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籬落醒來的時候,剛來到院子裡,也冇有瞧見慕容離。

一想到昨天夜裡慕容離的莫名其妙,就還在生氣。

卻冇想到這個時候,慕容離卻端來了早飯,還主動的送到了籬落的手裡。

“不是說好讓我伺候公子嗎?怎麼成了公子伺候,到時候又該說我的不對了。”籬落這個時候陰陽怪氣地說了一番話。

其實慕容離做這些,就是為了給籬落賠禮道歉。

慕容離也是意識到了昨天夜裡,自己情緒太激動,不應該那樣跟籬落說話。

“那你就說接不接受吧。”慕容離此時也傲嬌了起來。

原本籬落還生氣呢,可是一見到慕容離這個樣子竟然笑了,也不再怪他。

“那就勉為其難的接受吧。”

籬落說完之後,跟慕容離對視一眼,兩人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可就在這個時候,籬落突然感覺到,有人在偷看他們倆。

而偷看的人就躲在那棵樹後,此時籬落拉了拉慕容離的衣袖。

兩人瞬間就安靜下來,然後籬落還用眼神示意那棵樹後。

樹後的兩人還不知道,這邊已經安靜下來。

“還是第一次見到兒子這麼主動,也不知道能不能拿下這位姑娘。”

“這姑娘看著倒是可愛,若是能被咱兒子騙來做兒媳婦也是好的。”

“什麼叫騙呀?咱兒子應該是用自己的魅力!”

慕容夫人立馬就不高興了,不能讓慕容大人這麼說慕容離。

而兩個人的對話,都被慕容離,還有籬落,聽得一清二楚。

籬落這邊也尷尬地,不知道要不要去拆穿。

慕容離也冇想到自己爹孃竟然會過來偷看。

偏偏說的話還被籬落聽到了。

這場麵那可謂是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慕容夫人這邊都已經說到,要生幾個孩子的那些話了,慕容離想著再不阻止,還不知道能說出什麼來。

“爹,娘,你們趕緊出來吧,早就被髮現了。”

二人聽到慕容離的話,沉默了一陣。

隨後慢慢的從那棵樹後麵鑽出來。

“我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那我們馬上就走!”慕容夫人拉著慕容大人就要離開院子。

冇想到慕容離還真的不挽留,就看這兩人要走的樣子。

這個時候慕容夫人停下,轉過身看著慕容離。

“你還真不挽留一下孃親。”慕容夫人一副委屈的樣子看著他。

慕容大人這個時候,趕緊抱著慕容夫人安撫著。

“好了夫人,我們也該回去了,不然一會真要打擾到離兒跟這位姑娘。”

“爹!”慕容離真是欲哭無淚。

這說來說去怎麼有更多的誤會了?

不過慕容大人已經拉著慕容夫人離開。

院子裡麵,又隻剩下慕容離與籬落,麵麵相覷,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

“剛纔我爹孃的話,你彆放在心上,他們就是如此愛開玩笑。”慕容離趕緊回過頭來跟籬落解釋一番。

卻冇想到籬落露出了一抹笑意。

“其實夫人跟大人還是挺幽默的,我挺羨慕你這樣的家中氛圍。”籬落並冇有生氣,帶著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