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人乾這邊拿到藥品後,立馬離開拍賣場,看樣子是要回府中。

蘇溪兒也準備去元芳告彆,卻被元芳一把拉住。

“側妃娘娘忘了東西。”

元芳從桌上拿出一把袋子,裡麵裝著的都是銀票。

蘇溪兒拿著就走,元芳又問道:“側妃娘娘不清點一下?”

“既然是要做生意,那最基本的信任肯定是需要的。”

蘇溪兒不信元芳會剋扣自己的銀兩。

元芳被逗笑,還從未見過這麼直爽的姑娘,還如此有本事。

看著蘇溪兒迫不及待要走,元芳也不再阻攔她。

“希望下次與側妃娘娘合作,也能如此的愉快,不過娘娘彆忘了那個人。”元芳說的,便是之前的男人。

“有時間我會過來,元公子就放心吧,告辭。”

“慢走。”

……

太子府。

聞人乾快蘇溪兒一步回府,去雪院時路過了清風閣。

見蘇溪兒屋內熄了燭火,都未有過多停留,匆匆離開。

蘇溪兒回來時,冇有立馬進屋,躲在一旁,等聞人乾走後,纔回屋換好衣裳,躺在床上入睡。

聞人乾則到雪院,見到了柳依依,她披著外衣坐在院中。

“依依怎麼還不睡?”聞人乾邊走過去,邊脫下自己身上的披風,走到柳依依麵前時,將披風蓋在她身上。

“妾身在等太子殿下回來。”柳依依撲進聞人乾的懷裡。

她今夜不能再錯過機會,新婚之夜冇有同聞人乾洞房,今日必然不能讓聞人乾再離開,她緊緊的貼著聞人乾,貪婪的吸食著他身上的餘溫,久久不願起身。

可是聞人乾卻扶著柳依依的身子,讓她坐好在椅子上。

“太子殿下?”柳依依疑惑的看向他,不明白聞人乾為何要推開自己。

聞人乾卻在此時,將那顆藥品拿出,放在柳依依手中。

“這是何物?”

柳依依看著像丹藥,不像尋常的藥材所製。

“本王知曉你體弱多病,這藥品能幫你去除體內的虛弱,吃下後,定會好很多。”聞人乾關心的語氣,讓柳依依受寵若驚。

冇想到聞人乾還在意自己這麼多,竟然親自去拿了藥品回來,所以柳依依並未多想,就服下了藥品。

聞人乾將茶水送到柳依依手中,兩人四目相對時,已有火花四起。

隻見聞人乾抱著柳依依,大步的朝著屋內走去。

柳依依身上的披風也掉落在地上,秋分趕緊拾起,讓東芝一起收拾。

東芝眼中羨慕不已,聞人乾如此寵愛,還是第一人,不免有些感慨的說道:“太子妃能受殿下喜愛,真是難得,這份殊榮,恐怕側妃娘娘這輩子都得不到。”

秋分聽著東芝又開始說胡話,上前就敲了她一下腦袋。

這重重的一擊,又讓東芝被打回現實。

“秋分姑姑下手真重。”東芝摸著腦袋揉了揉。

“以後這些話可不能再亂說,若是有心之人聽去,對太子妃不利,你這腦子可要記住。”秋分再三囑咐,東芝還是有點口無遮攔。

“我知道了,秋分姑姑。”

她倆趕緊收拾好院中一切離開,而屋子內燭火也被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