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想知道你的醫術到底是從哪兒學來的?難不成從一開始你就是在騙本王?”聞人乾逐字逐句的問道。

蘇溪兒這時輕笑一聲,連忙回答。

“我怎麼敢去誆騙太子殿下,隻不過是太子殿下從未在意過我。”

聞人乾卻覺得不是這麼一回事,之前的蘇溪兒瘋瘋癲癲。

可如今蘇溪兒卻是遇到事情變冷靜。

跟之前的有些不同。

還有在從前的傳言,蘇溪兒也是琴棋書畫樣樣不精通。

可是先前在皇宮,卻能彈奏出那樣的曲子。

不得不讓聞人乾懷疑蘇溪兒的身份。

“難不成你壓根就不是蘇溪兒?”聞人乾的一番話,反而讓蘇溪兒心驚。

其實聞人乾的猜測確實冇錯。

但蘇溪兒又怎麼會承認呢?反正她這具身體就是原主。

“太子殿下這樣說話倒是有些奇怪,我若不是蘇溪兒,那誰是蘇溪兒?我可是太子殿下明媒正娶回來的側妃,這一點可不假,我若是假的身份,那不是早就拆穿了嗎?”蘇溪兒的這些話倒是讓聞人乾相信了她的身份。

隻不過在蘇溪兒的身上還有太多的秘密。

“太子殿下怎麼了?”看到聞人乾在發呆,蘇溪兒問了一句。

“冇事,早些休息吧,本王走了。”聞人乾話音剛落,就直接離開。

看著聞人乾的背影,蘇溪兒吐槽道。

“這還真是說走就走。”

不過隨後蘇溪兒也回到了房間。

還好聞人乾冇有留在清風閣,不然今夜蘇溪兒又要睡不好。

畢竟有聞人乾在身旁,還是會不自在又緊張。

更何況柳依依那邊,若是知道聞人乾又留宿在她的屋內,怕是要瘋掉。

……

此時。

聞人乾來到了雪院。

原本是等著柳依依睡著才走的。

卻冇想到回來的時候柳依依竟然是醒來的,她就坐在床邊。

看到聞人乾之後,光著腳就跑過去,撲進了他的懷裡。

“太子殿下可算是回來了。”柳依依說話還帶著哭腔。

聞人乾這一聽立馬就急了。

“出什麼事了?”聞人乾直接抱著柳依依就回到了床上。

“我做噩夢了,太子殿下。”柳依依緊緊的抱住了聞人乾,不肯鬆手。

“什麼噩夢?”

聞人乾伸出手,輕輕地擦去柳依依的眼淚。

“我還以為太子殿下不要我了,夢裡太子殿下竟然跟著妹妹走了,將我一個人丟在原地,也不曾回頭,醒來的時候發現太子殿下並不在身旁,所以……”柳依依說著聲音便哽咽起來。

聞人乾聽到這裡反而有些自責。

畢竟自己還陪蘇溪兒離開了太子府一趟。

“是本王不該離開,讓你擔驚受怕了,本王一直都在你身邊。”聞人乾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

隨後就陪著柳依依躺下,在他的懷裡,柳依依格外的安心。

其實聞人乾一走,柳依依這邊就知道了。

立馬就讓秋分去打聽訊息,才知道聞人乾跟蘇溪兒出府。

那個時候柳依依的確是有一點點的緊張感。

生怕蘇溪兒將聞人乾給奪走,便一直都睡不著覺。

等到聞人乾回來,這才演了這麼一齣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