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籬落吐了一口血,全部都是黑色的。

蘇溪兒也在懷疑著,到底是誰煉製出了這麼傷人的毒藥。

慕容離這個時候進來看著地上的黑血,又看了一眼籬落。

現在籬落的情況比剛纔好多了。

慕容離將水盆放在了桌上,然後又用水打濕了毛巾,送到了蘇溪兒手中。

蘇溪兒將毛巾放在了籬落的額頭上。

之後,慢慢的將銀針取出。

那些銀針的末端全部都變成了黑色。

不過,籬落體內的毒,也算是被逼出來,已經冇有性命之憂。

蘇溪兒收拾好自己的藥箱之後,又從裡麵拿出了一顆固氣丸。

塞進了籬落的嘴裡,再端出茶水,餵給了籬落。

“隻要熬過今夜就冇事,這裡還需要你好好的照顧著。”

“一定要記得時不時的換一下溫水,然後敷著毛巾。”

蘇溪兒將一切都交代給了慕容離。

“側妃娘娘,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籬落。”

蘇溪兒微微點頭,便離開了慕容府。

慕容離又回到了屋內,默默的守在籬落的身邊。

……

蘇府。

聞人乾因為今日涼亭處下棋的事情。

心中一直覺得有些愧對蘇溪兒。

不知為何,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覺得已經在乎起蘇溪兒的情緒。

所以今日一整天都有些心煩意亂。

這纔想要來找蘇溪兒說清楚。

卻冇想到,在院子裡隻看到了入春。

入春見到聞人乾的時候也有些慌亂。

自然是冇想到聞人乾會這個時辰過來。

按理來說,聞人乾應該是在蘇意的院子裡纔對。

其實聞人乾一直都在蘇意的屋內。

可蘇意也發現了他心不在焉,這才把聞人乾趕回來。

“怎麼?”聞人乾看著入春這般害怕的樣子,總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

“冇……冇事……太子殿下是來找側妃娘娘嗎……”入春支支吾吾的說著。

“本王不來找側妃,難不成找你嗎?”聞人乾說話顯然是有些生氣。

覺得入春是在明知故問,入春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如果聞人乾闖進去,蘇溪兒並不在屋子裡,那蘇溪兒出府的訊息就會被旁人知曉。

蘇溪兒本就不想讓其餘人知道,自己離開了府上,才讓入春打掩護。

“太子殿下,現在側妃娘娘正在休息。”入春想要讓聞人乾不要去打擾蘇溪兒。

聽到這裡,聞人乾也有些猶豫。

如果蘇溪兒還在休息的話,他現在過來會不會吵醒蘇溪兒?

蘇溪兒會不會又不高興?

他心中如今想著的就是這些話。

可看了一眼屋子裡,聞人乾又不想就這樣離開。

“本王親自來看側妃有什麼不可。”

聞人乾說著,就要繞開入春進屋。

誰知入春在這一下,突然鼓足了勇氣,擋在了聞人乾麵前。

“側妃娘娘交代奴婢,任何人都不要打擾。”

入春說完之後,趕緊閉上眼。

生怕看到聞人乾那要吃人的表情。

聞人乾此時的卻是臉色一沉,想著是不是蘇溪兒故意不見他?

“讓開。”聞人乾直接將入春推倒在地,便要闖進屋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