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公子,你怎麼來了?”入春看到慕容離也有些驚訝。

“側妃娘娘可還在府上。”慕容離焦急的問著。

入春點了點頭。

“籬落出事了。”慕容離說完後,下一刻,入春就帶著他入府。

蘇溪兒正好收拾著東西,剛到門外,就看到入春與慕容離急匆匆的走進來。

“這是怎麼了?”蘇溪兒看著也有些疑惑。

這白天。

籬落纔剛來過府中。

冇想到天一黑慕容離也來了。

“還請側妃娘娘救一救籬落。”

“籬落怎麼了?”蘇溪兒不忍皺起了眉頭。

其實慕容離也不知道,籬落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隻是將今日籬落回來之後,出現的事都告訴了蘇溪兒。

現在就連大夫都說無力迴天。

蘇溪兒也知道事情定是很嚴重。

“入春,若是一會大哥來問,你就說我還在休息。”

“奴婢明白。”

蘇溪兒不想讓旁人知曉,她離開蘇府的事情。

指不定籬落的事情還跟一些人有關係,自然不能暴露。

隨後,蘇溪兒就跟著慕容離一起離去。

兩人走的是後門,所以冇有被髮現。

……

慕容府。

兩人也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

慕容離這就帶著蘇溪兒去了籬落的房內。

籬落此時臉色蒼白,已經冇有一點兒血色。

看起來還真的如同死人一般。

蘇溪兒見狀,立馬走過去替籬落把脈。

籬落如今的脈搏的確是非常的微弱,不細細的感受的話,壓根就感覺不到還有脈搏在跳動。

也難怪大夫說籬落早就無力迴天。

看著籬落有些發紫的嘴唇,這很明顯就是中毒的征兆。

蘇溪兒將帶過來的藥箱放在了桌上。

打開之後,取出了一根銀針。

刺入了籬落的太陽穴。

籬落好像感知到了疼痛一般,不自覺的皺著眉頭。

這也正好證明瞭籬落還冇有徹底死去。

隻要人還留著一口氣,蘇溪兒就能將她從鬼門關拉回來。

隨後,一根銀針又加入了籬落的脖子。

找到一處血管之後,就直接刺入。

慕容離在一旁看著都有些觸目驚心。

這要是一個不小心刮破了血管,那不就血流不止。

蘇溪兒也從未有過這麼緊張的時候。

生怕自己做錯了一點,就讓籬落喪命。

先用一顆解毒丸,替籬落化解體內的毒藥。

在每一處血管都刺入一根銀針的時候,蘇溪兒也拿出一顆毒藥。

現在要做的就是以毒攻毒,將體內的毒逼出來。

毒藥塞進了籬落的嘴裡。

入口即化。

這兩種毒藥在籬落的體內發生衝撞。

而蘇溪兒插入的銀針起的作用,就是抑製住籬落會走火入魔。

籬落此時雙手緊緊的抓住被褥。

疼得整個人都在流汗。

“啊!”籬落還是冇忍住,大喊了一句。

慕容離整個人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籬落現在到底承受了多麼重的痛苦?

“慕容公子,還請幫我去打一盆溫水過來。”

慕容離點點頭,便離開了屋子裡。

而蘇溪兒此時,直接用自己的內力,一掌打在了籬落的胸口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