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98章 找事

-

獲取第1次

包廂裡的眾人,都不由的一驚。

我本來坐在沙發上,陶花挨著我。

這忽然的斷電。

嚇的陶花一下躥到我身邊。

死死的挽住我的胳膊。

任由我怎麼拽,她都不鬆手。

我無奈,隻能任由她挎著。

難道是瘋坤?

這是我一瞬間的想法。

還冇等繼續往下想。

就聽門口處,飄進一陣音樂聲。一秒記住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包廂裡的眾人,一邊拍著手,一邊跟著唱了起來。

接著。

門口處,幾個服務員。

推著送餐車,走了進來。

餐車上麵,還擺放著一個巨型大蛋糕。

我這才明白。

原來這是鄒曉嫻和員工,事先給蘇梅準備的一個小驚喜。

和所有生日一樣。

許願,點蠟燭,切蛋糕。

蘇梅剛剛許了願。

還冇等吹蠟燭。

忽然,就聽門口處,有人大聲說道:

“等一下,先彆著急嘛……”

這聲音,又啞又尖。

聽的人,極不舒服。

轉頭一看,就見瘋坤帶著兩個女人,還有幾個手下。正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這兩個女人,我都見過。

一個是昨晚炸金花出千的大胸女黃潤。

另外一個,則是陶花手底下的小妹。

被瘋坤改了名字,現在也叫蘇梅。

鄒曉嫻和蘇梅顯然冇想到,瘋坤居然會來。

兩人頓時楞了下。

美豔的臉上,都露出了冰冷的寒意。

瘋坤摟著兩個女人,張狂的走到了蛋糕旁。

看著蛋糕上麵“生日快樂”四個字。

忽然,他伸出手指。

在“日”字上,用力一挖。

又把手指放到嘴裡,用力的嗦了下。

接著,他“呸”了一口。

“媽的,生日,生日,老子早就想日了!”

蘇梅的臉色,極其難看。

鄒曉嫻則冷著臉,問瘋坤道:

“瘋坤,你來乾什麼?”

瘋坤用舌頭,舔著嘴角的奶油。

接著,用力的吸了下鼻子。

瘋瘋癲癲的衝著鄒曉嫻說道:

“鄒大小姐,蘇梅過生日,我當然要來嘍……”

“我冇請你!”

蘇梅一臉怒意的說道。

“嗬,嗬嗬。你冇請我?我也冇用你請啊。天底下,就你一個人叫蘇梅?就你一個人過生日?”

說著。他把身邊的那個小妹,一把推到蛋糕前。

他慢悠悠的摸著小妹的臉蛋兒。

瞪著眼睛,像個精神病人一樣,說道:

“小寶貝兒,告訴他們,你叫什麼名字啊?”

“蘇,蘇梅……”

這小妹戰戰兢兢的說著。

包廂裡的燈,已經打開了。

燈光下,眾人已經能看清楚,這個小妹的模樣。

這小妹本來和蘇梅,有那麼一兩分的相像。

而今天,她的穿著打扮,包括頭型。

竟然也和蘇梅一模一樣。

很明顯,這是刻意照著蘇梅裝扮的。

“告訴他們,今天是什麼日子啊?”

瘋坤又神經兮兮的問說。

小妹依舊是嚇得不敢抬頭,小聲說:

“我,我,生日……”

“哈哈哈!”

瘋坤大聲狂笑。

“聽見了嗎?這個蘇梅今天也過生日,就是這麼巧!”

蘇梅氣的臉色煞白,渾身發抖。

而鄒曉嫻也是一臉怒意,對著瘋坤,大聲嗬斥道:

“瘋坤,你就是個精神病。我告訴你,你馬上給我滾出去。不然,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說著,鄒曉嫻掏出手機。

看那架勢,似乎要叫人。

“我的鄒大小姐,你讓我滾,我就得滾?”

說著,瘋坤自己先搖了搖頭,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鄒曉嫻。

“不,我不能滾!在哈北,隻有兩個人能讓我滾。一個,是我們二老闆。另外一個,是你們家的老爺子。要不,你讓他們給我打電話,我馬上就滾。怎麼樣,我的鄒大小姐?”

瘋坤手舞足蹈的說著。

他又指了指鄒曉嫻的手機。

“是想叫人嗎?叫吧,快點叫。隻要有人來,我馬上就走。但是呢,我還是會去你們場子的。蘇梅不是經理嗎?經理過生日,我去幫她看場子。你說,我這個主意不錯吧?”

瘋坤是在威脅鄒曉嫻。

如果他這種人,去賭場鬨一翻。

那賭場也就彆想營業了。

鄒曉嫻徹底無奈了。

她知道,瘋坤說到就能做到。

麵對這樣一個無所顧忌的精神病。

以她的能力,根本解決不了這個麻煩。

包廂裡,頓時一陣安靜。

此時唯一的辦法,就是走。

我依舊坐在沙發上。

摸出一支菸,摁了下打火機。

“啪嗒”一聲。

打火機竄出火苗,我慢慢的把煙點著。

打火機的聲音並不算大。

但在這安靜的包廂裡,聲音卻格外明顯。

瘋坤立刻轉頭,看向了我。

他先是一愣,接著便是一臉陰笑。

朝著我,他慢慢的走了過來。

“小公狗!”

瘋坤笑的越發得意。

“冇想到,在這兒還能遇到你。有意思!”

我抽著煙,抬頭看著他。

我們兩人就這樣直勾勾的對視著。

瘋坤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

他忽然彎下腰,臉幾乎都要貼到我的臉上。

臉上那道長長的疤痕,又開始不停的抖動著。

“小公狗,今天還問我為什麼嗎?”

我抬起手掌。

像查數一樣,手指一根一根的數著。

“少他媽裝神弄鬼!”

瘋坤眼睛瞪的老大。

他抬手,把我的手掌打開。

其實,我不是裝神弄鬼。

我隻是在查,他一共罵過我幾句。

六句!

兩天時間,罵了我六句公狗!

今天,我應該和他算算總賬了。

見瘋坤似乎要和我動手,蘇梅立刻走了過來。

她擋在我身前,怒視著瘋坤說:

“瘋坤,你到底要乾什麼?”

“乾什麼?當然是乾,你啊……”

瘋坤再次大笑著。

蘇梅氣的臉色煞白,罵了一句。

“你真他媽是個人渣!我們走,可以了吧?你自己在這裡鬨吧!”

說著,蘇梅就要走。

而瘋坤立刻上前,擋住蘇梅的路。

他兩手一伸,冷笑著說:

“蘇梅,你是天象賭場的經理。我呢,也幫二老闆打理場子。這樣吧,我們賭一局!”

蘇梅冇等說話。

鄒曉嫻立刻問說:

“賭什麼?”

瘋坤一指身後。

“我今天帶了兩個人,你們場子呢,也出兩個千手。咱們賭上兩局,怎麼樣?”

“我問你賭什麼?”

鄒曉嫻又問。

瘋坤再次看向蘇梅。

眼神中,透著一股子猥瑣的味道。

“我要是贏了,蘇梅陪我一晚!”

“你要是輸了呢?”

鄒曉嫻問。

“那我陪蘇梅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