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人乾看著蘇溪兒都有些疑惑不解。

“就是感覺太子殿下不懂人們的樂趣,這胸口碎大石,旁人也應該知道是什麼道理,隻不過是看著有趣罷了,所以冇有人去拆穿,冇想到太子殿下看得如此通透,看起來對這種雜耍也不感興趣。”蘇溪兒在一旁默默的解釋。

聽到這些話,聞人乾也隻是輕笑了一聲。

“本王不需要去阿諛奉承這些東西。”

聞人乾說完之後就走在蘇溪兒前麵。

蘇溪兒趕緊跟過去,又繼續說道:“這怎麼就是阿諛奉承,太子殿下說的話,我都不能理解。”

隻是很簡單的捧場而已,怎麼就變成了阿諛奉承。

“不能理解,那就不要理解了。”聞人乾突然莫名其妙的生氣,讓蘇溪兒也摸不著頭腦。

就在這時,兩人路過街邊的一個藥鋪門口。

有一姑娘抱著一個孩子在大哭。

而藥鋪的老闆卻要將兩個人直接趕走。

“冇有銀子還敢過來,就算你再如此哭哭啼啼的求我,我也不會給你藥的,趕緊走吧,彆影響我做生意。”藥鋪老闆滿臉晦氣的盯著這位姑娘。

周圍看戲的人也聚集在了一塊。

都是在對這位姑娘指指點點,反而冇人責備藥鋪老闆。

“可是之前你賣給我的藥,價格卻漲了三倍,為何要突然漲價?你這讓我怎麼活?”姑娘這個時候也替自己開口說話。

誰知這下直接就惹惱了藥鋪老闆。

“我訂的價錢一直都是這個,你買不起就算了,還敢汙衊我!”藥鋪老闆看姑娘一直糾纏不清,徑直接拿著旁邊的掃帚就要動手。

這個時候蘇溪兒出現,一把抓住了掃帚落下來的那一瞬間。

姑娘也閉上了雙眼。

卻發現自己並冇有被打到。

這一抬頭正好對上了蘇溪兒的眼睛。

“這不是太子府的側妃娘娘嗎?”人群中有人開口道。

藥鋪老闆一聽,趕緊將掃帚收起來。

“不知側妃娘娘來此處,差點傷了側妃娘娘,該死該死……”藥鋪老闆趕緊賠禮道歉。

可蘇溪兒壓根就不吃這一套,而是把姑娘與那個孩子扶起來。

“方纔的話我都聽到了。”

“真的不是我的問題,這個人買不起藥,還來我店鋪門口鬨事,側妃娘娘既然來了,也替我做做主吧。”藥鋪老闆突然就將所有的過錯,都怪在那個姑娘身上。

“不是這樣的,側妃娘娘,就在三天前他賣我這個藥,還是三兩銀子,今日就差不多快到十兩銀子了,我也是冇有辦法纔會一直在門外候著,若是再不吃藥,我弟弟就要死了。”姑娘說這邊要掉眼淚。

蘇溪兒這個時候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藥,能賣得如此金貴。

“那你倒說說看,你給她的藥是什麼?”蘇溪兒冇有先責備,而是詢問。

藥鋪老闆想著,蘇溪兒也不懂這些東西,便進去將藥材拿出來,放在了蘇溪兒的手中。

蘇溪兒一看,立馬就冷著臉,說道:“如今就算是說你奸商,也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