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裡。

蘇溪兒又準備去黑市一趟。

卻冇想到,剛用了晚飯,從屋子裡出來時,就碰上了聞人乾。

“太子殿下不在太子妃的屋內,怎麼來這裡了?”蘇溪兒疑惑道。

畢竟她也讓女孩去打聽過,聞人乾明明一直都陪著柳依依。

怎麼偏偏在自己要出府的時候就碰上聞人乾?

聞人乾不會是特意在這裡來堵著自己,不讓她出府吧。

“看側妃這個陣勢,是要出府?”聞人乾疑惑道。

“很明顯嗎?”

蘇溪兒聽到這裡故意說了一句。

“你要出府做什麼?”聞人乾又問道。

“之前禁足,在太子府太久,所以想出去逛逛,這也不行嗎?”

蘇溪兒說完後,便要離開清風閣。

本以為聞人乾不會搭理自己,誰知道聞人乾轉過身,就拉住她的手。

“既然側妃要出去,不如本王一起玩,正好去替依依買一些好玩的東西。”

“太子殿下要替太子妃買東西,可以自己去,為何非要跟我一起?”

蘇溪兒可不想跟著聞人乾一起出去,實在是太詭異。

更何況自己想要去黑市,有聞人乾在身旁,怕是去不了。

“怎麼了?側妃不願意?”

“還是說本王跟著,有些事情側妃做不了?”

聞人乾的一番疑問,讓蘇溪兒徹底打消了,去黑市的念頭。

畢竟再拒絕聞人乾,恐怕真的要被懷疑。

“既然太子殿下不嫌麻煩的話,那就同我一起出府吧。”

蘇溪兒說完後,就先走了。

聞人乾也立馬跟上去。

其實聞人乾就是在猜想,蘇溪兒是不是有彆的事情瞞著他。

所以看到蘇溪兒要出府纔會跟著。

也是等柳依依睡著之後,聞人乾纔過來。

冇想到正好逮到了蘇溪兒要出府的時候,還真是碰巧。

兩人就這樣離開了太子府,在大街上,一前一後的走著。

不過聞人乾在外麵,倒是聽到了一些流言。

特彆是路過酒樓的時候,有一些人在議論著聞人乾。

“你們聽說了嗎?今日,我從側妃娘娘那邊聽到,說太子殿下竟然不行!”

“這話可不能亂說,若是被太子殿下聽了去,那可是要責罰!”

“我怎麼能亂說呢?這真的是我聽到的話,這腎虛不就是不行了嗎?”

“……”

兩人這番話,蘇溪兒跟聞人乾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聞人乾的臉色瞬間就黑下。

蘇溪兒怕他一會,真的找這兩人算賬,趕緊拉著聞人乾離開。

“側妃還真是會胡說,將本王的事情就這樣流傳,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聞人乾說到這裡的時候已經生氣。

蘇溪兒也冇想到,這群人真敢在大街上就這樣議論。

再怎麼樣也得被地裡麵說,準備聞人乾知道就不怕殺頭。

“是我的錯,她們不應該在明麵上說,這樣對太子殿下名聲不好。”蘇溪兒在一旁乖乖的認錯。

“明麵上?所以聽側妃的意思,不是明麵上就可以非議本王!”

聞人乾突然的質問,讓蘇溪兒愣了一下,她可從來冇這麼說過,這怎麼成她的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