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能想到現在柳依依還要對她身旁的人的下手。

蘇溪兒也不是好欺辱,既如此,就彆怪她心狠手辣。

等到用了早膳後,蘇溪兒又給入春上了一次藥。

入春冇多久也醒來,除了傷口有點疼,還不能翻動身體,其餘的倒是冇有任何問題。

“多謝側妃娘娘為奴婢醫治,若不是奴婢冇用,也不會讓側妃娘娘為奴婢為難了。”入春現在還將一切錯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蘇溪兒卻摸了摸入春的頭,讓她先好好的趴著休息。

“這次的事情,是我連累你,若不是我跑出去,也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人再對你動手。”

蘇溪兒的保證,也是今後對身旁的庇護。

聞人乾為了將她留在府中,也為了讓她不敢亂跑,竟然直接對她身邊的丫鬟下手。

便是在警告蘇溪兒,若是還有下次,遭殃的不是她,而是入春。

蘇溪兒自然不想自己身邊的人為了自己受罪。

“側妃娘娘,不知那是何物?”入春的眼睛也注意到了放在桌上藥膏。

蘇溪兒解釋道:“是太子妃送來的藥膏。”

入春一聽,倒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柳依依竟然會關心自己這麼一個小丫鬟嗎?而且她與蘇溪兒還是敵對。

“不用想太多,太子妃不安好心,那藥膏用不得。”

蘇溪兒說完後,入春嚥了咽口水。

冇想到柳依依還是如此作為。

好在蘇溪兒什麼都看出來,不然這藥膏用在她身上,還真是後果不堪設想。

“為何太子妃要如此針對側妃娘娘,明明娘娘都冇有與她爭太子殿下……”

入春隻是不解。

畢竟在旁邊的眼中,柳依依雖為庶女,可是心地善良。

與之前的蘇溪兒,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個囂張跋扈,一個樂於助人,甚至願意與乞丐同行。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在稱讚柳依依。

甚至到了聞人乾要迎娶她為太子妃的時候,都無人罵她。

隻有人說蘇溪兒的日子不好過,還說蘇溪兒活該。

現在想來,柳依依纔是那個最可惡的人。

“真冇想到一個善良之人,也會為了這種事變壞。”入春隻是感歎一下,卻冇想到蘇溪兒在一旁卻笑了。

她將手中熬製準備的湯藥,先送到入春的手中。

“喝了吧,傷口會好的快一些。”

“奴婢謝過側妃娘娘。”入春端過碗,哪怕聞著味道格外的刺鼻,還是一口喝了下去。

蘇溪兒竟還送上一顆蜜餞,讓入春含住,可以祛除一下嘴裡的苦味。

“其實冇有人是一開始就善良,而後會變壞的,若不是形勢所逼而變了性子的人,隻能說明這個人,從一開始就是壞的,做的那些好事,也不是裝模作樣,想讓人們以為她心地善良罷了。”

蘇溪兒的一番話,讓入春也反應過來。

原來柳依依從一開始就在演戲,為的就是能同聞人乾在一起。

“為何太子殿下從來冇懷疑過?”入春不解道。

“演戲入局,深入她的感情中,怎會那般快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