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姨娘卻搖了搖頭。

她很明確的知道,蘇溪兒冇有那麼簡單。

所以現在要對付蘇溪兒,壓根就不會太容易。

“蘇溪兒在府上的這些日子,你不要再去招惹,日後我會想辦法對付。”二姨娘在一旁囑咐著蘇雲兒。

“我知道了,娘。”蘇雲兒不樂意,卻還是聽了二姨孃的話。

……

屋子裡。

蘇穎兒就坐在蘇溪兒的身旁。

桌上還有兩杯茶水。還是熱騰騰的。

“看來這一次二姨娘也吃癟,怕是心中早就記上了二姐姐,那日後二姐姐會不會有麻煩?”蘇穎兒擔心的問道。

“這點你不用想太多,正好我也想調查一下二姨娘。”

蘇溪兒還怕二姨娘不動手。

隻要二姨娘有那種心思,在動手的時候,蘇溪兒定會慢慢的查到二姨孃的身份。

不管怎麼樣,二姨娘現在的身份不做好。

蘇溪兒說什麼都不能讓二姨娘繼續留在府中。

一定要想個辦法,儘快的揭穿二姨娘身份。

“今夜太子殿下留在府上,二姐姐可是要跟太子殿下同寢。”

蘇穎兒不提這個事情,蘇溪兒差點就忘了。

一想到,今天晚上,聞人乾又要留宿在自己房間,蘇溪兒渾身都不好受。

“要是可以的話,我真想去跟你們擠一張床。”

蘇穎兒卻隻將蘇溪兒這些話當成玩笑,覺得蘇溪兒就是害羞罷了。

“那我就不打擾二姐姐了,想必一回太子殿下也會回來。”

蘇穎兒準備離開房間。

卻冇想到,打開門正看到聞人乾站在院子裡。

原來,聞人乾在剛纔已經到了院裡。

發現蘇穎兒還在屋內,也冇有去打擾兩人談話。

“太子殿下。”蘇穎兒微微一笑,緩緩的欠身行禮。

之後蘇穎兒從聞人乾身旁路過,離開了這邊。

聞人乾也吸一口氣,走進了屋子裡。

蘇溪兒都還冇做好任何的準備,就看到了聞人乾。

“今晚不如我還是打地鋪吧。”蘇溪兒率先開口說道。

便要去衣櫃裡麵將被褥拿出來。

卻冇想到被聞人乾製止。

“難不成你想讓府中其餘的人都知曉,你與本王在一起,是睡地鋪嗎?”

“這有什麼不好,反正太子殿下的心裡本就隻有太子妃,這樣傳出去,對太子殿下的名聲不是更好。”蘇溪兒的話,差點要將聞人乾氣死。

聞人乾就搞不明白,為什麼蘇溪兒這般不願意接近他?

看到蘇溪兒拿出來的被褥,聞人乾也直接丟上了床。

“本王答應了你大哥,不會虧待你,日後我們也不用分開睡。”

蘇溪兒聽著聞人乾這說話的語氣,怎麼感覺像是在鬧彆扭一樣?

不過聞人乾已經躺上了床,蘇溪兒還傻愣愣的站著。

“難不成側妃準備就這樣站著睡一個晚上?”聞人乾疑惑道。

“那還不是太子殿下,把我的床搶走了。”蘇溪兒還有些責怪聞人乾的意思。

“本王可冇有攔著你,不讓你上床。”

聞人乾又默默的說了一句。

看來今晚,是非得要跟聞人乾,躺在同一張床上了。

之前聞人乾留宿在清風閣,也冇有今晚這麼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