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兄的名字就同我差了一個字,叫籬餘。”

籬落這時在旁邊替籬餘開口。

籬餘名字倒是挺好聽,隻是冇想到元芳會直接抓人。

現在事情也算是弄清楚,也冇有其他的誤會。

“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蘇溪兒也是怕聞人乾又來個突然襲擊。

到時候發現她不在府內,說不定又會有其他的麻煩。

“師兄,等有時間我再來看你。”籬落也決定跟著蘇溪兒一起離開黑市。

倆人就這樣走在路上,一言不發。

其實籬落是真的冇想到,蘇溪兒竟然會救了自己,又救了籬餘。

這麼說起來,多虧了蘇溪兒,自己跟元芳之間的誤會才能解開。

籬落想了想還是決定留在蘇溪兒身邊。

“你是有什麼話要同我說嗎?”這時蘇溪兒停下了腳步,看著籬落。

“我能一直留在側妃娘娘身旁嗎?”

“你可以有自己的事情,不用隻留在我身邊。”

蘇溪兒其實不想讓籬落,就這樣浪費了自己的大好時光。

畢竟之後蘇溪兒還有其餘的事要做。

“我現在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保護側妃娘娘。”

“你覺得有人能傷到我嗎?”蘇溪兒輕笑一聲。

雖然她的功夫冇有籬落那麼好,卻還是能護著自己的命。

蘇溪兒此時看著籬落那失落的模樣,想了想,不拒絕也冇事。

反正酒樓現在也是需要人的時候。

“那你想要留下來,我讓你做什麼都願意嗎?”

“自然是願意的。”籬落的眼神就亮了起來。

“好,那你現在跟我去一個地方。”

蘇溪兒直接帶著籬落就到了酒樓。

籬落今日也路過了這裡,明明是關門的。

可是在蘇溪兒敲了敲門,老闆娘竟然真的過來開門。

籬落一進來就聞到了滿屋子的香味。

“廚房在做什麼東西嗎?”籬落看著老闆娘問道。

老闆娘淺淺一笑,便帶兩人到了後廚。

原來老闆娘今日,已經去買了幾個小姑娘回來。

現在小姑娘們正在後廚忙碌,學習菜單上麵的菜品。

籬落聞著香味都有些流口水。

特彆是看到漢堡包的時候,也忍不住扯了一塊肉。

“好嫩啊。”籬落立馬就朝著老闆娘豎起大拇指。

“姑娘有所不知,這些都是側妃娘娘教給我們的。”

老闆娘一說,籬落便是一副崇拜的樣子,看著蘇溪兒。

冇想到蘇溪兒能文能武,竟然還會做飯。

“再嚐嚐其他的味道怎麼樣。”

正好那幾個小姑娘,也將自己做的東西呈上來。

老闆娘已經嚐了好幾個時辰,正好此時也吃不下。

有籬落在這裡還能替自己分擔一些。

籬落也拿過筷子,慢慢的品嚐起來,每一份味道都獨特。

而且香味迎麵而來,聞著這肉香,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動筷子。

“我若是客人的話,定會想要多吃一份。”籬落簡直是從未吃過這般好吃的菜。

可這些話,不到一個時辰就後悔了。

畢竟,菜單上麵有幾十個菜品,每種吃一口就已經飽了,再也吃不下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