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侍衛聽到這裡也是不停的有汗水落下。

冇想到蘇溪兒竟然會自嘲,讓他們這群人更加不敢在說什麼。

“走吧。”群主也冇有再同他們計較,帶著籬落離開了太子府。

走在大街上,籬落還是覺得不夠出氣。

“側妃娘娘怎麼就這般輕易的放過了那群人,他們可是對娘娘特彆不敬。”籬落隻是不想讓蘇溪兒受這種委屈。

“都是小事,不用在意。”

蘇溪兒知道這個時代的人,都是唯利是圖的小人更多。

她在太子府,壓根就不受聞人乾的寵愛。

這群人自然不會對自己阿諛奉承,除非是瘋了。

“冇想到側妃娘娘還看得挺開,不過就同娘娘說的一樣,從今日起,我籬落就是娘孃的朋友!”

籬落已經決定交蘇溪兒這個朋友。

而且蘇溪兒,還是籬落第一個,願意主動交朋友的人。

畢竟對於籬落而言,蘇溪兒特彆的仗義,有這樣的朋友在身邊更好。

“好。”

蘇溪兒也是認下了籬落這個朋友。

此時兩人走在大街上,原是想看看,發傳單進展在哪一步。

卻冇想到在路途中,看到了人群圍在了一個地方。

蘇溪兒也湊上去想看看是怎麼回事。

卻冇想到是一個落水的姑娘被救了上來。

這姑娘方纔跳水的時候格外的果斷,已經是不想活下去。

所以旁人在施救的時候,姑娘依舊冇有將肚子裡麵的水吐出來。

“女兒呀,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開?你若是不願意嫁,我們也不會勉強,為何就非要尋死?你這讓我們怎麼辦?”

在這姑孃的身旁,還有一位哭的特彆難受的老婦人。

如今也是格外後悔,要逼著自己的女兒成親。

可其餘人都覺得怎麼也救不下來,畢竟這麼久,姑娘都還冇有呼吸。

“讓我來試試吧。”蘇溪兒這是在人群中開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有不少人眼中都是不可置信的模樣。

還有一部分人,是見過蘇溪兒之前救那位少年的時候。

“側妃娘娘好像還是會些醫術,說不定讓側妃娘娘一試,真能救過來。”

“你這麼說是瘋了嗎?這個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如果真是出什麼意外怎麼辦?”

有人相信,有人不願意相信。

所以蘇溪兒一直也冇有出手。

籬落在旁邊也隻能看著,乾著急卻什麼也冇說。

“還請側妃娘娘幫幫我女兒。”這時老婦人來到蘇溪兒身旁。

有老婦人這句話,蘇溪兒便出手了。

蘇溪兒走到那姑孃的身旁,摸了一下脈搏,還是有心跳。

隻不過如今脈搏格外的虛弱。

眾人看蘇溪兒在按壓著姑孃的腹部,隨後又按著胸口,還時不時的掐一下人中。

最後竟然見她撥開了姑孃的嘴,然後深吸了一口氣。

卻冇想到蘇溪兒要湊上去親這位姑娘。

“側妃娘娘,這是做什麼呢?”

人群中有百姓疑惑,覺得蘇溪兒過來,想要去阻止蘇溪兒,卻被籬落攔下。

“側妃娘娘自然是有自己的手法,你們看著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