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炳這個時候疑惑的看著蘇溪兒。

不明白這一瓶小小的白瓶中放著的水有什麼用?

蘇溪兒也連忙給蘇炳解釋。

“這兩個晚上四姨娘都會疼痛無比,到時候隻需要用這個塗抹在四姨孃的額頭,便能夠緩解一些疼痛,隻是要辛苦你們,需要兩個晚上都守著四姨娘,但是這些事情過去之後,便不會再有任何的疼痛了。”

聽完蘇溪兒說的,蘇炳點了點頭。

“多謝二姐姐,願意會來幫忙。”蘇炳對蘇溪兒是越來越崇拜,也是很感激。

畢竟蘇溪兒這樣的情況,按理來說是不便離開太子府。

可她還是來了,而且還替四姨娘醫好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們需要注意,在府中好好的替我看著二姨娘,若是有什麼格外不同的舉動,一定要來太子府同我說。”

蘇溪兒現在必須要搞清楚二姨娘到底是什麼人。

反正按照正常思維,二姨孃的身份應該冇有那麼簡單。

“我知道了,二姐姐。”

看到蘇炳這麼乖的樣子,蘇溪兒又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

她在蘇府也不能待太久,所以再去同蘇夫人見了一麵後就離開了。

不過此時蘇溪兒不知道的是,聞人乾已經回到了太子府。

而聞人乾也先去了雪院。

柳依依見到聞人乾過來,立馬扶著他進屋。

還在聞人乾的麵前提了一嘴,蘇穎兒過來的事情。

“剛纔妾身在院子裡聽到有人說,是妹妹那邊的四妹妹過來了。”

“她過來做什麼。”

“妾身也不知道,就是看到蘇穎兒去了清風閣一會,便離開了。”

其實柳依依是在猜測,是不是蘇溪兒離開了太子府。

聞人乾聽到這裡之後也愣了一下。

心中也有跟柳依依一樣的想法。

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匆匆的去了清風閣那邊。

柳依依看到聞人乾離開的背影,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其實柳依依是看到了蘇溪兒出府。

雖然不知道蘇穎兒過來是什麼事。

可若是蘇溪兒出府的訊息再次被聞人乾知曉。

定能引發兩人之間的矛盾。

畢竟柳依依一想到昨夜兩人,竟睡在了一起,心中便惱怒。

現在就不信蘇溪兒還能怎麼跟聞人乾解釋。

“秋分,我們也過去看看。”柳依依收拾了一下,就帶著秋分離開雪院,跟在聞人乾身後。

畢竟這種時候柳依依也不想錯過。

算著時辰,柳依依就是覺得蘇溪兒冇那麼快回來。

若是這個時候發現是蘇穎兒在清風閣,那就有好戲看了。

聞人乾這邊來到清風閣後便去了偏房。

一想到蘇溪兒有可能又出府了,便格外生氣。

直接就用腳踹了房門。

屋內的人也是嚇了一跳。

等看到聞人乾的臉後,蘇穎兒也是有些驚慌失措。

聞人乾一眼就看到蘇穎兒身上的衣裳,是蘇溪兒衣櫃的。

這麼說起來蘇溪兒還真又溜出了太子府。

而且聞人乾看了一眼周圍,都冇有蘇溪兒的身影。

“她人呢?”聞人乾質問著蘇穎兒。

可還不等蘇穎兒開口,柳依依就到了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