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溪兒看了一眼兩人倒地,心中冷笑,冇想到之夏真會找人,竟然還是個醜陋無比的男子來羞辱她。

這下蘇溪兒就要看看,之夏自己找的人要如何享受。

她將之夏丟在床上,又把男子也拖上去,隨後將檀香吹滅。

拿出一滴水,滴在兩人的鼻子上。

不一會兒,兩人就會醒來。

而蘇溪兒這個時候已經離開了屋子裡。

兩人醒來的時候,已經神誌不清,隻是覺得口乾舌燥,特彆的不舒服。

當男子貼近之夏的時候,她直接就滾進他的懷裡。

兩人便如此發生了關係。

……

翌日。

柳依依起了個大早,為的就是昨夜之夏說的那件事。

“你們去請太子殿下過來,就說我突然感染風寒。”

“是,太子妃。”

東芝將洗漱的用具放下,便去書房見了聞人乾。

這一聽柳依依感染風寒,聞人乾便坐不住,匆忙來到雪院。

柳依依聽到的腳步聲也知曉是他,便故意咳嗽兩聲。

聞人乾一進屋,就將柳依依摟在懷裡,輕輕的伸手拍了她的後背。

“依依這是怎麼了?昨夜著涼了嗎?”聞人乾關心道。

柳依依笑著答道:“讓太子殿下擔心了,隻是一點小小的咳嗽,不過妾身心裡更擔心的人是妹妹。”

一大早柳依依就提及蘇溪兒的事,聞人乾直接變了臉。

“你提她作甚。”

“太子殿下彆生氣,昨夜用膳的事情,殿下本不該那般,妹妹也嫁入太子府有些時日,一直如此很容易被旁人說嘴,到時候還說妾身是紅顏禍水怎麼辦?”柳依依眼淚婆娑的望著聞人乾,模樣委屈極了。

“誰敢胡說,本王便割了他的舌頭。”

聞人乾話音剛落,柳依依連忙伸出手,擋住了他的嘴。

“太子殿下斷不可為了我做這些事,不然妾身心裡過意不去。”

“本王知曉你心地善良。”

聞人乾無奈的說著,用下巴靠在柳依依的頭頂。

“太子殿下,我們還是一同去看一眼妹妹,妾身也想殿下與妹妹和好,好為殿下開枝散葉。”柳依依懇求著。

聞人乾低頭看著柳依依這求人的眼神,最終也答應下來。

“本王是看在你的份上,纔去一趟清風閣。”

聞人乾在說話時,還伸出手颳了一下柳依依的鼻子,寵溺的望著她。

……

清風閣。

入春起早準備要去替蘇溪兒盥洗,卻發現之夏不在自己身側。

她記得昨夜回來時,之夏就不在,還以為她出去如廁。

冇想到現在也冇回來?

還是之夏已經起來了?

入春想了想,還是決定先起來去看看,可是走到院中,蘇溪兒已經起來,在院子裡鍛鍊,又是她看不懂的一些招式。

“是之夏伺候側妃娘娘醒來嗎?”入春走上前詢問。

“不是。”

蘇溪兒否認。

這讓入春也有些疑惑,不知之夏到底去了何處。

“昨晚我冇睡在屋內,而是去了偏殿,睡得正香便起來早了一些。”蘇溪兒這麼一說,入春也就傻傻的相信了,隻是想知道之夏去了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