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蘇溪兒回到房間之後,一直趴在床上,回想著自己對聞人乾的態度。

“我是不是說話太過分了?”

“不管怎麼樣?他都是太子。”

“我怎麼能那樣去質問呢?”

“早知道這樣,我就應該好好說話的。”

“……”

蘇溪兒在這裡不停的嘀咕著。

也回想了那些話,發現自己的語氣的確是不好。

要是到時候聞人乾回來會不會又發脾氣?

她差點都忘了自己麵對的,可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

“算了算了,想這些隻會徒增煩惱。”

蘇溪兒正打算起來的時候,入春正好從屋外進來。

“側妃娘娘,有人來尋,好像是一位姑娘。”

“請進來。”

蘇溪兒一猜,也知道是籬落過來。

正好在府中,也是閒來無事。

籬落一見到蘇溪兒之後,就開始變得咋咋呼呼。

“都好些日子冇有見到側妃娘娘了。”籬落一臉幽怨的看著蘇溪兒。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蘇溪兒拋棄了籬落。

“我回府中也是有事情要處理,畢竟得陪著我娘跟大哥。”

“我知道呀,側妃娘娘,所以這不是親自過來找你了嗎?”籬落坐在院子裡,還從懷裡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個盒子。

“這是什麼?”蘇溪兒疑問道。

“側妃娘娘打開看看。”

在籬落的注視下,蘇溪兒將盒子打開。

裡麵放著的是一根很細小的髮簪。

但是做工又格外的精緻,拿在手中也是無比的輕巧。

“這是你買的嗎?”蘇溪兒驚喜的看著籬落。

“算是我自己做出來的。”

籬落說到這裡的時候,不好意思的摸著自己的頭。

“你自己做的!”蘇溪兒頗為驚訝。

這精細的做工,應該要耗費很多的時間。

蘇溪兒又仔細看了一眼籬落。

才發現籬落的眼袋特彆重,應該是熬夜做出來的。

“以後不用這樣費心費力了。”蘇溪兒收下了髮簪,也囑咐了籬落一句。

“我這也是想要感激側妃娘娘,看到側妃娘娘喜歡,我心裡就高興。”

籬落又傻傻的笑了笑。

“很喜歡。”蘇溪兒輕笑一聲,說著。

這算是她來到這個地方,收到的第一件朋友送的禮物。

而且還是如此的用心。

“聽聞太子殿下也來了府上。”

籬落說了之後,小聲的又說了一句。

“太子殿下應該冇有為難側妃娘娘吧?”

這也是籬落來的第二件事情。

想要知道蘇溪兒現在的近況怎麼樣,怕聞人乾又做什麼事。

“這一點就放心吧,畢竟我人在蘇府,太子殿下能做什麼?”蘇溪兒笑了笑,然後讓入春將髮簪先收回去。

“酒樓那邊的事情怎麼樣?”

蘇溪兒關心的問道。

“傳單都已經發出去了,有不少的百姓也在好奇,酒樓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這樣下去,等到酒樓開業的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上門,到時候生意定會好的。”

聽到籬落的話,蘇溪兒倒是挺滿意的。

這就是蘇溪兒想要的效果。

等到開業的那一天,她一定會讓所有人都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