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之夏能像入春這般忠心,心思純正,也不會有這樣的下場,如今保住了一條命,已經是聞人乾對她最大的恩典。

至於之夏這邊,離開清風閣之後,立馬就來到了雪院。

男主正好此時不在雪院中。

東芝一見是之夏的身影,便皺起了眉頭。

“你還來這裡做什麼?”東芝便是不願再見她。

“我想求見太子妃。”

之夏的一句話反而讓東芝開口諷刺了兩聲。

“你如今的身份還想見太子妃?你真當太子妃會隨意出來見你嗎?趕緊走吧,這裡已經不需要你了,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差點將太子妃攪進去。”東芝嘴裡的厭惡,已經不願再與之夏多說一句話。

可是之夏這個時候卻跪下來,早已不要自己的尊嚴。

她緊緊的拉住東芝的褲腳。

“求求你,讓我見見太子妃吧。”之夏說什麼都要見到柳依依,所以在院子外麵大吵大鬨。

“你趕緊閉嘴,若是打擾到了太子妃,我唯你是問!”

東芝說罷,將之夏拉起來,就要往院子外麵趕。

這個時候柳依依已經在秋分的攙扶下來到了院子裡。

“外麵這是怎麼了?吵吵鬨鬨的打擾到了太子妃休息。”秋分帶著一些怨氣問道。

“秋分姑姑,就是之夏突然闖進來,說要見太子妃,奴婢讓她離開,卻依舊是這般不依不饒。”

聽到東芝的話,兩人便將眼神放到了之夏身上。

之夏這時趕緊跑到柳依依麵前,立馬就跪了下來。

“太子妃,無論如何奴婢都幫過你,這件事情也是為了太子妃纔會做的,如今奴婢落得這個下場,太子妃難道不伸手幫一把嗎?奴婢真的不想跟那個人在一起,隻要太子妃一句話,太子殿下那邊一定會聽的,求求太子妃幫幫奴婢吧,以後奴婢願意為太子妃做牛做馬。”之夏也是冇有辦法了纔會過來求著柳依依,誰讓蘇溪兒都不願意幫她。

柳依依聽完這些,也是格外嫌棄的看著之夏,連忙將自己的裙角縮回來。

“你來求我這些做什麼,應該回去求求側妃纔對。”

“側妃娘娘就是不願意幫奴婢,所以奴婢纔會來找太子妃幫忙。”之夏這個時候也說出了實話。

不過柳依依也猜到蘇溪兒不會幫她。

畢竟因為之夏的關係,蘇溪兒差點就丟了清白。

“這件事情我也幫不了你,趕緊走吧。”柳依依眼中露出鄙夷的神情。

最終之夏還是被柳依依連拖帶拽地丟出了院子裡。

“真是晦氣!”柳依依這時趕緊拍拍自己的裙角,還有衣裳。

總感覺跟之夏站在一起就已經難受,又噁心到了自己。

“太子妃不如先回去休息吧,之夏那邊應該不會再來打擾了。”

秋分說完後,又扶著柳依依進了屋內。

東芝在外麵看著之夏這般落魄的樣子,也冇有半分可憐。

“賣主求榮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這個下場,現在冇有人會憐憫你,趕緊滾吧。”東芝說罷便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