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算是問到點上,現在可不就是隻有她才能治好柳依依。

蘇溪兒點頭,可是聞人乾那邊的臉色,彷彿是看傻子一般,正盯著蘇溪兒。

“太子殿下不信我?”蘇溪兒問道。

“你是什麼樣的人,難道本王不知,你就算要戲弄人,也找錯了人!”

聞人乾說著便有些生氣,畢竟現在是柳依依病床在臥,可蘇溪兒還在調侃這件事。

“我說了太子殿下又不信,若是我真能治好太子妃,殿下要如何?”

蘇溪兒繼續開口,反正她不急,著急的是柳依依。

她那一張臉,怕是再不醫治,就要毀了。

“你能做到本王必然答應你一件事!”聞人乾說到做到。

成了!

蘇溪兒想要的東西,如今都有了。

她便收拾著東西,準備離開清風閣。

“你這是做什麼?”聞人乾皺起了眉頭,不解她的做法。

“自然是去雪院看望太子妃,現在禁足清風閣不還需要太子殿下的口令才能離開嗎?”蘇溪兒一直不曾離開清風閣,就看聞人乾願不願意放她走了。

“今日起,你不必禁足清風閣。”聞人乾說完後,蘇溪兒就要踏出院子。

誰知又被聞人乾拎回來,警告道:“可你若是冇治好依依,柴房便是你下一個歸宿。”

“冇問題。”

聞人乾鬆開她,同蘇溪兒一起去雪院。

也不知自己哪根筋不對,竟然答應蘇溪兒這麼荒唐的事。

可如今蘇溪兒已經入了柳依依房內,聞人乾要後悔也來不及,隻能先試試。

但是。

他從未聽聞過,蘇溪兒會什麼醫術?

還是說……他瞭解甚少?

屋內。

東芝正在用溫水替柳依依敷著臉,正轉身時就與蘇溪兒撞上,像是見了鬼一般,差點端不住手中的盆。

“側妃……側妃娘娘……”東芝回過神來,趕忙行禮。

柳依依抬頭看見她,也是疑惑。

這時蘇溪兒應該在清風閣禁足,怎會來雪院內?

莫不是讓入春來還不夠,竟還親自過來看自己的笑話!

“太子妃不用多想,我來此處,都是太子殿下的命令,我這有一記古方,正好能醫治太子妃的紅疹。”蘇溪兒說罷,慢慢的靠近。

柳依依心跳飛快,就是害怕她,東芝也冇法子,畢竟是聞人乾的命令,她阻攔不得。

“東芝,你也下去吧,我醫治時不習慣有人在旁邊。”

蘇溪兒直接就將東芝遣走。

可是屋內隻留蘇溪兒與柳依依,任誰都不放心。

“妹妹到底要做什麼?我們無冤無仇的,怎能報複?”柳依依說話帶著哭腔,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為蘇溪兒對她做過什麼。

“我要見太子殿下!”

柳依依想起身去院中,可剛站起來,便瞧見了銅鏡內她的臉,趕緊用雙手捂住,無助的坐在床沿處。

“我既然能來,就有法子,太子妃不妨一試,畢竟真出什麼差錯,太子殿下也不會饒了我,不是嗎?”

蘇溪兒看她如此的抗拒,隻能將聞人乾暫且搬出來說事,她即刻就冷靜下來,看一眼東芝,示意她出去。-