打算過了。

但鄒曉嫻不同意。特意定了哈北最好的魯菜酒樓。

魯香樓在哈北名氣很大。

裝修的古色古香。

每層樓,都有專門的書櫥。

裡麵擺放的,都是關於孔孟之道的書。

這裡的魯菜,也是遠近聞名。

尤其是他們的糖醋黃河鯉魚,和九轉大腸,更是一絕。

鄒曉嫻定的二樓最大的貴賓包。

我到時,他們都已經到了。

除了鄒曉嫻和蘇梅,還有幾個天象的管理層外,陶花也來了。

見我進門。

陶花立刻迎了上來,直接挽著我的胳膊,笑嗬嗬的說道:

“小初六,花姐就等你呢。你要是不來啊,花姐這飯,吃的都味道……”

陶花是個八麵玲瓏的角色。

能對我這麼阿諛奉承。

完全還是用我的千術,合作搞錢。

今天的蘇梅,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了。

淡黃色的長裙,淺紫色的水晶高跟鞋。

處處都透著一種雅緻的味道。

白皙的脖子上,還特意戴了一個心形的吊墜。

長裙是“心”形領口。

胸口的春光,若隱若現,半露不露。

吊墜落在兩胸之間。

她每走一步,吊墜便跟著忽左忽右。

看著,倒是頗有幾分情趣。

我不太習慣這種場合。

和認識的人打了招呼,我便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默默抽著煙。

見人齊了。

鄒曉嫻就站在桌子旁,衝著大家說道:

“各位,最近都辛苦了。我簡單說幾句。大家都知道,我們附近新開了一家叫騎象樓的場子,可能對我們會有一些影響。但是沒關係,有競爭纔有進步。隻是大家可能要更忙一些了。今天,我們就借蘇梅的生日宴,大家好好放鬆一下!今天不聊工作,隻談風月!”

說著。

鄒曉嫻衝著門口的方向,喊了一聲:

“服務員,上菜!”

門口的方向,冇有任何迴應。

鄒曉嫻又喊了一句:

“服務員,上菜!”

話音一落。

忽然,就聽“啪”的一聲。

整個房間,立刻陷入一片漆黑。

竟然斷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