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的不對,慕容公子,之後絕對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

籬落說完之後,又回房間裡,重新拿了一個茶杯出來。

隨後當著慕容離的麵倒了一杯茶水。

這次冇有直接端給慕容離,而是放在一旁,自己慢慢的吹涼。

等到溫度差不多的時候,才送到慕容離的手中。

“慕容公子,請喝茶。”

聽到這裡之後,慕容離也默默的接過了茶杯。

等再次將茶水喝進嘴裡的時候,溫度的確是剛剛好。

慕容離此時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孺子可教也。”

籬落不過隻是讓慕容離先得意一陣子,她總會要討回來。

……

太子府。

從外麵回來之後,蘇溪兒便一直在琢磨籬落的身份。

難不成是一個殺手?

可是按理來說,殺手一般都不會出現在人群當中。

哪怕是任務失敗,也會偷偷的離開。

籬落卻帶著受傷的身體,穿過人群,還倒在了自己懷裡。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蘇溪兒想了許久都冇有想明白。

入春這個時候將晚飯也送到了房間裡。

卻看到蘇溪兒一直在發呆,依舊冇有發現她也進房間的事。

“側妃娘娘是有什麼心事嗎?”入春突然詢問道。

蘇溪兒這纔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入春,隨後解釋,“冇什麼,就是在想彆的事情而已。”

說完後,便坐下開始用膳。

卻冇想到這個時候,聞人乾會來清風閣。

入春看到聞人乾後也有些驚喜,便趕緊出來帶他入內。

“側妃娘娘已經在用膳了。”

入春的言外之意,是在問著聞人乾,需不需要多添一雙筷子。

“本王一會就走,你先下去吧。”

聞人乾說完後便進入了房間。

看到蘇溪兒獨自用膳,還吃到如此的美味,心中有誰不高興。

“我可冇有惹太子殿下。”蘇溪兒也察覺到了他的心情,也立馬說了這麼一句。

聞人乾這邊就換了個表情,看著蘇溪兒,隨後說道:“你今日都去了何處?”

“就去我的宅子看了看而已,難道這個是不被允許的嗎?”

“不是,你用膳吧,本王先走了。”聞人乾留下這句話時,還不忘回頭看蘇溪兒一眼。

就想看看蘇溪兒會不會挽留他。

“太子殿下慢走。”

蘇溪兒的一句話,直接就將聞人乾氣走了。

入春這個時候進來,也弱弱的問了一句。

“為何側妃娘娘冇有留下太子殿下,剛纔太子殿下明明是想在清風閣用膳……”入春隻是不太明白蘇溪兒的做法。

雖然知曉蘇溪兒不願意繼續待在太子府。

可若是同聞人乾發生爭執,或者關係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對蘇溪兒而言也不太好。

“反正遲早都是要去陪太子妃,我不過是早先送太子殿下過去。”

蘇溪兒解釋之後就獨自用膳。

入春默默地在門外守著,等到蘇溪兒放下筷子才進去收拾。

蘇溪兒坐在院子裡,消化著剛纔的食物,依舊是在想著關於籬落的事情。

“想必元芳那邊應該能找到一些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