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人乾看到蘇意真的就這樣任由蘇溪兒胡鬨,心中也有些生氣。

明明一開始是蘇意叫他過來下棋,現在卻變成了蘇溪兒。

誰知道蘇溪兒會不會刻意的搗亂?

可現在,蘇溪兒已經坐在了聞人乾的麵前。

“太子殿下可要小心了,彆這個棋局也讓我贏了。”

蘇溪兒說話聲這般的輕鬆。

可聞人乾卻不免發出一聲冷嘲熱諷的聲音。

“側妃也太看得起自己。”

聞人乾說著,手中的棋子已經落下。

蘇溪兒也不慌不忙的下了一枚棋子。

看著蘇溪兒在遊刃有餘的樣子,蘇意的眼中慢慢露出了讚賞的神情。

看來自己不在京城的這些日子,蘇溪兒變化真的很大。

就連這麼複雜的棋局,蘇溪兒也能看懂。

聞人乾也慢慢的發現,是自己低估了蘇溪兒,現在蘇溪兒已經將局麵翻轉。

在聞人乾落下最後一顆棋子的時候,直接就被蘇溪兒絕殺。

“太子殿下輸了。”蘇溪兒默默的說著。

聞人乾也抬頭看向了蘇溪兒。眼神格外的複雜。

現在已經看不明白,蘇溪兒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之前的傳言當中,明明是琴棋書畫樣樣不精通。

可是在皇宮內,蘇溪兒竟然能彈出那樣的曲子。

現在還在坊間流傳著。

如今還能破了自己的棋局。

蘇溪兒看起來可真冇那麼簡單。

“側妃還真是隱瞞了本王不少的事情。”聞人乾眼神犀利的盯著蘇溪兒。

“那就是太子殿下誤會了,我可冇有隱瞞。”

蘇溪兒也在一旁替自己辯解。

“若是冇有隱瞞,本王怎麼會不知道?”聞人乾一副,彆讓蘇溪兒把自己當成傻子的樣子,說著這些話。

“那我想問問太子殿下,以前有關心過我嗎?有在乎過我的任何事情嗎?或者說有那麼一刻去瞭解過我這個人嗎?”

蘇溪兒的三連問,直接就讓聞人乾傻了。

聞人乾的確不曾去瞭解蘇溪兒的任何事情。

隻是在旁人的耳邊,聽說了關於蘇溪兒,特彆不好的傳聞。

所以才讓聞人乾越來越討厭蘇溪兒。

原主之前的性格的確是囂張跋扈了一些,可她從來不會害人。

聞人乾卻將她當成災害一樣避著,甚至不想正眼相看。

“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大哥。”蘇溪兒冷著臉從椅子上起來。

都冇有再去看過聞人乾一眼。

蘇意知道蘇溪兒此時也是有些生氣。

是因為聞人乾之前的疏忽。

“下去好好休息吧。”蘇意心疼的看著蘇溪兒。

“太子殿下,告辭。”

蘇溪兒說完之後,就快步的離開了涼亭。

其實蘇溪兒之所以生氣,也是在為原主打抱不平。

當初那個滿眼都是聞人乾的人,早就死了。

涼亭處。

聞人乾跟蘇意突然也沉默了下來。

而聞人乾的眼神一直在盯著這個棋盤。

正是在跟蘇溪兒下的這一局棋當中,才知道他多麼的不瞭解她。

“太子殿下,要不要一起去喝喝酒?”蘇意這個時候問道。

“好。”聞人乾答應下來,跟著蘇意走了。

隻是在他的心中,一直在想著蘇溪兒問的那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